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外籍兵團在馬利與法屬圭亞那的部署經驗

外籍兵團在馬利與法屬圭亞那的部署經驗

圖/文 法國外籍兵團現役醫務士 不死鳥馬爾科(https://www.facebook.com/marco.pheonix.587

  眾所周知,在個大軍力強國維持全球影響力的目的下,派駐軍隊成為了最直接也是影響最大的手段。例如美國在日本,韓國,德國,甚至一直反覆想撤軍又不能撤軍的波斯灣地區都有許多軍事部署,美國稱之為Deployment。而在法國,陸軍方面的海外部署大致分為兩類:

1.OPEX (opération extérieure):這類主要指在作戰區域的海外任務,例如伊拉克、馬利、中非等。

2.MCD(mission courte durée):這類任務則是非戰區的海外任務,例如圭亞那、馬約特、留尼旺等。

作者僅以去過的馬利以及法屬圭亞那作為例子來分開看看OPEX以及MCD之間不一樣的感受。

 

部署經驗:

1.馬利:馬利作為前法國殖民地,受到法國的政治影響非常的大。甚至法國的影響力可以強大到影響馬利的總統大選(不過連美國的大選都可以被影響那其他國家也沒有什麼奇怪的),所以法國軍隊到馬利的身份是「馬利政府請求法國政府到馬利的領土幫助防禦恐怖分子的擴張和攻擊」。

在馬利其實是有聯合國的維和部隊(作者甚至見過共軍的單位),但是規定上是禁止有交流,甚至進入聯合國維和部隊的前進作戰基地(FOB)去補給也是偷偷摸摸。因為本質上是有區別,法國陸軍是去打仗(或者剿匪)是攻擊性質;而聯合國的維和部隊則是去維持治安(武裝警察)是防禦性質。

作者在馬利4個月2個星期,有超過3個月的是時間都是在茫茫的撒哈拉沙漠之中。前面的兩星期是在自己駐地的FOB之中,同即將撤離的部隊學習經驗,在加上學習基礎的當地文化和適應當地環境。在第二星期,出去了兩天作為適應性的沙漠任務測試。而正是在這次適應性的任務末尾,收到了一名上校和三名士官的輕型裝甲車遭到了IED炸彈的襲擊。

之後部隊開始了正式的任務行程,任務的目的有根據線索追蹤敵人,去到各個恐怖分子出入的城鎮中巡邏,以及移防到正在新建的FOB中。令作者影響比較深刻的有兩件事:第一是之前安放IED炸彈的恐怖分子在這次任務中被抓住,在一個夜晚將他交給負責押送的傘兵突擊隊(GCP),而在那之前他們就在作者這台步兵甲車的附近吃著法國野戰軍糧;第二件事,曾經有一台白色民用的皮卡用超過正常的行使速度逼近車隊,作者當時正在車頂拿的步槍,身旁的上兵則是用M240機槍,我們幾乎同時做出同樣的肢體反應把武器上膛對準了目標。也是在同時作者聽到了旁邊步兵甲車頭頂的五零機槍響了3下(標準的警告射擊是兩下),車子瞬間停了下來。然後從車上下來的只有一雙父母和三個小孩,在隨行的特戰人員詢問之後他們便開車離開了,這是作者在馬利離開槍最近的一次。

時間在沙漠的塵土中過的很慢,期間經歷了被疑似恐怖分子的車隊跟蹤,於是搞了一個迂迴想要埋伏結果什麼都沒抓到。又有包圍村子試圖捕獲裡面在計畫密謀襲擊的領導人物的插曲。讓人最痛疼的是背上裝滿彈藥和各種光學瞄具的背包在沙漠裡行軍,因為在一些特定的區域車輛不方便過去或者容易被發現。超過40攝氏度還有猛烈的陽光下,每一次坐下休息似乎都不願意再站起來,每次任務結束後躺在車輛的陰影裡面休息就是僅存的一點小確幸。

期間有一個星期部隊有回到駐地的FOB中做修整,食堂的食物和冰凍過的水一下子顯得生活如此的美好。最讓士兵興奮的是終於可以用手機聯繫外界,大家都在向電話對面那那個人不斷的訴說著最近的故事。

一星期的時間很快就過去,緊接著又是充滿沙塵的汽車旅行。有好幾次在村鎮外圍設立check point的時候在路人的pick up中發現了武器(大多都是made in china),甚至在一次夜晚的行動中捕獲了恐怖分子藏在民宅中的兩隻PKM機槍和600發彈藥(雖然在馬利持槍合法,但是大殺傷力的機槍和俄制相對優秀的武器是非常敏感的)。藏匿處的平民被帶走了,再之後也沒有人知道恐怖分子是否對他們的家人報復。

在離開前部隊又再次回到了法國陸軍在馬利最大的FOB,等待C-130接送來往的部隊(由於法國空軍的運輸載量不足,所以會請求美國空軍歐洲戰區的援助)。這個龐大的FOB就是圍繞著機場建設而成,2018年著名的汽車炸彈襲擊VBCI步兵戰車就是在這附近。果真打仗就是在打後勤,物資和兵員的補充都可以從這個機場源源不斷的從歐洲大陸送來,佔據這個機場就是佔據了橋頭堡。但是作者個人感受卻是回憶起了兒時愛玩的一款PC遊戲star craft中Zerg有一隻蟲子可以吸附在殘血的Terran基地上方。法國陸軍就像是Zerg,而這個機場就是被吸附的基地。

直到任務結束快三年後的如今再回去看,許多細節仍然歷歷在目。這絕對不是像美軍到波灣打仗的deployment,但也好在「精彩不亮麗」。如果需要用一首詩來描述這段回役,作者會用漢武帝劉徹晚年的哀嘆「秋風起兮白雲飛,草木黃落兮燕南歸。歡樂極兮哀情多,少壯幾時兮奈老何」。趁著還有時間,為年輕的人生再做一點什麼吧。

 

2.圭亞那:圭亞那按照全名來說應該叫「法屬圭亞那」因為在南美洲還有一個Guyana,就是最近和台灣有外交瓜葛的蓋亞那。既然名為「法屬圭亞那」那他就還是法國領土,並非像馬利或是阿爾及利亞那樣已經離開法國獨立建國的主權國家。所以理論上來說,這是法國境內的任務。圭亞那位於亞馬遜叢林附近,近鄰南美洲最大國巴西。而關於巴西跟法國的亞馬遜叢林明爭暗鬥很多人也早有耳聞,在廣袤的叢林中有著許多蜿蜒曲折的小河道。這些小河道也是叢林中效率最高的交通運輸選擇,所以類似泰國的小木舟摩托艇絕對是在地人最喜歡的代步工具。

作者的工作正好是必不可少的醫務兵,而這次的任務又分為兩大類:第一是移動性質的主動出擊去尋找淘金賊在叢林中的據點,並且沒收和摧毀他們的物資。第二則是在一個類似水上check point的固定點,檢查來往的摩托艇從而切斷淘金賊們的補給。

關於圭亞那的任務性質,法國軍隊來到這裡不是來打仗的。由於在南美洲的叢林中有豐富的金含量,所以近幾個世紀以來這裡都是淘金客的最佳選擇。而在附近的河水中提煉金砂並不是禁止的,合法的淘金則需要的到政府的許可。當然並不是所有擁有發財夢的人都可以的到許可,所以就產生了「未經許可的非法淘金賊」。而負責抓賊的則是法國的憲兵單位(Gendarmerie mobile),他們是合法可以查收淘金賊物資的執法單位。而法國陸軍和陸戰隊的增援單位則是「戰術支援」,在叢林中行軍並不像歐洲大陸一樣容易,就算擁有GPS在手也非常容易迷路。再來雖然大部分的淘金賊都只有一把短刀或者獵槍,但也不乏有組織性的淘金集團擁有步槍等武器,所以軍隊還有一個保鏢性質色任務目的。

最後軍方提供任務最終要的兩個元素:通信兵和醫護士,因為叢林裡面的通訊效果極差,很容易和基地指揮單位失去聯繫,所以一定要有通信兵排除各種通訊困難保持和指揮單位的聯繫。而圭亞那的各種疾病和野獸帶來的不確定傷害也讓任務中因為傷病影響任務的可能性大大增加,所以醫務兵也是兩大重要元素之一。而和馬利很像的是沒有通信兵和醫務兵的話,任何任務都沒有辦法執行。

在叢林的移動任務中,醫務兵和通信兵會被指派到不同的單位去進行支援,作者有幸跟法國唯一一隻陸戰隊的工兵傘降團(17e RGP)一起合作。任務中超過八成的時間都是在做導航和行軍,當獲得淘金賊的情報,憲兵決定之後大家會集合起來一起出發到預定地點。雖然不是每次都可以獲得準確的情報,不過還是有不錯的時機發現淘金賊的據點並且繳獲他們的物資,然而對淘金賊的處理則是他們要跑就讓他們逃跑好了的態度。關於這點作者有和憲兵的一位士官長聊過,因為這些淘金賊賺到黃金之後就會在當地購買船隻和生活用品物資,這對一窮二白的當地人來說是一筆客觀的商業收入(也沒有多少人會去圭亞那觀光旅行)。所以政府就希望把淘金賊勢力控制在一個範圍內,而不停的繳獲他們的物資在讓他們去當地不停的採買。

說回之前的17e RGP,他們是陸戰隊編制下的傘兵,並且是工兵團。因此他們同時擁有傘兵突擊隊和水鬼隊,而這次的任務作者有幸和他們的水鬼隊合作。這批水鬼Plongeur的任務幾乎都是在圭亞那,我想是因為亞馬遜叢林河流密佈的緣故。而最讓我好奇的是他們不同於普通工兵或者傘兵單位的裝備,由於需要配合潛水衣方便行動,他們所用的步槍都是可以摺疊的SIG 553。和大多數的特殊單位一樣,裡面的成員大多都很隨和好相處,因此我有拿到他們的SIG跟Glock來把玩。但是讓我最欣賞的還是成員之間的默契和「無官威」感,能跟不同的單位一起行動還真是有開眼界。

在檢查哨(Checkpoint)的任務中,參與任務的軍人和憲兵單位都是住在一個漂浮在水上的船塢裡面。船塢兩側會拉起漁網,讓想通過的木筏船隻停下來接受盤查。淘金賊會利用在地人居住在附近的優勢,利用他們每天去城鎮中購買生活物資的機會,用錢收買他們來購買更多的物資再運送到他們開採金砂的地點。

而憲兵的目標則是盤查他們運送的物資是否有過量,他們購買的物資需要申報以後得到一張許可證,然後才可以通行。當然,幾乎所有的在地人都幫淘金賊運送物資,畢竟這是他們為數不多可以賺錢的機會。裡面也有一些兩面派的無間行者,一面幫淘金賊運送物資,一面在經過檢查哨的時候把淘金賊的位置告知憲兵。這樣一來他們即可以賺淘金賊的錢,也可以暢通無阻不用擔心憲兵找麻煩。

在這個檢查哨中作者最喜歡的莫過於自己的專屬房間了,通常住在房間的都是中士以上的幹部。但是由於醫務兵需要掌管一個小型診所,所以作者可以住在這個房間內,整個行動的健康問題都會在這裡解決,也是非常重要的部分。期間作者也見到很多皮膚和和臟器之間的問題,有需要用到處方藥物的地方則要在通過通信兵報告醫官之後方能使用。再來當時Covid-19才剛剛降落到南美洲,所以作者的工作又多了一個,預防士兵被來往的過客所感染。圭亞那對於醫務兵來說是很不錯的一個學習經歷。

在最後來總結作者兩次任務中的不同,就像美國有一個meme: Kuwait deployment. 其實就是說科威特不算是真正的戰區任務,跟去伊拉克打仗還是不同。OPEX和MCD的差距感也是如此,OPEX的目的就是去打仗,而MCD的目的則更像是去支援和訓練。

在農曆新年來臨之前預祝各位讀者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