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閃飛彈又差點撞上高壓電塔!:美陸戰隊超級眼鏡蛇飛官回憶錄(下)

閃飛彈又差點撞上高壓電塔!:美陸戰隊超級眼鏡蛇飛官回憶錄(下)

美國陸戰航空隊的AH-1W超級眼鏡蛇是地面部隊最喜愛的空中支援,因為它的速度極快且功用極多,從刺探敵情、標定敵人、掃射伏兵到摧毀重型目標都能辦到。(Source:USMC)

編譯:李思平

這篇文章是詹姆士‧考克斯(James Cox)在2004年發表於航太雜誌(Air & Space Magazine)上的文章,文章是紀錄他在伊拉克戰爭中駕駛AH-1W參與伊拉克戰爭的過程。

上文:伊拉克上空的毒蛇:美陸戰隊超級眼鏡蛇飛官回憶錄(上)

文章來源: https://www.airspacemag.com/military-aviation/through-darkest-iraq-with-gun-and-cobra-5061785/

 

超級眼鏡蛇!你們去探路!

陸戰航空隊的超級眼鏡蛇絕對是為地面部隊探路的最佳選擇,而它們通常是以一機組(2架)為單位行動。(Source:USMC)

當塵埃落定後,我們被指派去支援伊拉克南部巴斯拉(Basrah)周遭的英軍,而當我們抵達巴斯拉時,我們先檢查城市北方是否有伏軍,而憑藉著Kujo的直覺和AH-1W敏銳的感測器,我們發現了一些藏有伊拉克軍事設備的碉堡,且還有些已經上好彈的大口徑防空砲,在安全距離外,我們使用TOW飛彈接戰這些目標,而當發現了T-62戰車時,則選擇使用地獄火飛彈攻擊它們。

在傍晚,我們也被指派去攻擊疑似被巴勒斯坦游擊隊(Fedayeen)的開會中心,而正當我們穿梭在伊拉克點燃的油田濃煙中時,大量的輕兵器開始朝我們射擊,在地上的槍口焰光清晰可見、曳光彈則劃破了夜色,從我們身邊飛過。密集的火力迫使我們採取迴避動作,並且撤退到城市西邊暫時躲避火力。

基於剛才的狀況,我們知道我們不可能大搖大擺的飛到任務地點去,因此我們改程前往去攻擊次要目標:阿拉伯復興社會黨(Ba’ath)的總部。透過FLIR,Kujo朝三座建築物發射了三發地獄火飛彈,而我的僚機則用TOW飛彈發動攻擊。而巴斯拉的任務結束後,我們再次回到了賈里巴。

兩天後,我們又回去支援我們的陸戰隊弟兄們。現在我們的陸戰隊員正在從納西里耶往庫特(Al Kut)的高速公路上移動。當我們抵達陸戰隊員頭上時,我們發現大家都停在路邊,似乎擔心前方有埋伏而不繼續往前。從前進空中管制官口中得知,陸戰隊員們需要確認一下前方的一座村莊是否安全,而直升機自然就成為不二選。

我們起初沿著高速公路的北邊飛行時,並沒有發現村莊內有任何威脅,但當我們飛到村莊的西邊時,卻發現地上到處都有黑色的痕跡,這些蹤跡顯然不尋常,然而情況並不容許我們做太多思考,因為就在那一瞬間,村莊內不知哪來的高射砲開始朝我們射擊,而我們也在無線電中大喊:「往左脫離!往左脫離!」,並且急轉彎返回陸戰隊車隊暫停的地方。

當我們抵達安全地點後,Kujo朝防空砲在村莊內的位置,使用雷射測距測得防空砲的粗略座標,接著將此座標告知前進空中管制官後,再交由陸戰隊砲兵除掉這座防空砲還有周遭的設施。

 

被兩發飛彈追殺!被高壓電線獵捕!

在伊拉克境內,常常被忽略的空中殺手就是高聳的高壓電塔以及電線,這些輸送著城市現代化血液的設施,卻是旋翼機最怕的隱形殺手。(Source:  Joel Bombardier )

在2003年4月5日,當聯軍逼近巴格達時,情勢更加的緊張,而在不清楚伊拉克守軍準備好如何「迎接」我們的情況,則更讓我們感到憂心。在消滅了庫特的守軍後,陸戰隊繼續沿高速公路開往巴格達,而我們則繼續在半空中提供掩護,即便是在夜裡。

在當天晚上,我與一位呼號為雜耍(Sideshow)的前進管制官保持聯繫,而他也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之一。此時,他所在的部隊正在接近Salamn Pak這座在底格里斯河(Tigris River)邊,距離巴格達僅有15英里的大型村莊。就在昨晚,一架陸戰隊AH-1W才在此區域撞上了高壓電線並且為墜毀,而此區的高壓電線的高度大約在350尺左右,更糟糕的是,高壓電塔和電線都變成沙色的(因為沙塵的緣故),這讓我們很難察覺到電線的存在,更別提在晚上。

為了要了解敵人的部署,我們受命偵查Salamn Pak這座村莊以及鄰近區域。我與我的僚機:Wally,隨時回報任何觀察到的情形,但我們的情資來源,主要是依靠前座的副駕駛,因為他能操作非常強大的FLIR。

我的副駕駛Kujo用FLIR找到了伊拉克人的地對空飛彈(SAM)陣地,而在與前進空中管制官連絡後,我往西邊飛,接著再將機鼻對準目標,準備開始接戰。當Kujo使用瞄準具瞄準目標,並準備使用飛彈射擊時,我右邊有兩個閃光吸引了我的目光,而當我轉頭一看時,卻驚覺那是兩枚急速朝自己飛來的紅外線導引飛彈。我馬上推桿、壓低機鼻,一路從800呎急降到100呎,並且沿路拋出熱焰彈,做出所有我在訓練中所學到應付來襲飛彈的動作。

當高度只剩100呎時,我馬上帶桿拉機鼻,但極強的衝力,卻一路讓直升機在離地50呎時才停止下降。

在做出如此激烈的動作後,防空飛彈成功脫鎖,並從50呎外飛掠我們,而這雖然令人開心,但我這時也發現我正身處在一團團高壓電線中,就好比有人在我身上倒了一盤義大利麵一樣。

根據前進空中管制官的回報,幸虧我們閃得快,因為飛彈只要在準個50尺就會命中我們,而雖然整個閃避飛彈的過程感覺像是一輩子,但實際上才過了4~5秒而已。事實上,飛彈的速度大約在2.5馬赫,而這個速度不只快到讓你沒什麼時間反應,也沒什麼時間害怕。

 

海珊總統的煙火

在4月中旬,戰爭已經接近尾聲時,我和僚機兩架AH-1W以及一架UH-1協同組成了組成「獵-殲」隊伍 (Hunter-Killer team)。我們的任務是支援正在逼近海珊總統家鄉:提克里特(Tikrit)的陸戰隊地面部隊,而當我們接近後,就收到陸戰隊正遭受敵砲兵襲擊的資訊,因此我們必須要找出敵砲兵陣地,為陸戰隊解圍。

在黃昏下,我們飛越了一片樹林,接著發現了伊軍重砲和火箭發射器,而當我們取得射擊許可後,這些曾經危害陸戰隊員的設備,已在我們數次炸射後成為燃燒的殘骸,並點亮了夜空。在除掉了敵砲兵陣地後,我們返回油彈補給點進行補給,接著在起飛,前往提克里特的西邊,支援友軍AH-1W的攻擊行動。

在那裡,有架由我的朋友Howdy所駕駛的AH-1W正在攻擊面積極為廣大的軍事基地,其占地粗估約有1000英畝。在整個基地中,除了有碉堡群以外,還有大型倉庫和強化彈藥庫,毫無疑問的,這麼巨大的軍事設施,單靠AH-1W是不可能摧毀完畢的,因此Howdy呼叫空軍支援,並使用光電頭為雷射導引炸彈提供雷射導引。

就此同時,我則飛往軍事基地的北方,並讓副駕駛可以精準的發射飛彈,攻擊強化彈藥庫的弱點。當飛彈飛入彈藥庫後,連鎖引爆的威力將彈藥庫炸成碎片,並形成了巨大無比的火球直衝入6000呎的高空。

瞬間,黑夜被照亮成白晝,而前一秒壟罩在夜色下的軍事基地,如今明亮到我能用肉眼一覽無遺,但對於敵人而言,這還不是結束,因為我們用一發發的飛彈,點燃了一座座的敵碉堡和彈藥庫,而爆炸所點燃的火球,雖然最終會形成的蕈狀雲並黯淡下來,然而每當一次的新爆炸,卻還能讓我們看見前幾秒才消失在眼前的蕈狀雲。

在任務進行一段時間後,Howdy因為油料過低而必須返回去整補,並將火協的責任交給我。在直升機上,我們使用雷射標定器為雷射導引炸彈和飛彈提供導引的服務,並且使用無線電,導引飛機進場的航向,讓他們可以正確的投彈,並且順利讓彈藥上的雷射尋標器可以找到標定點。在我們的導引之下,空軍所投射的炸彈,繼續讓眼前的軍事基地成為一片煉獄,很快的,我們的油料也出現過低的情況,而必須返回基地補給。

在加滿油並補充彈藥後,我們三架直升機再次回到原點執行原本的任務。我們兩架AH-1W都使用飛彈攻擊殘餘的碉堡,同時導引空軍投擲炸彈,而後方的UH-1則為我們提供維安。在大約導引了25枚空軍投下的彈藥後,UH-1告知我們正被敵火襲擊,而火力來源是伊軍砲兵部隊,正當我們準備脫離時,另一個伊軍防空部隊朝我們發射了飛彈,避免我們逃離他們準備已久的陷阱。

也許是純粹的運氣,飛彈並沒有命中任何一架直升機,而我們也在UH-1機槍手的掩護下,往南脫離了戰鬥位置…

 

後記:

當我回想我起我在伊拉克的一個月內,我很讚歎地發現我們單位與我個人所達成的一切。就個人層面而言,我活著回來了,即便經歷了許多極端的飛行狀況與戰況,而我也因為接受過戰火洗禮,變得更加感激生命。

在另一個較廣的層面上,我的單位雖然絕大部分是由未曾有實戰經驗的人組成,但他們在伊拉克戰爭中,卻持行了多達2023戰鬥架次的任務。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任務,因為除了飛行員要出生入死外,地勤也要拚了命才能讓直升機上天,且更了不起的是,我們單位並沒有損失任何一人。

 

(全文完)

 

上文:伊拉克上空的毒蛇:美陸戰隊超級眼鏡蛇飛官回憶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