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以機器戰鬥車執行「暴力式」偵察:裝騎也許不再偷偷摸摸

以機器戰鬥車執行「暴力式」偵察:裝騎也許不再偷偷摸摸

Ripsaw M5,未來很可能會作為中型機器戰鬥車(RCV-M),可見到它還可以額外搭載小型遙控車,增強偵察能力。

作者: J. Frederick Dente上校、Timothy Lee上尉  編譯:李思平 

  在未來,我們以前曾夢想的半自主化地面機器人將可能成為現實,且對於美國陸軍和它的對手造成重大的衝擊。在下一代戰鬥車(NGCV)中,機器戰鬥車(RCV)就是這樣的存在,它將徹底改變明日作戰的基礎,並造成美國陸軍要在根本上改變自己的準則,以及訓練部隊的方式。

  以巨觀的來看,衝擊是一定有的,但我們比較少從特定兵種和微觀的層面來看作為戰鬥序列神經中樞的可載人戰鬥車(OMFV)以及意志延伸之機器戰鬥車(RCV)的作戰。這種新型態的科技和戰法,對於裝騎部隊來說將會徹底改變其執行偵察和警戒任務(Reconnaissance & Security)時的方式,而軍方也必須審慎評估RCV的應用,會如何強化或弱化執行R&S時的效率,並且指出問題加以修正。

  本篇刊載於ARMOR 2020的文章著重於於裝騎準則中概念的三大想法優缺點,接著討論這些想法會如何在整合入RCV後改變準則,最後探究如何能有效地運用新編制和新準則到全新的21世紀戰場上。

 

戰術機動力

  對於陸軍而言,裝騎在長久以來都是作為將運動作戰概念轉化為戰場能力的催化劑。對於美軍戰鬥準則來說,運動力是不可或缺的要素,而美軍也需要方法去捕捉或保留主動性,並開發或擴大攻擊機會。

  指揮官需要相當大的狀況覺知,並且在正確時間和地點集中最大程度戰鬥力量以攻擊敵人。在數個世紀以來,機動力是騎兵部隊完成任務的關鍵,而這對於裝騎也是一樣的,透過保有機動力以及運動力的自由,裝騎部隊可以持續的戰鬥資訊與情報給指揮官,並協助他們撥開戰場迷霧、製造有利時機、避免出其不意地況狀發生。

  作為旅級指揮官的眼與耳,裝騎部隊可以快速地被部署,並投入獲取情報和在大部隊抵達前鞏固鎖鑰地形等任務,為大部隊爭取反應時間以及運動空間。然而,指揮官時常會為了讓裝騎部隊保持速度,而迫使他們犧牲對於作戰環境情報蒐集之情報量和精細度。

  此外,保持快速移動也會增加裝騎在開發情勢時,於敵人面前暴露行蹤的機會,但另一方面,移動緩慢卻也可能危害任務,因為裝騎部隊可能在敵人發動攻擊前,都還未能鞏固鎖鑰陣地,而這問題同樣也不只出現在現代的裝騎,對於古代騎兵也是。

 

匿蹤

  在許多年來,最佳執行偵察任務的方式一直被探討著,假如保持隱蔽並最大程度的利用掩護和掩蔽,裝騎部隊可以在大部隊對敵偵測、觀察並開發情勢,同時保有本身的機動力,而這也是匿蹤式偵察的優勢,且也可以避免裝騎部隊被敵人捕捉而進入決戰,從而提高了裝騎的生存性。

  在匿蹤式偵察的情況下,裝騎只在絕對必要時才與敵接戰,同時保持在相對有利的位置與敵接觸,並且持續執行偵察任務,或者是將接敵的責任交接給其他部隊,甚至是後方的大部隊。

  然而,即便是在執行匿蹤式偵察,裝騎也需要發生接敵或遭遇奇襲時的生存性,且在許多戰史中也已經證明了這點,例如在沙漠風暴行動中,就出現有師屬裝騎營缺乏戰鬥能力執行傳統的偵察與監視任務,因為裝騎營內並不包含主戰車,而這導致許多指揮官必須從其他旅抽調戰車連,與裝騎形成特遣隊組織。

  但早在1943年二戰北非戰役期間,就已經發生過偵察部隊太弱而無法順利遂行任務的情況。在當時,輕裝偵察部隊為了要獲取情報,而在執行任務期間承受了慘重的傷亡,但這個教訓似乎沒有讓1991年初參與波灣戰爭的美軍學乖,而還得發現自己太過輕裝後,才採用了特遣編組。

 

兵力節約

  在警戒任務中,裝騎部隊可以發揮保護且保存大部隊的作用,並讓指揮官有時間決定要將部隊集中到何處,而這個時間要素是由裝騎部隊所提供,而裝騎之所以可提供此要素,主要是滿足了戰爭的基本原則:兵力節約。透過兵力節約,裝騎部隊可以避免主力部隊在不成熟的時機投入運用,導致不必要的消耗,因此裝騎可以達到節約用兵之效。

  但另一方面,由於必須最大程度的兵力節約,因此裝騎部隊本身的能力也會受限,而這儘管能抽掉大部隊的部分部隊來形成特遣隊,但這也導致大部隊的戰力減少,形成了雙面刃。整體而言,如果不要影響太多大部隊的戰力,力求兵力節約,則裝騎部隊常發現他們能力有限,且常只能針對敵人做出反應,而不能有效地為擴大戰果和爭取主動權等創造時機。

 

整合機器戰鬥車後產生的優勢

  將機器戰鬥車(Robotic Combat Vehicle,RCV)整合入陸軍之中,將會根本性的改變裝騎準則中的核心價值,並讓指揮官克服以往所需要面臨的抉擇難關。在傳統上,指揮官如果要保持速度,那可能就要犧牲掉情報的精細度,而這不只是因為敵人存在的關係,士兵在快速移動和長時間執行任務時也會疲憊,而出現敏銳度降低的情況,然而在整合入RCV後將可以大幅減少這樣的影響。首先,RCV並不會疲勞,且RCV和無人機(UAV)會組成在載人戰鬥車(Manned Fighting Vehicle,未來會是可載人戰鬥車OMFV)機器人前緣(Forward Line of robots,FLOR)以及無人機前緣(Forward Line of unmanned aerial vehicles,FLUA)提供早期預警和警戒,讓偵察兵可以更從容的蒐集地形、民事和基礎建設等資訊。

  利用RCV與敵初步接觸和鞏固鎖鑰地形,指揮官可以避免以往裝騎部隊會遭遇到的風險,但運用RCV時,裝騎的準則也會跟著改變,特別是戰場情報準備(Intelligence Preparation of the Battlefield,IPB)的部份。在傳統上,裝騎要使用不可通視線(Intervisibility Line,IV Line)去掩蔽自己的行動,不論是乘車、步行甚至是使用空運到相對有利陣地的情況,但在加入了RCV後,針對RCV運用之IPB則要比以往更為詳盡,因為此時考量的不只是人類自己了。舉例來說,OMFV在指揮RCV時需要保持在視線內(LOS),因此地形就不再只是影響通訊而已,也影響了RCV與OMFV間的連接能力。

  再來,RCV在服役後,將包含了人工智慧輔助之目標偵測、識別以及反戰車能力,因此裝騎部隊的作戰能力會大幅提升,指揮官也可能不再需要匿蹤式的執行任務了,因為士兵現在已經不太會直接暴露在敵火下(就初期接敵而言),且RCV的存在已經為指揮官爭取了充足的反應時間和運動空間,且RCV可以用以開發情境,例如透過對敵壓制、拘束等方式達成,並讓指揮官將主力移動到相對有利位置,接戰後摧毀敵人,且RCV的運用也可以起到兵力節約之效,可以說是利多。

 

運用機器戰鬥車後的劣勢

  雖然機器戰鬥車跟有人戰鬥車比起來,在輪廓和熱訊號上等蹤跡會等於或更小,但跟以往通常做為機械化部隊前緣,徒步越過不可通視線以觀測的步行偵察兵比起來,RCV不論在各種蹤跡上,特別是電磁信號,則幾乎不可能跟步兵偵察兵一樣。因此,在整合入RCV後,裝騎的作戰節奏很可能必須被限制在運用機動和火力為主,古早的匿蹤式偵察可能不復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