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2019 亞洲國際海事防務展報導

2019 亞洲國際海事防務展報導

泰國海軍的DW-3000F型護衛艦普密蓬‧阿杜德號(圖右方),滿載排水量3700噸,全艦採用了隱身設計,搭載了一門76毫米火炮,8單元垂直發射架,2具MK32三聯裝魚雷,8枚對艦導彈,一門方陣近防火炮,並設有直升機庫,可容納一架海鷹直昇機。

圖/文:陳志輝

兩年一度的亞洲國際海防展覽及會議(IMDEX),上月在新加坡樟宜展覽中心舉行。防展共有二百多家參展商參加,吸引了一萬名業界人士出席。另外有15個國家派出23艘軍艦參與,是區內最重要海事防展之一。

23艘軍艦雲集在新加坡樟宜海軍基地,每兩年基地就出現戰艦大街的盛況場面。

印度海軍第一艘神盾艦加爾各答號,滿載排水量7400噸,是印度最先進的作戰艦隻,該艦也出席了中國大陸在青島舉行的國際艦隊檢閱。

 

新國未來的直升機登陸艦

各廠商在防展促銷,東道主的新加坡,盡佔主場之利,該國國防工業旗艦“新科工程”在展館的入口展示了多款艦船模型。當中最觸目的,是排水量達14500噸,設有全通甲板的直升機船塢登陸艦「堅忍級160」。雖然模型早在2015已作首次公開展示,但新國今年公布以「聯合多用途艦隻」Joint Multi Mission Ship(JMMS)替代服役近二十年的堅忍級船塢登陸艦,「堅忍級160」會否由概念設計變為新國海軍的項目,會日漸明朗。

 

多艘先進艦隻出席

澳洲海軍的坎培拉號,滿載排水量達27500噸,最多可搭載18架直升機,110架車輛,4艘LCM-1E型登陸艇,1000名士兵,為澳洲海軍提供重要的投射兵力平台。

IMDEX的特色,除了樟宜展覽中心設有各廠商的產品,業內人士還可到樟宜海軍基地,參觀到訪的多國軍艦。中國、文萊、日本、印度、印尼、孟加拉、美國、泰國、斯里蘭卡、菲律賓、越南、新加坡、緬甸、澳洲、韓國各自派出軍艦參加。

出雲號寬闊的飛行甲板,最多可同時讓5架直升機升降。滿載排水量達27000噸的出雲號,是第二次參與防展。在到訪新加坡之前,出雲號與美國、印度、菲律賓舉行了維護南海航行自由行動,之後又到訪馬來西亞,說明海上自衛隊在區內日趨活踴。

圖為出雲號的一號升降機。在參觀出雲號時,發生了一段小插曲。艦上本來安排參觀人士乘搭前甲板的一號升降機往返飛行甲板,但期間升降機故障,筆者和其他參觀者被困在飛行甲板,後改沿艦內通道離開,如在戰爭時發生故障,後果不堪設想。

在23艘參與防展的軍艦當中,以澳洲海軍的兩棲攻擊艦坎培拉(HMAS Canberra)和日本海上自衛隊的出雲號直昇機護衛艦(JS Izumo)最引人注意。印度海軍的加爾各答號(INS Kolkata)飛彈驅逐艦,泰國海軍的普密蓬‧阿杜德號飛彈護衛艦(HTMS Bhumibol Adulyadej),都是首次參展的該國最先進作戰艦艇。

印度海軍第一艘神盾艦加爾各答號,滿載排水量7400噸,是印度最先進的作戰艦隻,該艦也出席了中國大陸在青島舉行的國際艦隊檢閱。

加爾各答號的中段位置。可看到煙囪後方的「巴拉克」導彈發射器,煙囪前方的AK-630近防炮(該艦共有4門),以及4門533毫米魚雷發射器。除外之外,該艦還配備16枚PJ-10布拉莫斯超音速反艦導彈,1門76毫米火炮,可搭載兩架海皇直升機,有很強的對艦和反潛能力

艦上以色列製的EL/M-2248有源相控陣雷達特寫。艦上32枚「巴拉克」防空系統,是該艦的主力。可是,「巴拉克」導彈的射程只有70公里,最高時速只有兩馬赫,以區域防空的標準來說,有點力不從心。

 

消失的美國濱海艦

出席防展的美國飛彈驅逐艦勞倫斯號(USS William P. Lawrence),前甲板有比較明顯的銹跡。

過去兩屆防展,美國都展示了前沿部署在樟宜海軍基地的濱海艦。但今次美國只是派了飛彈驅逐艦“勞倫斯”號(USS William P. Lawrence)出席,卻不見濱海艦的蹤影。為了應對中國大陸在南海的部署,新加坡和美國政府達成協議,美國在2013年起於樟宜海軍基地部署濱海艦,按照原來計劃,在2018年會有4艘濱海艦部署在新加坡。可是,自上一艘獨立級濱海艦科來納多號(USS Coronado)在2017年底離開新加坡後,未再有更替部署。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Philip S. Davidson)最近表示,兩艘濱海艦將在年底部署到新加坡,此承諾能否兌現,對問題多多的濱海艦來說,是一個重要的考驗。

 

中國大陸被不點名批評

中國大陸派出了054A飛導護衛艦湘潭號出席防展。截至今年,已有30艘054A服役,是解放軍海軍的中堅。

除了裝備展示外,防展期間舉行了高層次的國際海事安全會議,會議以同共促進海上安全為題,250名海軍代表和專家出席。雖然沒有被點名,但中國大陸仍然是多國討論的焦點。澳洲海軍總司令努南(Mike Noonan)批評,有國家將執法船變成脅迫,多於是維護法紀的執法工具。美國海軍作戰部長理察森(John M. Richardson)指出,美國的自由航行任務不是挑釁,也強調台灣海峽是國際水域,任何國家都可以經過,不應被某些人視為挑戰。

馬六甲海峽是全世界最重要的海運路線,地處戰略位置的新加坡,透過防展,可為本土的國防工業開拓商機,各國海軍也可借活動加強交流,促進軍事互信,有利地區穩定,亦有助提升新加坡海軍的國際地位,一舉多得。不管哪間廠商在防展取得了最大的訂單,新加坡必定是最大的受惠者。

 

馬來西亞罕有缺席

軍艦的訪問,往往是國家外交關係的寒暑表。新加坡最重要的隣國馬來西亞,則罕有地缺席今次防展。事實上,新加坡也沒有派出軍艦出席3月在馬來西亞舉行的蘭卡威國際海事航空展(LIMA 2019)。相信新馬兩國在大新山港口的領海爭議,是最合理的解釋原因。另外,一直是防展常客的巴基斯坦也缺席了今次展覽,未知是否與印度的衝突仍未緩和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