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好裝騎帶你鑽敵人心臟、壞裝騎帶你跳敵人火圈:裝騎部署7原則

好裝騎帶你鑽敵人心臟、壞裝騎帶你跳敵人火圈:裝騎部署7原則

裝騎部隊是受支援部隊的探路先鋒,美國陸軍裝騎連使用的是M3A3騎兵戰鬥車,具有很強的偵搜能力和火力。(Source: US Army)

作者:福斯少校(MAJ. Amos Fox)    編譯:李思平

  在戰車和裝甲兵出現之後,傳統騎兵部隊的地位受到了挑戰,而原本騎兵負責的突破、擴大戰果和追擊等任務,也都被裝甲部隊取代,而新的裝騎部隊也不再騎馬,而是改用裝甲車,其任務也變成了偵察和保護為主。此外,新興的航空偵照手段也挑戰了地面裝騎部隊的偵察價值,但對於美軍而言,裝騎部隊仍無可被取代,甚至在未來可能重新出現的大規模地面作戰中,裝騎會變得比以前還重要。

美國陸軍的裝騎部隊是目前全世界最優秀的,但即便如此,年輕進取的裝騎軍官,仍然認為美國陸軍還可以運用得更好,包括分配的問題。(Source: US Army)

 

原則1:裝騎讓指揮官可以操縱在聯兵作戰中的時間

  時間基本上可以說是戰爭中最重要的要素,美國軍事理論家羅伯特‧李奧納多(Robert Leonhard)指出:「無法有效在作戰中操縱時間的指揮官是最糟糕的」,同時英國軍事理論家富勒(J.F.C Fuller)也表示:「掌握了時間一要素往往也掌握了戰場」,但真正將時間這一要素活用且一語點中要點的則非拿破崙(Napoleon Banaparte)莫屬,他說:「我也許會輸掉一場作戰,但我絕不會浪費一分鐘。」

  在現代常用的軍事決策程序(MDMP)中,由於程序上的複雜性,常導致時間被浪費,導致部隊投入裝騎部隊的時間不足以讓裝騎對環境造成影響,何況形塑環境。此外,今天的指揮官往往會等待情資和情況成熟後,才在最後一個關鍵時刻下達指令,但這與掌握主動性、形塑環境的原則可以說是相違背的。為了要導正這點,指揮官應該要謹慎但迅速地投入裝騎部隊,讓裝騎部隊為指揮官爭取這些要素,並重新掌握其主動性。

 

原則2:裝騎為受支援的部隊形塑環境和態勢

  英國均是理論家李德哈特在他的書中指出,地面作戰最佳的方式就是攻其不備,而攻其不備的方法在於沿會遭遇最少敵人抵抗的路線攻擊,裝騎出身的美國將軍喬治巴頓(George S. Patton Jr.)也說,絕對不要攻擊敵人預期你攻擊的地方,最好穿越你認為的困難地形來攻擊。

  事實上,裝騎部隊就是這樣達成這樣效果的利器,它可以做為探路先鋒,讓後續的部隊,也就是受支援部隊們,沿著裝騎部隊探出來的一條「最少敵人抵抗」、「最不被敵人預期」的路線前進並攻擊。同時,裝騎在富勒的盾與劍理論中也扮演重要的角色,其盾必須確保劍和操作者可以刺向敵人,而如果沒有盾的保護,劍和操作者很容易就會被格檔甚至反制。基本上,我們可以將裝騎想成是富勒的盾,但這並不是說裝騎部隊有強大的防禦力或跟敵人硬拚的力量,而是可以形塑出利於我軍的環境。其方式包括:

‧透過直射與曲射弱化目標。

‧令敵人弄不清受支援部隊的位置。

‧誤導敵人對於受支援部隊的動向預測。

‧促成受支援部隊在戰場上的部署、機動和戰鬥。

‧誤導敵人對於當前形勢的判斷,並誘使改變陣形、計畫或行程。

‧強化周密和急迫防禦,為受支援部隊提供額外的防護、早期預警以及距外支援。

  基於此,指揮官必須妥善運用他的裝騎部隊,以積極地為受支援部隊形塑環境,以沿著最不受敵人預期之路線進行攻擊。

 

原則3:裝騎是指揮官的工具,且不應該被剝奪

  美國裝甲兵的傳奇克雷頓艾布蘭將軍(Creighton Abrams)常被人記得的一點,就是他在二戰期間,帶領第4裝甲師第37戰車營時,對作戰的時間感和空間感有超乎常人的敏銳度。而艾布蘭的戰術敏銳度和戰場勝利,很可能源自於以前曾經在騎兵的訓練和教育,特別是活用偵察部隊這一個領域。

  在指揮官手中,裝騎部隊讓他能增進對於當前態勢的了解,並且先期規劃未來的戰術動作,從而形塑未來情勢,因此指揮官對於裝騎部隊的控制權是非常重要的。然而,今日的上級指揮官卻常常做出剝奪下級指揮官之裝騎部隊,以增強本身裝騎部隊的這種事情,例如旅長將聯兵營的偵察排調度來強化自己的裝騎營,就是剝奪了聯兵營營長在積極形塑、理解自身作戰區域的能力。另一種更常發生的,則是在數位師級演習中,師部常常「借用」旅級的裝騎營來用,導致旅長陷入一種對狀況難以掌握,並難以運用兵力及火力的窘態。

  對於上級而言,剝奪了下級的裝騎部隊只會增加而不會減少對於上級的困擾,因為這將會讓下級的戰術運用更不靈活,也更可能失敗。此外,隨著未來大規模作戰的再興可能性增加,各層級的指揮官,從營級到軍級,都需要某種程度、編制內的裝騎部隊。

 

原則4:裝騎作戰建構出了讓指揮官部署預備隊的框架

  指揮官不應該是輕率地、反射性地投入預備隊,而是在縝密規畫下的時機點再投入運用。在大部分的情況下,時機點如下:

‧戰術勝利。

‧無法完成任務。

‧無法達成目標。

‧先前已經識別好要轉換的投入點。

  轉換時機點包含了:1.)從攻擊轉換到防禦;2.)從防禦轉換到攻擊;3.)從現有作戰轉換到追擊;4.)從現有作戰轉換到轉進或撤退。在這些時機點上,有裝騎部隊的幫助,指揮官更可以釐清當前戰場的狀況,同時清楚時機點是否存在,從而正確地投入預備隊。

 

原則5:裝騎的運用必須是目的明確的

  裝騎部隊在有效運用的情況下,可以強化被支援的部隊,但如果無效使用,例如在缺乏明確目標、支援的情況下草率部署,就會成為被支援部隊的累贅。事實上,這在歷史上是有跡可循的,這裡可以從19世紀的普魯士陸軍參謀長老毛奇(Helmuth Karl Bernhard von Moltke)所說的發現。

  老毛奇說:「不成熟地部署騎兵是缺乏優勢的,因為他們很容易錯過正確的方向並分散。他們會發現自己很難佔據開闊地形,也很難逃離敵人的目光和火力。」

  在訓練中倉促的運用自己的騎兵部隊,將讓他們在敵人的反偵察、監視、曲射火力之前顯得非常脆弱,而這在現代實兵和數位軍演時,也常是在運用裝騎部隊不慎的情況下,導致裝騎部隊毀滅性打擊結果的原因。

 

原則6:裝騎建構擴大戰果的框架

  在歷史上,造成最大傷亡的時機就是擴大戰果時造成,因為此時是透過持續追擊與驅逐敵人來擴大戰術性的成功,而敵人也會急著前往下個安全的地點,並保持一段被動、持續受打擊的狀態。拿破崙曾說:「戰爭的秘訣就是行軍12里格,打一場仗,接著追擊12里格。」,但軍隊大部分都是戰術行動結束後,即實施鞏固與整頓(Consolidation and Reorganization),這意味著指揮官認為此戰結束後,繼續攻擊可能會招致失敗,否則如果若有機會繼續勝利而不會招致毀滅的話,指揮官就會下令擴大戰果,或轉換成攻擊。

  裝騎部隊在此決策空間內扮演著重要的腳色,他們蒐集令聯兵營或步兵營追擊或擊敗敵人的必要資訊,方法為盡可能地消除戰場迷霧,並讓指揮官得到可以建構出追擊行動的必要資訊。

  為了達成此目的,受支援部隊之指揮官必須積極地派遣裝騎蒐集資訊,以明瞭時機點的存在並利於自己決策。為了保持主動性,指揮官不可等到現在的作戰行動有結論之後才部署裝騎部隊,相反的,他們應該利用現有的戰術狀況為基礎的決策支持矩陣,來抓住戰機、敵人弱點並擴大其戰果。

 

原則7:裝騎指揮官是思惟前瞻、善於克服困難、具有獨立精神和決策果斷的實踐者

  裝騎指揮官不能呆守著準則上的東西,而要超越美軍的準則做框架外的思考,而框架外思考,不被準則拘束的重要性,我們可以從烏東戰爭的案例中看到。在澤列諾皮爾利亞之戰(Battle of Zelenopillya)中,俄軍運用偵察部隊和全新的打擊模式,趁著烏軍集結時,使用電戰干擾並以烏軍電磁訊號反標定對方,接著申請火箭砲兵支援,癱瘓了三個烏軍裝甲旅。

  而在一系列於盧甘斯克機場(Luhansk Airport)、頓涅次克機場(Donetsk Airport)和德巴爾切夫(Debal’tseve)的作戰中,則全都是陣地性的消耗戰和攻城戰。在這些作戰中,俄軍積極掌握了主動性,誘騙烏軍進入使其戰術性不利的地形。再這些案例中,俄軍重擊了烏軍並取得了戰術性的勝利,接著再擴大成戰術性與政治性層面的勝利。烏軍會落入此下場,以德巴爾切夫攻城戰舉例,正是因為烏軍裝騎部隊被俄軍誘騙,進而帶領主力部隊進入了俄軍的圈套中。

裝騎是大部隊的先鋒,好的裝騎帶你鑽進敵人心臟,壞的裝騎帶你進入敵人埋伏,因此騎兵指揮官必須善於觀察,並做出跳脫框架的思考。(Source: US Ar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