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從影集作品來看 為何國民政府的軍統局與保密局搞不過中共諜報人員?

從影集作品來看 為何國民政府的軍統局與保密局搞不過中共諜報人員?

從影集作品來看
為何國民政府的軍統局與保密局搞不過中共諜報人員?

  俞劍鴻(一位退而不休的金門大學特別聘任教授)

     民國 108年(2019)3月25日,看到一則有利於學術研究的報導;不過,我們還要等待大約5年的時間:我國法務部調查局特藏室跟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簽署了一項合作計畫。雙方將把前者搜集的大陸地區歷史資料數位化。這批要保存的資料是民國38年底國民政府轉進台灣地區前所蒐藏的史料,包含雲譎波詭的特别任務諜報活動,總計有15萬頁、大約1萬7000多冊。

      與那個報導有關的的是,在最近幾年,筆者觀看了不下72部有關中國國民黨、中國共産黨 等等鬥爭、爭鬥、競爭和合作或者打、打、殺、殺的作品,主要的目的是想要知道說為何國民政府(軍隊)失敗、被迫轉進/retrograde 台灣地區。
      
      本文所提到的一些概念和片語,其靈感來自一些(大陸的)紀錄片、戰爭與間諜電影片和電視影集。於2017年12月放映的《風箏/Kite》是1部非常具有國際水平的作品,排名第1。 

      我們可以把這些電影和電視影集當作真實事件的改編, 正如美國小說家 Stephen Edwin King 對一群特定的人說: 「。。。fiction is the truth inside the lie, and the truth of this fiction is simple enough:  the magic exists【/小說是有真相的謊言,這個小說的真相很簡單:魔法是存在著】。”《狭路/Narrow Road》的第1集的第29分鐘以下的台詞:。。。從一堆謊言中裏揣測出真像來。。。。

   2019年4月12日,筆者在《台北論壇》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為:「談談一些尚未在情報界各就各位、預備、跑的台灣獨立份子。」其中提到例如以下的4個重點:
1.要有絕對可以(牢靠)信任的情報途徑。 
2.要有理想與信念。
3.要能完成很多、一系列的死間計劃。
4.要能操作日新月異的5G電子儀器設備。

      茲點出並且討論重慶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簡稱軍統(局),或者2處)與保密局人員所搞不過中共諜報人員的一些議題、現象和發展。

      軍統與保密局的內部問題

   一、《我的絕密生涯》的第9集的第13分鐘、第20集的8分鐘和第34集的第36分鐘提到(一些)不信任/不相信/信得不過這個最基本問題。 一旦浮出信任這個問題,我們就會看到很多的相關後遺症、沒完沒了。歸納如下:
 
       a) 懷疑。 其實,觀衆也被提醒到以下的台詞:在情報界,“是敵是友 不要輕易做判斷。” 

      b) 産生情報人員和情報人員之間或者組織內部的誤會(太深)的可能性很大。 由於組織上的紀律,一個為諜報單位工作的人員不能透漏自己的真正身份。 諷刺的是,這也會造成(很深的)誤會。

      c) 下令追殺泄露機密的出席人員。當開會時,一些重要的細節是不會記錄下來的或者只准心記 不准筆錄 但機密還是會被泄露。 

       d) 質疑對方是内鬼, 當下級向上級報告/reporting 或者雙方互動時。 
 
      e)猜測對方是否在演戲?如果一個諜報人員的上線/上家 是(肮)髒的話,他/她就要思考以下所出現的台詞了:時政繁雜 沒有人能左右得了 關鍵是如何生存 想清楚自己要什麽 以及是否要演戲(就演)下去。 

      f) 分辨非漢奸 和(大)漢奸標准為何?有些人是被軍統奉命扮演那個角色的。但是,如果上線已經不在人間或者成為植物人,麻煩就大了,如何分辨真假身份呢?在《我的絕密生涯》,吾人得知滿洲有3千萬人口。 日本帝國知道說想要滅亡中國,他們需要更多的支那鷹犬。 偏偏就是有一些人的頭腦冥頑不靈,對一些事物的看法已經根深蒂固。他們也可能是被見利忘義 和黑吃黑給麻痹了。 在《我的絕密生涯》的第6集的第2分鐘和第13集的第2分鐘,一個女配角講了以下的話:咱門都是為日本人工作的中國人。她拍電影就是為了討好日本人,以便讓自己過的好一點。這句話的意思是她自認為並非漢奸。在第7集的第21分鐘,她還說連滿洲國的皇上都是漢奸了,她還怕什麽啊。在她的腦袋,只有錢才是最重要。 她也說“特務 那只是一份工作而已。” 在第17集的第30分鐘,這個女演員被一個記者貼上了一個大漢奸的標簽。之後她被一些抗日份子追殺。

       g) 勇於內鬥。一個在滿洲工作的日本鬼子問了一個中國籍的科長說你們中國人的缺點是什麽?後者回應說內鬥。作為部長的前者說“聰明。” 

       h) 使用短視近利的工具。 與短視近利有關的概念是當(私下)利益交換時要平均分配。 金條/gold bars 、美金、日幣等等都是交易情報和收集證據的工具。 

   二、內部是否存在著不少的具有僥幸心理的情報人員,心想只要握有最高機密的文件,就可以換取日後的特赦? 宋慶齡等人和汪精衛的妻子陳璧君曾經向毛澤東提出建議,也就是特赦汪這個“狗漢奸。” 不過,毛要求陳簽署一個文件,但是後者並沒有答應。 

   三、要學習的地方仍然很多。在《代號/The Codename 》的第一集有以下的台詞:一個事件是否有破綻要注意到每一個拐角、時間點、方位、視線之外、他們的每一個動作都准確嗎?一個據點的暴露不是偶然,是預警,殺氣已經升起來了。

   四、上了酷刑 之後能夠向大部分的共産黨的情報人員看齊而且能夠經得起維持黨性的考驗 嗎?成立於1943年1月的中美特種技術合作所(Sino-American Cooperative Organization,SACO),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中華民國軍統局和美國海軍部情報署合作建立的戰時跨國情報機構,目的是共同打擊日本鬼子大部隊。3年後,它被解散。中美合作所有48套酷刑審訊工具來逼迫被抓捕的敵對情報人員開口講話。軍統有72套(保密局使用快8刀來折騰共産黨)。76號可以施行38套。順便一提的是,戴還使用了吸人血的螞蟥這個刑具來對付一個日本的女間諜三井橙子。

    《紅薔薇 》的第26集的第38分鐘有以下的台詞:。。。審訊是分人的 你要說軍統那邊 稱兄道弟聊一聊 金條塞2根 大刑一擺 那10個有8個都招了 還剩2個皮鞭抽一抽 也招了 凡是打死也不說的 那一准就是共產黨 對於他們 刑具是沒用的。。。。我這一招吧 不保准奏效。。。可以試一試。。。。由她【這個共產黨】出面來勸降。。。。或許對那些死硬【共產黨】分子的內心 有所觸動。

    五、察覺到陷阱了嗎?在《絕密間諜》的第12集,觀眾得知說一個被懷疑的特别工作人員可能會被借調到更加機密的單位去工作。打個比喻,就像一個貓掉到魚堆裡,遲早是要伸爪子的,早晚他/她會被那個單位的某一位察覺到他/她是卧底的。

      VI)不介意發國難財?在《紅薔薇》的第15集的第18分鐘, 觀眾看到以下的台詞:一個重要的共產黨的地下工作人員說“重慶跟南京 其實從來都沒有分清過 有多少軍統的高層 都在利用軍需途徑 跟76號交換戰略物資 發國難財。。。。 

       VII)不會接受敵對勢力的誘餌或者被收買? 1965年7月,李宗仁第5次去北京,這等同於是北京統戰的最大勝利。周開了一張支票給李,一共人民幣200,000,相當於現在的2,000萬都不止。在《絕密間諜》的第23集的第35分鐘,觀眾得知說於1949年12月,蔣給了一個不要權力和金錢的四川籍將軍機票和2萬美金也就是把他的家眷送去台北市。不過,這個將軍請他的上級代為保存和管理這一些好處。 

      VIII)割舍不掉人性與親情。一個軍統的主任說堅持與守護信仰是很難的,不過他和另外一個共産黨和一個”心向共産黨“的都做到了。 為了配合黨的政策。早期的大陸電影和電視影集就不提人性與親情。2005年3月之後,有越來越多的作品帶有人性和親情。 這是否會錯誤地引導一些新進情報人員對他們行業的本質的了解?

      軍統與保密局的對外問題

       從1921年7月到1949年底的前後,軍統局與保密局要面對不同的外國敵人,友人等等,也要學會見縫插針,因為就是連日本鬼子的單位之間的矛盾也無所不在、非常複雜:我們日本南滿洲鐵道株式會社的把柄絕不能落在關東軍司令部手裏。 有時候,軍統局與保密局的外國語言專家不足够。在《我的絕密生涯》,觀衆得知也有蘇聯(共産黨)人這股勢力的介入,其中也有為蘇聯人工作的華人(教授)。1939年5月,日本國和俄國的軍隊在滿蒙邊界展開了一場第2次世界大戰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戰爭。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勢力對其他的勢力有時候是加分但有時候則是減分。滿洲國也有朝鮮的鋤奸隊和青幫(門徒)。在滿洲國的日本人也會自青幫得到情報。 我們也得知潛伏在日本帝國政治界高層有猶太人,由 Joseph Stalin 領導。 第3國際的德藉間諜也出現在《我的絕密生涯》。 

      結 論

     2019年4月,我國國防部心戰大隊運用簡體字,讓市售泡麵等零食,變成「投誠方便麵」等心理戰爭文字與宣傳品(註),以反制中共文攻武嚇的訊息。我覺得作用與用處不大,且看最後的一段文字。
註:「投誠方便麵」背後的「誠實棒棒糖」https://udn.com/news/story/10930/3756187
      我的結論來自本文的第5段的文章,有2大點。首先,理想和信念  不清晰、言論與行為投機的個人、政黨乃至于(由)國家(所組成的例如歐洲聯盟)將無法取得最後的戰爭勝利,頂多在戰役上得分。有些賣國求榮的【漢奸(家屬)】還會落下千古罪人這個罵名的下場。中共也有這種背叛組織的資深諜報工作人員但是人數總是比國民黨的人數少很多。其次,大多數為國民黨工作的間諜有第一點的(嚴重)缺憾,而憑我的直覺在台灣地區搞獨立的份子會是更加的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