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戰車部署9原則!在機動戰中尋求運動戰!

戰車部署9原則!在機動戰中尋求運動戰!

戰車在百年來是陸地上最被信賴的戰鬥力量,因為它完美地整合了機動、防護及火力,但科技的日新月異,偵察技術以及武器的增強,卻讓裝甲部隊指揮官在部署戰車上,需要有跳脫既有框架的思考。(Source: US Army)

作者:福斯少校(MAJ. Amos Fox)    編譯:李思平

美國裝甲期刊是一系列歷史悠久的期刊,其前身為美國騎兵期刊,為目前美國騎兵/裝甲兵之專業刊物,而在每一期的期刊中,都包含了很多專業意見,或者是研究報告和個人見解(有根據性的)。在眾多文章中,筆者找到了一篇名為「裝甲部隊部署」的文章,內容包含了部署的九大原則,但真正挑出來讓大家了解的原因,在於這九大原則雖然聽起來有些與最早的戰車準則一樣,但實質上則加入了現代科技的變化,成為非常值得參考的九大準則。

因為要在現代戰場上生存,裝甲部隊和指揮官必須做出跳脫框架的思考,才不會被時代所淘汰。

 

原則1:裝甲作戰是運動戰(Mobile Warfare),不全是機動戰(Maneuver Warfare)

  裝甲作戰就跟其他作戰一樣,是需視情況條件而運用的,而其條件主要是由現實環境和對手型態所形成,並非以我軍的準則或制度上對於戰鬥的想定為主。因此,裝甲部隊必須適應如何在機動戰、陣地戰、現實環境、敵人思維甚至是消耗戰條件下,思考並遂行機動戰(Mobile war)。在所有情況下,機動即是會戰的潤滑劑。

  美國陸軍保有大量射程可超越戰車的槍砲、火砲和反戰車武器,此外也有大量可以有效提供防護的載具,然而,機動力(Mobility)、戰術(Tactical)以及作戰(Operational)則是裝甲部隊獨特之處,而上述特質也是火力、防護和機動整合後所帶來的優勢。

  裝甲部隊指揮官必須永不遺忘其迅速移動的能力,包括從掩蔽地形移動到下個掩蔽地形,或者從一個作戰目標移動到下個作戰目標,這些都是裝甲部隊在戰場上真正的價值所在。基於此,裝甲部隊指揮官的思維必須是依現地而定,而非建立在死板的軍事方格座標上,因為機動力在攻擊行動時不只能提供優勢,在防禦行動時也是,因為機動力不僅賦予指揮官在防禦戰術上的靈活性,還包括了反擊的機會。

  因此,裝甲部隊指揮官也必須了解後勤和補保,乃是裝甲部隊之戰術與作戰機動力的泉源,因此絕對不可忽視。如果未能謹記其後勤和補保的重要性,則將嚴重削減裝甲部隊所提供的戰術與作戰機動力優勢。

  此外,機動戰或裝甲作戰並非運動戰,因為憑藉著火力、防護與機動的整合,裝甲部隊擁有較騎兵和步兵更強大和更具穿透力的力量,從而移動得更遠、更快!裝甲部隊的主要任務,乃應用機動力在穿透、擴大戰果和追擊上,也因此裝甲部隊並不非常適合去執行騎兵和其他兵種所遂行的任務。

  基於上述,裝甲部隊指揮官必須清楚在聯兵部隊中各兵種的細微差異,從而理解各兵種如何運用並投入作戰。

 

原則2:裝甲可主宰作戰和會戰的節奏

  裝甲部隊的綜合要素主宰了戰術性的節奏,但要注意到的是,節奏和速度並不是同樣的東西。節奏指的是一次聯兵作戰(Battle)或戰役(Campain)內的頻率和活動總量,而具備操縱頻率和活動總量的能力,通常是因為擁有充沛或超量的資源作為支撐,而非動作比敵人還要快。 此外,在戰場上操縱節奏是有意圖性的,且通常是依據現有的攻擊行動、防禦行動、陣地性的或消耗性戰術地來拖慢敵人的節奏。同時,節奏也有正有負,正向節奏增加了活動頻率,負向則是減少。

  另一方面,速度則是涵蓋一特定距離之時間總量,且它在操縱節奏期間也很實用,但速度並非與節奏連動,而是用來衡量快與慢。在戰場上掌握節奏以及操縱時間的目的,在於讓敵人陷入被動之中,並迫使敵人開始節約資源,同時消耗大量的資源。

 

原則3:裝甲指揮官必須是決斷性且主動積極的

  不受歡迎且不被部隊需要的指揮官,是那些只提供微薄指導、只在簡報中露臉、只把計畫的工作丟給參謀而不關己事,同時拒絕下達堅定的決策!相對的,一個裝甲部隊指揮官應該要可以察覺戰場上的步調和時間性,同時感覺到地形對於戰術行動的影響,並且具備了積極和主動的特質。

 

原則4:裝甲部隊本行是突穿、擴大戰果並追擊

  裝甲部隊的主要任務並不是整隊,然後往敵人的裝甲縱隊衝撞上去,因為這與聯兵作戰的方式相違背,同時也不是聯兵作戰的宗旨。美國名將喬治巴頓將軍在西西里島戰役時曾說:「裝甲部隊的主要任務是攻擊步兵與砲兵,而敵人後方正是裝甲部隊最好的獵場。盡可能地把裝甲部隊送到那裡。」

  以巴頓的部隊在西西里島巴勒莫(Palermo)的攻擊行動來說,就跟巴頓其他在島上的行動一樣,都是先牽制撤退中的敵人,接著透過騎兵、砲兵、步兵的聯兵作戰在防線上撕開一個洞,再來才派遣裝甲部隊衝過防線破口,開始擴大戰果。根據軍史家對巴頓在巴勒莫的行動評論道:「他的部隊在4天中前進了100英里,驗證了裝甲師是不可或缺的….巴頓將他的成功,歸於願意讓戰車部隊預備,直到步兵找到敵防線的破口後,再一口氣用最快的速度往該破口送進最大量的戰車。

 

原則5:地面騎兵部隊乃裝甲部隊之眼

  在地面上,由騎兵部隊執行偵察與保護(Reconnaissance & Security, R&S)任務,是一種已經過驗證,可有效支援裝甲作戰的方式。但另一方面,如在機動地面戰中依賴空中偵察作為深入打擊和偵察與保護的主要方式,則被驗證為是不可靠的。

  最近一次的案例,是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戰爭中第11攻擊航空團所發生。在此行動中,該團的深入打擊準則和空中偵察竟然被伊拉克人在外圍的低科技手段所阻絕(被預設好的防空砲、機槍甚至戰車砲埋伏,其中1架阿帕契遭到擊落)。此外,無人機和新組成以AH-64為基礎的空中騎兵序列,則還未在與實力對等對手對戰的高強度戰爭中被驗證是能有效支援機動地面戰的。

  除非空中偵察和科技偵察手段在高強度戰爭中被驗證有效,否則派遣騎兵部隊就是裝甲部隊最可以信賴的主要偵察手段。

 

原則6:裝甲部隊跑馬拉松

  裝甲部隊進行馬拉松式的作戰,在歷史上有非常多的例子。舉例來說,在1944年12月,巴頓的第3軍急轉90度往北,並且直接衝擊德軍以解救在比利時巴斯通遭到圍困的101空降師。在攻擊期間,第3軍攻擊前進了3天,接著與第4裝甲師會師,再穿透了德軍防線與101空降師會合。而在2003年伊拉克戰爭期間,美軍第3步兵師則用了3週的時間,從科威特橫跨600公里打進了伊拉克首都巴格達。

  總括來看,裝甲部隊的士官兵必須要在精神上耐得住疲勞、飢餓以及意志消沉,而步兵則較注重抵抗生理層面上的勞損。

 

原則7:裝甲部隊與指揮官才知道裝甲部隊如何戰鬥

  縱然現在數位化訓練和數位兵棋推演已經很先進,且也為指揮官提供一個決策的參考,但它們都沒辦法精準地反映出裝甲部隊能否投入聯兵作戰的要素。

  有兩個條件決定裝甲部隊能否作戰:1.裝甲部隊知道如何戰鬥(透過他們專業的技術和戰術知識;2.裝甲部隊作戰的能力(需求的技巧或需要技術和戰術知識的實務應用)。兩個條件都是無形且無法輕易地被量化的,但指揮官和參謀可以觀察部隊在戰場上的能力,以及投入嚴苛的訓練以培訓裝甲部隊具備這樣的條件。

  由於戰場千變萬化,科技日新月異,裝甲部隊必須更具有前瞻性,甚至跳脫了準則的框架,以弄清楚美國陸軍未來想如何戰鬥,並且讓裝甲部隊投入其未來情境。更重要的是,指揮官必須從那些數據量化的思維中跳脫出來,並且投入實地演訓以及評估其部隊的戰力。

 

原則8:裝甲部隊必須盡量在頂門內(車上)戰鬥

  在與實力對等對手間的戰爭中,要費時、悠哉地建立指揮所(CP)是不切實際的,因為在高強度戰場上,整齊排列的帳篷等於招致敵人火力襲擊,而這也會嚴重擾亂了裝甲部隊的行動和指揮鏈。

  在烏東戰爭中,就有一個戰例可以證明固定式的數位指揮所並不適合高強度戰場。在2014年7月11日,烏克蘭第24、72機械化旅以及第79裝甲旅正在集結區,並準備在盧甘斯克發起攻擊行動,以擊退俄軍和親俄民兵並收復失土。大約在早上4點30分時,因為遭受俄軍網路和電子攻擊的緣故,烏克蘭軍失去了通訊能力,而各部隊在無法通聯的情況下,突然遭受了俄軍火箭砲兵的打擊,導致這3個旅癱瘓在原地。根據報告,火箭造成30人死亡上百人受傷,並有多達兩個營的載具和裝備損失。

  由上述戰例可知,讓裝甲部隊在戰場上保持靜態,並仰賴數位化的基礎設施(指揮所)是多麼危險的事情,因此,美國陸軍裝甲部隊,從排到師,必須擺脫數位的枷鎖,並且在車上遂行指揮和戰鬥,否則將會在現代戰場上嘗到快速被毀滅的滋味。

 

原則9:裝甲是視時機投入的武器

  裝甲部隊的機動力,令它非常適合抓住戰術及作戰契機。美國將軍馬格魯德(Bruce Magruder)提到:裝甲師是一種視時機投入的武器,透過它的速度、火力和運動的靈活性,它能震懾敵人並且在敵可完成防禦前進行攻擊。

 

  在結論上,由於現代偵察技術的進步(包括無人機、電子、網路、衛星等)和遠程打擊火力的進步,龐大的裝甲部隊必須具備更高的靈活度和機動性,因此作者先在原則一提了運動戰,意即不論在各種作戰之下,甚至是機動戰中,都要保持分散、快速移動、快速攻擊的態勢,而不像以前的裝甲部隊一樣,還在攻擊發起前滯留於集結區。

  此外,在原則8,也特別提及了集結和過度仰賴固定式指揮所的危險性,因此裝甲部隊指揮官必須重新審視自己的思維和現有的準則及戰術戰法,是不是可能反被敵人的新科技所利用,而在發揮真正的戰力前,就遭到打擊而喪失戰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