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解放軍空軍成軍70年】 游擊隊搞飛機:何以狄托比毛澤東成功?(上)

【解放軍空軍成軍70年】 游擊隊搞飛機:何以狄托比毛澤東成功?(上)

▲中共早在抗戰前,就已經有以俘虜自國軍的飛機實施空中作戰的經驗,如1930年被命名為列寧號的「舊可塞」,就是工農紅軍成立以來取得的第一架飛機。但是以扎根農民社會為宗旨的中共,終究還是因為缺乏足夠的後勤乃至於對航空知識的認識,放棄了組建空軍的機會。圖中的列寧號,為2012年珠海航展上展示的一比一複製機。

▲南斯拉夫王國雖然不是一個穩定的國家,但是卻從奧匈帝國手中繼承了完整的航空工業,所以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就已經有國產的現代戰鬥機IK-3了。可惜當德國入侵南斯拉夫時,只有13架IK-3被生產出來,而且只有六架在南斯拉夫皇家空軍的第51獨立戰鬥機大隊服役。經歷了一陣苦戰之後,所有IK-3不是在與德國空軍的戰鬥中被擊落,就是停留在地面被德軍、皇家空軍或者共產黨游擊隊拆到一點殘骸都不剩,十分可惜。

文:許劍虹

        從全世界的範圍來看,第二次世界大戰都是空中武力發展最迅速的歷史階段。歐洲戰場上,美國陸軍航空軍動輒就以上百架規模的B-17對歐洲大陸做戰略轟炸。太平洋戰場上,由航空母艦上起飛的SBD無畏式俯衝轟炸機,將一艘又一艘的日軍航艦送入海底。而在中國戰場,國軍飛行員也駕駛著P-40N戰鬥機與美軍戰友並肩作戰,奪回了祖國的藍天。

        除了正規作戰外,從歐洲到亞洲的德國或者日本佔領區內,投入抵抗運動的游擊隊也能經由空投方式,從英軍、美軍或者國軍手中得到武器、彈藥與糧食等作戰物資。由共產黨人狄托(Josip Tito)領導的南斯拉夫人民解放軍,就突破了意識形態的鴻溝,在英國皇家空軍協助下發展出自己的飛行武力,證明了游擊隊也可以有空軍。

        今年是中共建政70周年,成立於11月11日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比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晚了整整一個月又10天,不像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是先有空軍才有國家。我們就利用這個機會,將中國與南斯拉夫這兩個靠游擊隊起家的共產黨政權拿出來比較一下,看看為什麼毛澤東做不到的事情,狄托卻辦到了。

▲為了向狄托的人民軍提供援助,英國皇家空軍成立巴爾幹航空軍,以噴火式戰鬥機協助打擊南斯拉夫境內的「軸心國」目標,可卻間接的替共產黨戰後奪權掃除障礙。(照片來源:美國國家檔案館)

▲巴爾幹航空軍除了直接炸射反共游擊隊,還以哈利法克斯轟炸機向狄托與他的游擊隊空投物資,就連同一時期反共的波蘭家鄉軍,都無法享受到這樣的優惠。(照片來源:美國國家檔案館)

 

發展空軍的政治作用

        然而同一時期在中國大陸,作戰性質與南斯拉夫人民軍相似的中共8路軍、新4軍與「空軍」兩個字就完全的無緣,甚至是絕緣。中共的游擊隊在戰場上,並不是沒有擊落、摧毀或者俘虜過日本陸軍航空隊的飛機。可是比起狄托,毛澤東卻遭遇到太多客觀與主觀層面上的問題,沒有辦法將這些飛機編組起來投入戰鬥。

        從8路軍與新4軍在游擊戰場上發揮出的巨大影響力來看,共產黨沒有發展出飛行部隊其實是令人跌破眼鏡的。因為對於強調「黨指揮槍」的各國共產黨人,尤其是尚未從「資產階級反動派」手中奪取政權的共產黨人而言,空軍在政治上的影響力往往大於軍事上的影響力。尤其在爭取西方盟國的外交承認上,更是如此。

        更何況從美軍二戰時全球布局的角度來看,疆域遼闊的中國戰場從一開始就被定義為一個以空軍為主的戰場。美軍不打算,也從來沒有派遣大規模地面部隊參加中國戰場的對日作戰,只是以第14航空軍支援國軍地面部隊在戰場上的防禦與反攻。洞察到美軍此一戰略佈局的蔣中正,也順勢推動中華民國空軍的現代化發展。

        畢竟養一支小而精的空軍,在財務上遠比養大規模的地面部隊還要便宜許多。而且飛行部隊不受地理環境影響,可在自身損失相對較少的情況上,給予敵人最大的傷害。太平洋戰爭爆發後,蔣中正大力支持陳納德(Claire Chennault)將軍從空中擊敗日本的計劃,就是從盡可能保存國府陸軍的實力出發,好在戰後對付共產黨。

        而對於更積極準備在戰後奪權的共產黨人而言,空軍不只能夠保衛「抗日根據地」的安全,還可以在自身損失相對較低的情況下,給予日軍、蒙古軍、滿洲國軍、華北治安軍與和平建國軍等敵後軸心國武裝施以最大打擊。比起地雷戰、地道戰、麻雀戰等要花費相當長的時間,殺敵效果卻很難超過個位數的戰法,更能在政治上宣揚中共是領導抗戰的砥柱中流。

        更重要的,則是在外交層面上,中共如果有自己的飛機與飛行員,還能夠編入美英盟軍指揮下的多國飛行部隊參戰。如中華民國空軍的第1、第3與第5大隊,就因為被編入第14航空軍的指揮體系,組成中美空軍混合團(Chinese American Composite Wing)的原因,被世人視為一支戰功彪炳的部隊,而且與美國空軍的特殊關係,還延續到了今天。

        這類多國飛行部隊,很多時候在打擊法西斯侵略者的共同目標下,意識型態的隔閡是可以暫時拋棄的。比方說英國皇家空軍第357特別勤務中隊,就以改裝後的解放者式轟炸機為共產黨的馬來亞人民抗日軍提供空投補給。在巴爾幹半島上,狄托的飛行員還被編入皇家空軍第351與第352兩個中隊,駕駛颶風及噴火式兩款二戰英國名機投入戰鬥。

        因為在打擊納粹的空中作戰中出了力,沒有任何西方國家敢再懷疑狄托抗擊法西斯的決心。美英盟軍到了最後,甚至還允許狄托指定南斯拉夫境內有價值的目標,讓隸屬皇家空軍巴爾幹航空軍(Balkan Air Force)的多國飛行部隊一起炸射。理所當然的,這些由狄托選定的目標,並非全部都是德軍或者克羅埃西亞極右翼組織烏斯塔沙(Ustasa)等軸心國武裝的控制區。

        效忠流亡英國的南斯拉夫國王彼得二世(Peter II),曾經獲得歐美承認的塞爾維亞反共游擊隊切特尼克(Chetniks),也被狄托偷偷納入盟軍空中打擊的範圍之內。可見狄托成功利用盟軍「反法西斯高於一切」的心態,借巴爾幹航空軍的刀打擊自己的「內部敵人」。假若毛澤東與狄托一樣,擅於利用盟軍的空中援助,同樣的悲劇也會發生在抗戰末期的中國戰場。

        試想如果第14航空軍協助8路軍在華北成立兩個中隊的飛行部隊,讓他們駕駛P-40N戰鷹或者P-51D野馬式戰鬥機到淪陷區上空實施對地打擊任務,偷偷或者「不小心」把忠義救國軍等國民政府敵後武裝當成目標來炸射的可能性,不能被100%的完全排除。所以站在中華民國政府的立場上,其實也還好當年的中共無心發展空軍。

▲照片中的唐鐸,是中共利用「第一次國共合作」的機會送往蘇聯學航空的人才,但是他被史達林強制留在蘇聯,沒有辦法回頭投入毛澤東領導的對日游擊戰。但是也因為這個原因,唐鐸有辦法在蘇聯空軍中發揮他的航空才幹。

▲要等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8路軍在蘇聯保護下進入東北以後,中共才在關東軍第2航空軍第101教育飛行團第4練成大隊的大隊長林彌一郎協助下發展航空。

 

中國缺乏航空工業基礎

        那麼,是什麼原因導致抗戰時的中共沒有,甚至於不想發展飛行部隊?答案非常簡單,因為20世紀之初的中國基本上還停留在農業社會的階段,缺乏西方國家所具備的航空工業發展基礎。在1936年12月份發表的《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當中,毛澤東開宗明義就強調:「軍事家不能超過物質條件許可的範圍外企圖戰爭的勝利。」

早期的北洋政府,需要從法國、日本、美國或者英國引進飛機,甚至於聘請顧問來維持機隊的正常運作。國民革命軍北伐的時代,無論是國民黨還是共產黨都只能派人到蘇聯學習航空知識。後來成為解放軍空軍元老的唐鐸與常乾坤,就分別以廣州軍事飛機學校第1期與第2期畢業生的名義被送到莫斯科深造。

從某種意義上來看,唐鐸與常乾坤都是今日中華民國空軍官校學生們的「老學長」。然而廣州國民政府將飛行人才派往海外受訓,正說明當時中國沒有能力培養自己的航空人才。而相較於唐鐸與常乾坤等留學蘇聯的「國際派」,毛澤東認為中國的紅色革命能否勝利,取決於這樣的紅色革命是否能夠與中國客觀的社會結構加以結合。

觀察到中國90%以上的人口都是遠離都市,居住在鄉村地區的貧困農民之後,毛澤東評斷類似蘇聯那樣的工人無產階級革命不可能移植到中國來。毛澤東認知到這些教育程度不高,甚至識字能力都沒有的農民構成中國主要的人口結構,自然想方設法爭取的對象就會是這些來自社會底層的農民,而不會是航空技術人才。

當年有錢有土地,受過高等教育的中國人連10%都不到,航空人才身為社會上頂端中的頂端,恐怕只占總人口的2%不到,從一開始就不是毛澤東爭取的對象。尤其飛行員身為精英中的精英,更是全身流露出布爾喬亞資本家的氣質。或許在成功建立紅色政權後,毛澤東會需要這些航空或者飛行人才來發展空軍,但是在成立紅色政權以前,還是要盡可能地與他們保持距離。

雖然在北洋政府與國民政府的先後努力下,中華民國初步具備了仿製外國飛機的能力,可是航空對於絕大多數的中國人而言,還是如同外星科技一般的陌生。可是在歐洲呈現的,卻是完全不一樣的風貌。先不提英國、法國、德國與俄國等大國,就連義大利與奧匈帝國等中小型國家,也透過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機會,一面作戰一面摸索出屬於自己的航空工業。

戰後以塞爾維亞為核心,所組成的多民族國家南斯拉夫王國也不例外。雖然塞爾維亞在戰前沒有自己的航空產業,但是克羅埃西亞與斯洛維尼亞的加入,卻帶來了奧匈帝國的工業與技術。依靠這些技術,南斯拉夫王國的航空產業得以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之間的20年內蓬勃發展。總計有1,729架的軍用與民用飛機,在這段時間由南斯拉夫王國的各大航空企業生產出來。

南斯拉夫王國不只獲得授權仿造德國、英國與法國等列強國家的飛機,還生產了伊卡鲁斯(Ikarus)IK-2雙翼機與羅戈扎斯基(Rogozarski)IK-3單翼機兩款極具代表性的國產戰鬥機。縱然兩款飛機生產的數量都不高,IK-2是12架,IK-3則是13架,不過同一個時代的中國卻絕對沒有辦法設計出類似的代表性機種。

也因為航空工業的發展,在南斯拉夫遠比中國還要普及,狄托對飛機的接受程度自然是遠比毛澤東還要高的。曾以奧匈帝國士兵身份投入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狄托,很早就見識了飛機在戰場上的威力。狄托與毛澤東,都把戰爭視為政治的另外一種延續,但是南斯拉夫的社會結構,卻在客觀上比中國更早適應航空時代的到來。

▲抗戰時的中華民國政府是國際社會,至少自由世界承認的中國唯一合法政府,來自海內外的知識青年想投身航空領域,第一優先自然是報考空軍軍官學校。(照片來源:何永道教官)

▲在中共沒有空軍的情況下,淪陷區的青年只有兩個選擇可以參加,一是到關外的東北報考滿洲國軍飛行隊,二次參加汪精衛政權的中華民國空軍。

 

難以吸引航空人才投入

        抗戰時中共的抵抗中心,是站在黃土高原上一望無際的延安。這裡除了塵土、黃河還有老百姓跳的秧歌舞之外,基本上是要資源沒資源,要物質沒物質,要錢也沒有錢的偏遠地方。沒有資源、沒有物質,沒有錢的地方,就沒有可能吸引國家一流的航空人才前往投靠。沒有人才前往投靠,就更不可能發展可長可久的航空工業。

        更不利於中共的,則是在於當年的國民政府是世界公認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而且具有中共所沒有的資源、物質與資本。儘管國民政府沒有辦法如南斯拉夫王國那樣,發展出屬於自己特色的國產戰鬥機,但仿製外國飛機基本上已經沒有問題。尤其是進入40年代以後,在國民政府統治區內就有四座飛機製造廠、一座降落傘製造廠還有一座航空研究院。

        在這樣的情況下,全中國的航空人才都只有可能集中到重慶。包括蘇聯在內的外國政府,如果要在航空事務上援助中國,合作的對象也只能是國民政府。而南斯拉夫的情況則不一樣,一來這個國家整個被德國、義大利與匈牙利等軸心國佔領瓜分,不像中國那般有個穩定的大後方供戰前政府維持運作。

     二來南斯拉夫王室流亡到了英國,留在本土繼續抵抗的切特尼克,基本上與狄托領導的黨衛隊(Partisans),即南斯拉夫人民軍的前身屬同性質的游擊武裝,沒有能力延續戰前蓬勃發展的航空工業。雖然在軸心國佔領下,南斯拉夫本身的航空發展並未結束,甚至還保有自己的空軍,但是這與切特尼克領袖米哈伊洛維奇(Draza Mihailovic)上校,甚至於彼得二世國王都沒有關係。

        戰前遭受南斯拉夫王國主體民族塞爾維亞人壓迫的克羅埃西亞人,因為過去接受奧匈帝國統治的原因,被希特勒(Adolf Hitler)視為榮譽亞利安人。他們被允許脫離分崩離析的南斯拉夫王國,在烏斯塔份子帕維里奇(Ante Pavelić)的領導下,建立了一個名為克羅埃西亞獨立國的新國家,而且還還有一支實力不弱的空軍。

        實際上,許多克羅埃西亞裔的飛行員,正是因為痛恨戰前王室的大塞爾維亞主義,在南斯拉夫王國遭到入侵之際投效德軍。戰前南斯拉夫王國的航空工業,都在軸心國入侵的過程中被摧毀,導致克羅埃西亞獨立國只能依賴德國與義大利的援助來取得新飛機。不過這些前南斯拉夫皇家陸軍航空軍人員的加入,讓克羅埃西亞獨立國空軍得以保持相當高的質量。

        然而高質量的空軍,卻無法保證克羅埃西亞人民能得到一個高質量的政府。烏斯塔沙份子學習起納粹的手段,對往日的壓迫者塞爾維亞人實施軍民不分的種族清洗。由塞爾維亞人組成的切特尼克亦在米哈伊洛維奇難以管控的情況下,對克羅埃西亞人還以顏色,施以同樣慘忍的無差別屠殺。可見90年代南斯拉夫各族群之間的血腥衝突,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就已經上演。

        並非所有克羅埃西亞獨立國空軍的飛行員,都發內心認同烏斯塔沙屠殺塞爾維亞人的暴行。駕機投奔抵抗勢力的想法,確實存在於許多克羅埃西亞飛行員的腦海裡,因為他們比大多數的南斯拉夫子民更早知道烏斯塔沙將與納粹一起陪葬。只是如果投靠大塞爾維亞主義者米哈伊洛維奇,克羅埃西亞飛行員不僅不會被重用,還可能惹來殺身之禍。

        相反的,狄托不只沒有大塞爾維亞主義的念頭,而且他本人就是具有克羅埃西亞人與斯洛維尼亞人血統的混血兒。這樣特殊的族群背景,加上共產黨提倡的社會主義與國際主義口號,讓狄托能夠登高一呼,高舉跨種族的南斯拉夫民族主義,吸引各族群的人才起義來歸。那麼不認同納粹與烏斯塔沙的克羅埃西亞飛行員,可以駕機投奔的對象自然就只有狄托了。

▲1941年9月27日,駕駛蘇聯製SB-2轟炸機叛逃的空軍第1大隊飛行員張惕勤,投奔的對象是汪精衛政權,不是養不起飛機的中國共產黨。

▲到了1944年6月24日,又有空軍第5大隊飛行員周仕仁駕駛P-40N戰鬥機叛變,雖然周仕仁在後來中共空軍建軍過程中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但是他最先投效的依舊是日本陸軍航空隊。

 

起義都不投奔中共

        與南斯拉夫黨衛隊一樣,打游擊戰的中共想要建立空軍,唯一的途徑就是敵方陣營的飛行員駕機起義。日本海軍航空隊與日本陸軍航空隊的飛行員,因為受到武士道思想薰陶的關係,極少有主動向盟軍投降的案例。在中國戰場上,可能駕機投奔共產黨的除了國府空軍外,就只有日本人培訓的滿洲國軍飛行隊與汪精衛政權的中華民國空軍了。

        抗戰爆發前,曾經有一位名叫龍文光的國府空軍中校飛行員,在駕駛O2U-4「舊可塞」雙翼機執行由漢口到開封的通信任務時,飛機因迷航而導致燃料盡失,不得不迫降於中共控制的鄂豫皖根據地。龍文光被俘虜後,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並被任命為鄂豫皖特區蘇維埃政府航空局的局長。這是歷史上第一起國府飛行員投效中共的案例,但實際上卻出自於意外而不是志願。

        等到對日抗戰爆發後,忠誠度極高的國府空軍雖然也有極少數的叛逃案例,但是他們投奔的對象也不是沒有空軍的共產黨,而是汪精衛政權成立的另外一支中國空軍。如1941年9月27日,駕駛蘇聯製SB-2轟炸機叛逃的第1大隊分隊長張惕勤,就是飛往日軍控制的湖北省宜昌,主動宣誓要加入汪精衛政權的。

        還有1944年6月24日,第5大隊飛行員周仕仁,也是駕駛P-40N飛到湖北省的白螺磯機場投效日本陸軍航空隊的飛行第48戰隊。抗戰期間沒有國府空軍的飛行員會飛到延安去投靠共產黨,因為如前面所講,延安是一個既沒有空軍也沒有任何與航空產業的不毛之地,飛行員效力共產黨等同於宣告自己的職業生涯死刑。

        如同在南斯拉夫的德軍一樣,日本在中國也協助魁儡政權成立飛行部隊。而相較於只有教練機與運輸機的汪政權空軍,東北成立的滿洲國不僅有更專業的空中武力,還有完整的航空工業。滿洲國軍飛行隊,在關東軍的大力扶植下擁有九七式戰鬥機、一式戰鬥機「隼」、二式單座戰鬥機「鍾馗」與二式複座戰鬥機「屠龍」等日本陸軍航空隊的第一線作戰機種。

        此外滿洲國還有滿洲飛機製造株式會社,不只獲德國授權生產福克超級宇宙式客機,還從無到有的設計出了MT-1運輸機這款100%的自家貨。還有一部份的九七式戰鬥機,同樣也是在中島公司授權的情況下於東北生產。只是如此壯觀的飛行部隊與航空產業,終究為的還是大日本帝國,而不是中國的國家利益。

        關東軍不信任中國人,所以只有相對稀少的漢人與滿人被允許加入滿洲國軍飛行隊,且幾乎都不被允許駕駛除了九七式戰鬥機外的作戰機種。九七式戰鬥機雖然有飛到河北省中共冀熱遼抗日根據地的航程,可是這些少數被允許加入滿洲國軍飛行隊的中國人,都來自於東北的大家庭,在社會上有崇高的地位,根本上沒有效力共產黨的動機。

        由於清一色是以日本人或者朝鮮人擔當作戰主力,滿洲國軍飛行隊大規模起義投奔國府或者中共的情況基本上被杜絕了。不過還是有個別民族主義情緒強烈的飛行員,與大多數難以忍受日軍差別待遇的地勤、警備人員串通發動過起義。比方說1941年1月4日爆發的「王崗事變」,就是一個著名的案例。

        可是發動「王崗事變」的第3飛行隊官兵,雖然是在共產黨系統的東北抗日聯軍煽動的情況下起義的,但是他們還是沒有辦法長途跋涉到關內投效延安。所以最後他們只能跨越國界,尋求蘇聯老大哥的庇護。只是日本人對滿洲國的一舉一動控制嚴密,這場飛行隊歷史上唯一的一次大規模起義事件還是在關東軍的強力反應下被徹底鎮壓了。

        至於汪精衛政權的中華民國空軍,則因為地理位置與國共兩軍較為接近的原因,起義事件爆發的較為頻繁。可是會投效中共的,依舊還是地面上的警備部隊,如1942年就有200名常州中央航空學校的警衛營官兵集體參加了新4軍。警備部隊參加中共,是因為知道他們加入共軍後仍能打仗,飛行員的話,則普遍仍視國民政府為正朔。

        如被張惕勤脅持投共的SB-2轟炸員湯厚漣、通信員梁文華,就與中央航空學校教員郭志緯、劉炳球與溥皓璋,還有另外一位機務人員曾照德駕駛九五式練習機三架反正,回歸重慶國民政府領導下的抗日陣營。然而汪精衛政權只有教練機與運輸機,即便飛到延安投效共產黨,也無法形成有形的戰鬥力。

        南斯拉夫的情況則完全不同,最早投效狄托的兩名克羅埃西亞飛行員克魯茲(Franjo Kluz)與卡雅維奇(Rudi Čajavec),就以他們駕駛投共的包台斯(Potez)25與佈雷蓋(Breguet)19雙翼機,對切特尼克、烏斯塔沙還有德軍的陣地實施攻擊。這些攻擊的規模雖然微不足道,但是卻足以向全世界宣佈南斯拉夫黨衛隊有自己的空軍。

▲南斯拉夫游擊隊如果受傷了,還能搭乘美軍運輸機送往義大利接受治療,這對士氣上的提升有莫大幫助。抗戰時的中國共產黨,沒有得到過盟國的外交承認,自然得不到這樣的待遇了。(照片來源:美國國家檔案館)

▲相較於翻臉無情的英國,美國對待南斯拉夫王室友善許多,向流亡埃及的南斯拉夫皇家空軍人員編入第15航空軍,投入空襲羅馬尼亞油田的戰鬥,但還是無法扭轉狄托壯大的事實。(照片來源:376轟炸機大隊官網)

 

得不到盟國外交承認

        1943年11月德黑蘭會議後,由於英軍派到南斯拉夫的特別行動處(Special Operations Executive)發現切特尼克游擊隊為了在烏斯塔沙與黨衛隊的夾擊下求生存,與義大利、德國佔領軍互不侵犯甚至公然勾結的事實,同盟國索性斷絕了對米哈伊洛維奇的外交承認。從這個時候開始,狄托領導的黨衛隊成為同盟國唯一承認的南斯拉夫抵抗勢力。

        就連流亡英國的國王彼得二世,到了8月22日都在盟國的壓力下,把米哈伊洛維奇原本南斯拉夫陸軍參謀長的位置讓給了狄托元帥。自此以後,所有盟軍在南斯拉夫境內的行動都必須要經過狄托的同意。所有的外交與軍事援助,包括砲兵與空軍支援,通通都是被提供給黨衛隊。甚至於英美兩國收容的南斯拉夫流亡飛行員,也面臨到底要不要「跟著黨走」的選擇。

        英國對狄托支持的比較徹底,所以參加皇家空軍的前南斯拉夫飛行員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加入巴爾幹航空軍,支援由黨衛隊擴編而成的人民軍打擊軸心國。皇家空軍以這些流亡的南斯拉夫飛行員為核心,替狄托成立第351中隊與第352中隊,分別以颶風式還有噴火式戰鬥機為主力,讓人民軍有一支更像樣的空軍,不必再依賴克羅埃西亞飛去的破舊飛機。

        美國方面,則從1942年起將流亡埃及的26名飛行員與14名機組人員集中起來,訓練他們駕駛B-24解放者式轟炸機支援切特尼克作戰。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總統甚至還向流亡政府贈送了四架B-24J,希望能為在戰後重建南斯拉夫皇家空軍盡一己之力。然而德黑蘭會議的決定,卻將這個計劃給全部推翻。

        對於這批接受B-24飛行訓練的飛行員,美國陸軍航空軍並沒有如皇家空軍那般逼他們「選邊站」。支持國王與支持狄托的飛行員,在把納粹驅逐出祖國的目標下暫時擱置彼此意識形態上的爭議。他們被編入第15航空軍第376大隊第512中隊,轟炸遍布巴爾幹半島與南歐的石油生產設施,不辱使命的完成任務。

        不過最終這兩批飛行員,還是因為效忠對象的不同分道揚鑣。戰前就加入南斯拉夫皇家陸軍航空軍的,因為仍以自己戰前飛行精英的身份自豪,拒絕與狄托手下土裡土氣的游擊隊員同流合汙。他們大多選擇向美國政府申請政治庇護,永遠離開了被共產黨赤化的祖國。另外一批資淺的飛行員與機組人員,則把狄托視為反對納粹的國家英雄,熱烈回到祖國參加南斯拉夫人民空軍的建設工作。

        但是對於狄托而言,在建設空軍方面幫助最大的,還是蘇聯的史達林老大哥。因為有一批優秀的克羅埃西亞飛行員,曾經被編入德國空軍的第3轟炸機聯隊與第52戰鬥機聯隊,在俄國戰場上與德軍並肩作戰。也就是在東線戰場上,克羅埃西亞飛行員有機會創下連美國飛行員都羨慕不已的輝煌戰績。

凡是對德國空軍的歷史有瞭解者,都知道第52戰鬥機聯隊產生了哈特曼(Erich Hartmann)這位擊落352架敵機的全球最高空戰擊墜紀錄保存者。能進入第52戰鬥機聯隊的克羅埃西亞人,都是飛行界中佼佼者,他們創下的戰績自然無人能比。其中最值一提的,就是第52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第15中隊的頭號王牌杜哈維克(Mato Dukovac)。

杜哈維克在三次遠征俄國的過程中,駕駛Bf 109G創下擊落44架敵機的紀錄。而整個第二次世界大戰打下來,創下美國擊落敵機數量最高的王牌飛行員龐德(Richard Bond),也只不過是打下40架敵機,足足比杜哈維克少了四架。然而烏斯塔沙的極端政策,卻讓杜哈維克這樣的戰爭英雄都無法忍受下去。

所以在1944年9月20日,杜哈維克架機投奔了蘇聯紅軍,這個消息傳出後如震撼彈動搖了全體克羅埃西亞飛行員的意志。專門為克羅埃西亞人設立的第15中隊,因為失去了德國人的信任而被調回國內。對於手上握有的這個飛行人才,蘇聯紅軍倒是非常重視,直接把杜哈維克引渡回南斯拉夫交給狄托。

蘇聯把杜哈維克交給人民軍的原因,自然是希望他能貢獻所長協助南斯拉夫共產黨發展空軍。由此可見,史達林對狄托其實是相當照顧的。然而南斯拉夫共產黨雖然是全世界最開明的共產黨,但終究還是講究階級出身的共產黨。面對杜哈維克這個投靠蘇聯紅軍,而不是投靠人民軍的前烏斯塔沙飛行員,還是沒辦法在政治上給與充分信任。

另外一個狄托不願意接納杜哈維克的原因,在於當時他已經準備與史達林翻臉,讓南斯拉夫走獨立自主的外交路線。杜哈維克即便脫離了烏斯塔沙,也極有可能成為史達林用來監視南斯拉夫人民空軍發展的「蘇聯線人」。所以他雖然被任命為飛行教官,實際上卻沒有獲得信任,而且還時常遭到解放軍幹部的冷嘲熱諷。

曾經與哈特曼並肩作戰的杜哈維克,終究還是忍受不了農民兵對他的各種嘲諷,在1945年8月駕駛虎蛾式教練機飛到義大利,向盟軍申請政治庇護。杜哈維克先在義大利摩德納的戰俘營待了一段時間,然後又以敘利亞空軍上尉的身份投入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的戰爭。晚年他移居加拿大,還沒等到克羅埃西亞脫離南斯拉夫獨立,就於1990年去世。

儘管各懷鬼胎,史達林願意將杜哈維克這位有極高宣傳價值的王牌英雄交給狄托,仍代表他是願意全力栽培南斯拉夫人民空軍的。由蘇聯為人民軍訓練的第1戰鬥機團,雖然直到德國投降後才重返南斯拉夫,但是這支以Yak-3戰鬥機為主力的飛行部隊,才是構成戰後南斯拉夫人民空軍的真正核心。

▲毛澤東曾經以邀請第20航空軍的B-29轟炸機進駐延安,以華北為基地空襲日本本土,但此一提案最終被李梅將軍否決。(照片來源:美國國家檔案館)

▲雖然許多國人質疑美國在二戰末期偏袒中共,但是相較於英國對南斯拉夫共產黨人提供的援助,美軍對共軍其實是非常小氣的。(照片來源:美國國家檔案館)

 

【解放軍空軍成軍70年】 游擊隊搞飛機:何以狄托比毛澤東成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