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機器殺手團:下一代戰鬥車家族(NGCV)

機器殺手團:下一代戰鬥車家族(NGCV)

在2030年後,爭霸陸戰的方式將可能是一群機器戰鬥車在大部隊的前緣,並以可載人戰鬥車為核心。此時,指揮官的意志將延伸到一群機器人上,由機器人偵察、由機器人投射致命火力......(Source: US Army)

編譯:李思平

  為了確保美國陸軍在2050年往後的優勢,在2017年時美國陸軍長馬克埃斯柏(Mark Esper)與陸軍參謀長馬克米萊(Mark Milley)將研發全新戰鬥載具的下一代戰鬥車(Next Generation Combat Vehicle,NGCV)多功能團隊(Cross-Function Team,CFT)訂定為陸軍軍備現代化中的第二優先者,足見陸軍對於NGCV的重視程度。

  美國陸軍的現有戰力固然強大,但他們的實力對等對手(中俄)已經研究美軍準則和裝備許久,並且針對美軍研發許多強力的武器,且已經在部署之中,包括先進的動能穿甲彈、更好的反戰車飛彈、爆炸成形穿透彈、巡航彈械、無人機系統以及針對網路電磁層面進行作戰的設備,全部都旨在抵銷美國陸軍的優勢。

  為了反制實力對等對手所產生的威脅,下一代戰鬥車家族所提供的能力,在架空敵威脅之餘,同時用最少的耗損達到最高的戰鬥效能。

 

NGCV家族成員:機器殺手團將顛覆戰場規則

左為輕型機器戰鬥車(RCV-L)、右為重型機器戰鬥車(RCV-H)。(Source: US Army)

  下一代戰鬥車(NGCV)是一個廣泛的項目,旗下包括有5個大項,而目前NGCV CFT團隊目前正在著手的是前四大項,包括裝甲多功能載具(Armored Multi Purpose Vehicle,AMPV)、機動防護火力(Mobile Protected Firepower,MPF)、可載人戰鬥車(Optionally Manned Fighting Vehicle,OMFV)以及機器戰鬥車(Robotic Combat Vehicles,RCV),但因團隊還在評估NGCV家族中是否需要包含入主戰車取代的必要性,至於最後一項關鍵致命性平台(Decisive Lethality Platform)則還在評估之中。

AMPV裝甲多功能載具(AMPV)的目的在於取代裝甲旅(ABCT)中的M113,整體而言,AMPV比M113有更好的生存性以及對未來科技和軍用網路的擴充性,而在完全實裝部隊後,AMPV將會取代裝甲旅中多達30%的老舊載具。AMPV的型號包含任務指揮型(給指揮官和參謀)、迫砲型(提供旅內即時火力支援)、救護車型(給戰鬥單位和旅支援營使用,可載運4個擔架或6個無須擔架的傷患實施醫療後送)以及通用型(連級後勤和非標準化醫療後送作業)。AMPV最快在2022年進入第一個裝甲旅服役。

MPF機動防護火力(MPF)是第82空降師在2013年時,提出如要滿足聯合強力進入(Joint Forcible Entry)的能力需求因而催生出的產物:一款能快速部署的輕戰車。MPF在未來將給步兵旅(IBCT)和史崔克旅(SBCT)使用,是一種配備105mm砲、同軸機槍以及車長遙控武器站,並可直接透過C-17運輸機部署的輕戰車,它的主要任務在消滅防禦陣地、重機槍以及輕裝甲車等敵目標。MPF最快在2026年進入步兵旅服役,而史崔克旅則可能在2025年用以淘汰現役的M1128機動火砲系統。

在步兵旅中增加MPF將會對步兵旅的準則和後勤造成衝擊,因此陸軍必須經過縝密的驗證,才能減少實裝後的衝突。在2021年,第18空降軍(XVIII Airborne Corps)將會進行一系列的MPF原型車測試,兩家競標商(BAE M8與GDLS Griffen2)的原型車將會各組成1個排,而陸軍將在2022年選出勝選者。

OMFV可載人戰鬥車(Optionally Manned Fighting Vehicle,OMFV)在未來將取代裝甲旅(ABCT)中的布萊德雷戰鬥車(BFV)。陸軍對OMFV的期待不只是BFV的強化,更是聯兵作戰的核心,並可支援跨領域作戰和迅速擊敗不改變節奏之威脅(Pacing Threats)。為了滿足需求,OMFV將會配備許多先進感測器、任務指揮能力以及乘車步兵。

為了增強設計的多樣性,陸軍廣邀傳統以及非傳統的工業合作夥伴前來投標,而在陸軍完成測評、遴選並下達生產後,首個裝甲旅將在2028年配備OMFV。

RCV機器戰鬥車(Robotic Combat Vehicles,RCV)有兩個基礎的目的,第一是在未來戰場上投射關鍵致命性,第二是極端危險的任務中將風險從士兵身上轉移到無人平台上。RCV規劃有三個版本:處在大部隊前緣、強調偵察並搭載強大感測器的輕型(RCV-L);可強化單位直射火力並搭載中口徑武器和反戰車飛彈,且能模組化搭載電戰、反無人機或煙幕遮障系統的中型(RCV-M);以及作為關鍵致命性僚車、搭載重型火力(如大口徑戰車砲、飛彈等)並與載人載具協同作戰的重型(RCV-H)。

RCV的三種版本的測試成果,將在2022年至2023年間作為陸軍是否將RCV配發給部隊的參考依據,如果一切順利,將在2028年開始實裝部隊。

 

NGCV不只是載具更新,更是概念與型態革新

在未來,將會有一群士兵在OMFV內遙控機器戰鬥車,大幅延長了殺傷範圍。(Source: US Army)

  距離美國陸軍上一次的載具序列革新已經有40年的時間,那時M1艾布蘭戰車、布萊德雷戰鬥車開始服役,而這兩款載具至今依然是裝甲旅的主力載具,並且在現行準則上,它們提供的能力是非常完美的。然而,對手與科技不斷的在變化,且研究如何反制美軍已經有相當長的時間,並且逐漸在各個衝突中,驗證自己的方法是否可行。

  儘管現有裝備序列仍然強大,但美國陸軍已經見到了裝備汰換的迫切性,如果不趁現在進行革新,在不久後的將來,將會被迫用昂貴的裝備去與敵人進行消耗戰,不僅無法快速取勝,還會在過程中耗費大量的資源,而NGCV就是為了因應全新的威脅而生。其中,RCV的廣泛應用將會大幅擴展指揮官的狀況覺知,且普及的強力武器(例如標槍飛彈),將賦予最輕型的RCV強大的火力,甚至對敵主力部隊造成威脅性,同時,基於無人的特性,指揮官也更敢大膽用兵,並用RCV為士兵爭取時間和空間,甚至在最糟糕的情況下殿後。

  當然,NGCV會讓人想起曾經失敗的未來戰鬥系統計畫(FCS),但與FCS不同的是,NGCV在許多需求上是依據工業界能達成的能力,但同時訂定出可以在與實力對等對手戰鬥的環境中,提供巨大優勢的指標,因此,對於NGCV的未來,大多數人是保持期望與樂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