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我和馬提斯一起作戰的日子,沒人叫他瘋狗 【名將介紹】

我和馬提斯一起作戰的日子,沒人叫他瘋狗 【名將介紹】

作者:前陸軍軍官 John A. Nagl ,譯者 擎天尊

原文於2018/12/23刊載於紐約時報網路版

  我第一次碰見馬提斯是在2004年於伊拉克的安巴爾省,當時馬提斯的軍階為少將並且作為指揮官指揮著第一陸戰師進行著激烈的綏靖作戰。而我則是在陸軍戰車營以少校軍官服役,並且我的戰車營在與陸戰隊組成的混合部隊中作為火力支援與陸戰隊一同作戰。

  在某次前往掃蕩作戰演練的途中,馬提斯少將的地面護衛隊遭到伏擊。至少一名護衛的陸戰隊隊員受到重傷。通常將官都是乘坐直升機,但馬提斯少將想從基層的角度親自視察地形,他在埋伏之後與叛亂分子的戰鬥中展現的個人勇氣,成為了基層官員之間討論他的話題。

  同時馬提斯少將改善作戰計畫的方式也讓我們印象深刻,顯然的他總是充滿了各種點子並能夠大力的倡導他們。

  因此他的前任指揮官給了他一個渾沌(CHAOS)的外號,這正是“上校有一個傑出的解決方案”(Colonel Has Another Outstanding Solution)的縮寫,沒人叫他瘋狗。

  我在稍晚之後又有榮幸和馬提斯共事。在2005年時馬提斯已升至中將並擔任陸戰隊作戰發展司令部指揮官並擔任戰術思想上的工作。和陸軍中將彼得雷烏斯合作撰寫反判亂作戰手冊,其中我負責最初級的工作。

  馬提斯更有武僧的外號,有間藏書7000本的私人圖書館,馬提斯表現的和擁有普林斯頓大學博士學位的彼得雷烏斯(譯者註,馬提斯本人只有大學學士學位)一樣好。兩人合作撰寫了革命性的反叛亂手冊,為陸戰隊與陸軍對反叛亂作戰帶來新的認知及在伊拉克與阿富汗作戰模式的改變。

  當馬提斯於2013年以四星上將之姿自陸戰隊退役後,在擔任國防部部長之前在學術圈工作。並在2017年以國防部部長之位重回軍事體系,並且作為川普內閣的一份子。並贏得所有閣員最獨立、最好的評價。在盟友質疑總統對抗共同敵人的決心時,穩定與盟友之間的關係,如同一座令人信賴的堡壘一般。

  這使得馬提斯贏得了〝白宮最後的正常人〞的稱號,但此舉也激怒了總統,那些馬提斯的支持者也知道馬提斯作為國防部部長的日子不多了(譯者註此時馬提斯已遞交辭呈,在本文刊載後的一週後生效)

  我們當中的有些人對於馬提斯在2018年中期選舉時做出讓5000名部隊駐紮在美國南部邊境上這種明顯帶有政治操作的行為感到十分驚訝,但我相信馬提斯先生對於部隊的忠誠,並且相信換成任何人擔任國防部部長都將變得更政治化,並且艱難的獨自面對阻礙。但值得注意的是儘管如此,馬提斯還是親自拜訪了駐紮在由帳篷搭建的簡陋營區中的部隊(譯者註,原文使用帳篷都市,在美軍文化中多指臨時基地),展現了領導能力。而我們的司令卻選擇不做出一樣的舉動(譯者註,作者此舉為嘲諷川普從未親自拜訪部署海外的部隊,而川普在本文刊載後5天隨即親自拜訪了駐紮伊拉克的部隊)

 

譯者評語:

  作者在後段提到馬提斯與川普在敘利亞撤軍的個人意見,不過由於已在之前的文章提過這裡就不多加贅述,另外作者曾在退伍後馬提斯於2018年海軍對陸軍的大學橄欖球比賽再次相遇,同時作者還分享另外一位兩次在馬提斯底下服役的軍官與馬提斯的故事,譯者之後會將這篇故事翻譯藉由基層軍官的親身經歷讓各位更加認識馬提斯將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