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無人機與徘徊式彈藥將會是戰車末日嗎?

無人機與徘徊式彈藥將會是戰車末日嗎?

作者:李思平

  戰車會被取代嗎?無人機和自主化系統的出現將會是戰車的末日嗎?而戰車如果沒有要被取代,又或者是仍然存在,那會是什麼樣貌?這些問題是各界都在問的問題,而就算有人問到最應知道戰車未來樣貌,負責監督美國陸軍裝甲現代化的人:考夫曼少將(Maj. Gen. Richard Ross Coffman),他也只大略說了一句:「現在什麼方案都在討論當中!」

  也許是出於機密,考夫曼並沒有透露太多,但從已知的科技變化、發展概念圖、退役軍人和軍事專家的猜測,我們大概可以推測戰車未來的發展。事實上,戰車並不是此刻才面對困境,早在戰車誕生的那一刻困境便已出現。

 

戰車不再是最難對付的目標?不!戰車一直都不是

  首先,大多數的人在看見無人機和徘徊式彈藥(Loitering Muntion)盛行,並在2020納卡戰爭( Nagorno-Karabakh war)中摧毀許多戰車之後,開始認為戰車必然是無用的軍備,因為戰車龐大的身影、無法克服頂部裝甲薄弱和行跡明顯的缺點,都在徘徊式彈藥前暴露無遺。一輛40幾公噸的戰車,現在可以輕易讓一枚數公里外發射的徘徊式彈藥擊毀,且是雙方還沒有取得目視的情況下。

  不過,這並不是戰車在戰場上第一次遇到強敵,事實上早在戰車誕生的那一刻:1916年的一戰戰場上,戰車的生存性就已經遭遇到了挑戰。當時的野戰砲兵就發現如果用野戰砲直射敵戰車,就能造成可觀的傷害,並且摧毀戰車,因此戰車從誕生以來便不是最難解決。

  就算是在戰車的黃金時代:二戰與冷戰,在面對反戰車砲和步兵戰防武器時,戰車都有其脆弱的一面,甚至在某些時候被認為投資反戰車砲或驅逐戰車更有效益。而當戰車的存在再次受到強烈質疑時,則是1973年贖罪日戰爭中,當時以色列戰車面對大量由埃及人操作的反戰車飛彈,並承受了慘重的損失,因此當時也有不少人認為戰車在反戰車飛彈前不值得一提,即將被時代淘汰。

  相對的,最難解決的目標實際上是躲在良好掩體內的步兵,良好的掩體系統不只難以被發現,也難以一次消滅,就像越南人一樣,而要掃蕩這些人,你通常要靠近戰,而無法遠距離丟炸彈或飛彈就了事。但戰車跟掩體的最大不同點在於,戰車是具有機動力的,而掩體不論如何良好、步兵如何精銳,只要步兵一移動就會成為脆弱的目標,但戰車則還保有相當的防護力以及火力,並由機動力送至正確的位置上。

  基於上述,我們可以發現戰車在各個時期都有被認為「脆弱」甚至「即將被取代」的思想,但戰車仍然存活下來了,而即便在無人機如此猖獗的現代,戰車很可能只是重新經歷一次歷史的考驗而已,只是要修正的程度比以往都還要大。

 

無人機或傳統武器?何者對付裝甲縱隊較為有效?

  在2014年7月11日發生的「澤列諾皮爾利亞火箭攻擊事件」,其實是整個頓巴斯戰爭中的一小部分。當時,烏克蘭的第24、第72機步旅以及第79空降旅正在集結地,準備接下來對庫克斯甘的收復行動,距離邊境只有9公里。然而,他們卻發現空中正有Orlan-10無人機在監視他們,儘管成功擊落了一架,但親俄民兵已經知道了烏軍集結地,並且以網路攻擊烏軍指揮網且以電戰攻擊他們的無線電。

  大約在清晨0430時,烏軍就已經失去了所有通訊能力,接著在10分鐘後,40輛BM-21從15公里外發射的122mm火箭砲覆蓋了烏軍集結地,並在數分鐘內徹底摧毀三個旅的指揮系統和大量輜重以及無裝甲車輛。實際上,火箭砲雖然只造成37名死亡、超過百位受傷,真正摧毀的裝甲車輛並不多,但失去了指管和後勤的三個旅卻等於失去戰鬥力。

  另一次會被拿來對比無人機和戰車的戰爭,則是2020納卡戰爭,這場戰爭使用的無人機更先進,且應用了不少徘徊式彈藥。根據攻方:亞塞拜然方宣稱,他們摧毀的大量軍備中,包括241輛戰車以及50輛步兵戰鬥車以及大量其他裝備(在此只特別列處較裝甲載具),而守方:亞美尼亞方則宣稱,摧毀784輛包括戰車在內的裝甲車輛。

  亞塞拜然在戰爭中除了使用專門掃蕩防空系統的以色列製Harop自殺無人機外,也使用了大量土耳其製TB2無人機,可以做為砲兵的前觀,同時也能攜帶MSM-L飛彈主動打擊。這些無人機相當難以被發現,也因為低速的緣故,容易被防空雷達過濾掉,而TB2運用這些戰法,粗估統計就消滅或癱瘓了超過100輛亞美尼亞的主戰車。

  在整場納卡戰爭中,亞塞拜然掌握了主動權,並得到土耳其的支持,且大量採用了以色列的先進科技,因此即便亞美尼亞頑抗,但最後仍無法阻止納卡地區(原為納卡共和國)被亞塞拜然入侵。最終,亞美尼亞方付出了超過4000條人命,而亞塞拜然則是2879人。

  但可以注意到的是,居於劣勢的亞美尼亞仍然在沒有足夠無人機和缺乏徘徊式彈藥的情況下,仍摧毀了784輛敵裝甲車輛,而亞塞拜然靠傳統武器摧毀的目標也還有約總數的50%,可見傳統武器仍是毀傷裝甲車輛的大宗(例如反戰車飛彈、戰車砲、地雷、火箭彈),但無人機和徘徊式彈藥則可以在更遠的距離上,避免發射方與敵接觸的情況下,先毀傷敵人無裝甲保護、固定式的指管系統,同時適度毀傷敵裝甲目標,有效擾亂敵戰略或戰術計畫。

  整體而言,無人機與徘徊式彈藥的廣泛應用,不只讓美軍認知到指管系統不能再如傳統般採固定、無裝甲式設置,而要改為機動、裝甲式,同時也思索如何能讓大部隊,特別是裝甲縱隊在新興威脅前減少損失,而與將「戰車淘汰」的思想和做法是完全不同的。

 

下篇續待:「戰車會因無人機與徘徊式彈藥有何改變?

 

部分節錄自:https://breakingdefense.com/2021/04/future-tank-beyond-the-m1-abra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