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2019年4月奉忠專案東山首次勘紀行

2019年4月奉忠專案東山首次勘紀行

奉忠專案東山首次勘紀行  20190406-10

李 剛 在福建省漳州市東山島

2019年4月6日

      早上10時搭乘華信班機;從松山機場起飛,直飛金門尚義機場。原本規劃今年2月19日元宵節,就要展開的福建省調研,一直拖延一個半月後,一如當初的預感,終於在4月5日清明節後成行。

      來到睽違30年曾在此服役的金門外島,心中的五味雜陳,在遇見昔日戰友後,開懷暢飲了一番,才發現大家都老了,已經不再是風流瀟灑的年輕人!今天的金門也非當年的金門前線戰地,一切變的漂亮多了,像一座綠意盎然的觀光休閒島,讓人有一種恍然如隔世的感覺。

1953年7月16日東山島之役示意作戰地圖

2019年4月7日

      下午經由小三通搭乘渡輪到達廈門後,做短暫的休息,並由2016年9月先到東山島去探訪過,但未尋覓到1953年7月16日東山島戰役中陣亡官兵遺骨的台北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畢社長,居中介紹廈門友人協調後續行程安排。

2019年4月8日 

      上午直奔東山島,拜訪當地台辦黃全福副主任,他告知東山戰役年代久遠,近兩年先後數位台灣人士來訪,均無所獲;因此,尋獲可能性甚低。

        在萬般無奈下,只好請其帶往東山關帝廟(和山西解州關帝廟、湖北當陽關帝廟、河南洛陽關帝廟並稱全國四大關廟)膜拜,請求關老爺幫忙,此廟建于1387年歷史悠久,為台灣各關帝廟之祖廟,廟方林總幹事了解來意後,特別帶到一般人不能進入的神廳內圍,直接在關帝爺神桌前上香默禱參拜,然後又帶往兩座陰廟看看,並詢問工作人員,但並無任何蛛絲馬跡。接著前往二媽祖廟頂禮膜拜,祈求能順利完成任務。夜晚返回飯店後看了地圖忽然發覺飯店離海邊很近,於是順著兩公里的海堤,沿路上約七八座廟,見廟即拜,祈求神明保祐不虛此行。

2019年4月9日

       在第一天全無收獲的情況下,第二天早上就成為了最後的機會,因為這次東山的行程並非經過官方審批核准,而是私人認同民族情感下幫忙,因此只能盡個人心力。為了把握時機,請東山的文史專家陳先生帶路,就近拜訪湖尾村村長,請其介紹80歲以上的老人家,果然就馬上找到幾位,經過幾位老人家的一番討論後,村長立即帶我們前往拜訪一位薛老先生,他是當年該村負責埋葬國軍遺骸的民兵,他立即帶大家前往一處牛蛙養殖場,並指明該處葬有7名國軍官兵,另一位老婦人則說,還有兩人是一人一穴,因此實際為9人。

       離開湖尾村後,下午接著前往石浦村,由於台辦有事要忙,黃主任無法陪同,只能自行租車由文史專家陳泗樂先生陪同前往,但石浦村王村長正在開會,一等就是兩個小時,讓人急瘋了!

       因為經下午5點了,正在愁著整個下午泡湯了!沒有一點收獲時,王村長卻進來告訴我們,他們村子沒幾戶人家,人口非常有限,14年前村子審批一塊地給外商建廠時整地,卻意外挖到無主的屍堆,而且是越挖越多,沒有棺材安置,並且是一個疊一個的埋葬;再者,個個身材高大,他們當時以為是無主的祖先?也一直沒查出來源,只好大家出錢全部裝罈,共計174 罈。把祂們遷葬到村子旁邊的西山岩去集中安置,蓋了男墓女墓各一座,每年清明節就去祭拜掃墓,我們的到訪,卻意外的解開了他們全村十多年的謎團,於是當下立即驅車前往,並在墓前向國軍先烈默禱報告歸葬事宜。這下真的是峰迴路轉,突然找到174具骨駭,真的是打了一劑強心針。

2019年4月10日

        早上前往後林村拜訪老人會的林會長,他熱心的帶我們前往八尺門舊路堤防上指點,岸邊社區的大樹下葬有幾位國軍官兵遺骸。

         下午再度自行包車,前往后林村旁邊的張家村,90多歲的陳老伯,馬上帶著我們前往前坑洞山打石窟旁一處水池邊,指著後面的樹林中埋葬了幾位國軍官兵遺骸。接著又開到前坑洞水庫旁鄰近公路的高地,指點這處也葬有數位國軍官兵遺骸,然後又指著對面公路旁100多公尺處,三四樓高的大樹下有一位軍官,雙腿各帶一隻匕首,身上有東山島地圖,他是持著手槍對著自己的下巴向上開槍擊穿頭部自殺,非常壯烈,見者無不動容,因此把他獨自埋葬。以前曾經聽說過東山戰役有這樣的事情,沒想到卻真的讓我找到了,心中甚是激動。

         接著前往前何村和埕英村卻接連掛蛋,讓原本的高度期待硬是被潑了冷水,但時間有限,明天早上就要離開東山,因此趕緊前往附近的港西村,當我們向林村長表明來意後,他卻馬上帶我們到牛犢山的中馳山莊,去見山莊的老闆林董,這是他的堂叔,也是本地人,從小就聽說當地的牛犢山,是東山戰役的最大戰場,年輕時當了4年解放軍之後,退伍轉業經商,在江蘇省義烏市開玩具廠賺了大錢,為了一圓保存東山戰役古戰場的夢想,他將整座山 1300畝的地租下來,租期50年,這5年來已經每年投入數千萬人民幣來建設,現在正在建置一個東山保衛戰紀念館,今年7月1 日將開幕。

       當他了解我們的來意後,立刻表明支持的態度,也願意在今後提供各項協助,包含提供免費住宿以及辦理活動時的場地,並且馬上起身聯絡他80多歲的叔叔,開車帶我們去看村中兩處國軍官兵遺骸埋葬處,接著又上山,從戰事中交火最激烈的一、二、三號碉堡,一路介紹,直到山頂後,他下車指著遠處山頂稜線,說明當初在那裡激戰,雙方死傷慘重,後來共軍的屍體挖出來,移到烈士陵園去埋葬,國軍的卻棄置在戰壕溝內,後來上級說戰壕還是要保留,因此又把國軍遺骸挖出來,直接埋在戰壕兩旁,數量在一百具上下。另外在前方山腰處的矮樹林裡,也埋葬了十多具國軍遺骸。

       天色已晚,林董邀請留下用餐,盛情難卻只好從命,席間一位長輩提及,當時國軍要攻山頂,雙方激烈槍戰,但對於村民卻很友善,也不會去騷擾百姓,因此他們就在旁邊觀戰,看著雙方你來我往,炮火猛烈的攻擊,完全是事不關己的局外人一般,這和民國39年(1950) 康美鎮的銅缽村在國軍撤退時,全村147 名男丁慘遭拉夫至台灣而成為寡婦村,是完全不同的。

       當時因為是7月大熱天,鄉下地廣人稀,很多人都是死後屍體腐爛發臭,才引起村民注意,又因為是各村民兵自行處理轄區內的屍體,因此一直到戰事結束半個月還沒有完全處理完畢,有部分屍體甚至被野狗啃食,慘不忍睹。而因為就近處理埋葬,因此各自分散,並無完整紀錄,有些甚至就直接放在鄉下廢棄的糞坑中,然後覆土掩蓋,筆者身為軍人出身,聞此更覺得悲哀,台澎金馬有今日的榮景,但國軍先烈至今猶在他鄉糞坑遺臭,真是我輩軍人之恥辱,更何況這和原本台灣傳說的,東山島海邊挖了三個大坑掩埋國軍屍體,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

      然而東山島3天的調研總算有了初步的成果,但是港西村長的一句話卻讓他深自懊悔,村長說:“ 這兩年村子裡的長輩走了十多人,你們如果早兩年來,這事情就可以辦的更好 ”。

      另外,有一位參戰國軍發覺回到了自己的家鄉,於是回到家中看妻小,夫妻相見就沒有再隨部隊撤退,雖然躲在家中,但最後還是被揪出送去洗腦改造,另一位則是怕影響到家人而避開家門,沒有回家,同樣是近鄉情怯,但卻是兩種結局,讓人唏噓不已。

,

李剛拜訪東山島的文史工作者和當地老人。

       3天的調研結束,證明了傳說永遠只是傳說,必須腳踏實地的親自調研,才會有事情的真相,否則永遠只是空談。根據現有資料,國軍戰死約2000多人,但這次找到約3百具遺骸,東山戰役牽涉的行政村有30多個,但這次調研也才6個村,離目標雖然還有很大差距,但是最起碼我們已經邁出步伐,這次初勘的寶貴經驗,將作為下次再勘時的依據,以便盡快完成歸葬作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