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烏東戰爭中的戰車決戰:烏軍損三輛才能換一輛俄軍戰車

烏東戰爭中的戰車決戰:烏軍損三輛才能換一輛俄軍戰車

在俗稱為烏東戰爭的頓巴斯戰爭中,烏克蘭的戰車部隊在初期還能與俄軍保持一定的交換比,但到後來卻兵敗如山倒。(圖片來源:(https://goo.gl/Nnz48S )

本文節錄自波托馬克智庫(The Potomac Foundation)的「烏俄戰爭的教訓」

譯者:李思平

早在1973年的贖罪日戰爭(Yom Kippur War)中,軍方就已經知道了反戰車飛彈應用於現代戰場的威力,飛彈的射程比戰車砲還要遠,且遠距離的命中率更高,威力通常也足以一發擊毀戰車。飛彈的普及不僅意味著步兵能抗衡戰車的攻擊,更影響了戰車的生存性和為了未來戰爭而須做的改變。

在1980年代中期,俄國便大量為戰車裝備了爆炸反應裝甲(ERA),旨在有效抵抗成形裝藥類的武器,包括反戰車飛彈。在蘇聯垮台時,基本上所有的俄製主戰車(T-64、T-72和T-80)皆裝備了ERA,而作為前華約國的烏克蘭也不例外,因此,當頓巴斯戰爭爆發後,雙方的戰車防護水準都在伯仲之間。ERA可以有效攔截像RPG-7、RPG-26或9M113這種只有單顆成形裝藥彈頭的反戰車武器,但卻會被縱列式成形裝藥(HEAT,下稱縱列彈頭)所貫穿與破壞,而2014年頓巴斯戰爭爆發時,烏克蘭和俄國都已經有縱列彈頭的武器。

理論上,2014年頓巴斯戰爭(War in Donbass)可能會像1973年贖罪日戰爭一樣,防護不足以抵擋新銳反戰車飛彈的戰車將遭到擊毀,但事實上,不論是俄軍或烏軍,他們擁有的縱列HEAT武器數量都不夠,因此最主要的反戰車武器仍然是戰車上的125mm主砲。

 

烏克蘭使用砲兵反戰車

烏克蘭集中砲兵來反戰車,在初期取得不錯的效果。(圖片來源: https://goo.gl/iYxH3V )

由於缺乏反戰車武器,因此烏軍採集中火砲,並於近距離(1公里內)擊火射擊。這種戰術被證實有效,特別是與準備好的陣地搭配時,因為周遭的部隊可以保護火砲。然而,陣地內的部隊也等同犧牲的機動力,一旦陣地遭到突穿或繞越(特別是敵裝甲穿透入深遠地帶),守方將會遭逢巨大的危險。

另一方面,烏克蘭當時雖然積極向美國採購具有縱列彈頭的TOW2A以及標槍飛彈,但為了怕激化情勢,美國政府當時(2014年)並未答應。

更令情況惡化的是,在2015年2月12日簽署的明斯克II號協議(Minsk II)中,要求雙方砲兵各遠離自己防線後50公里。這種協議表面上看起來能降低緊張,但實際上卻給了侵略者機會,因為一當侵略者往前推進,守方的砲兵將來不及推進到前線,而烏克蘭使用砲兵反戰車的戰術,也因為這個協議被中斷。

 

雙方戰車實力

T-90A被拍到投入作戰之中,而在頓巴斯戰爭中,沒有證據證明T-90A遭到擊毀。

當頓巴斯戰爭於2014年2月開打時,烏軍以及分離主義分子使用的戰車都大同小異(分離主義分子宣稱是從烏軍搶來),基本上是些T-64、T-72和T-80,但到了2014年3月底,俄軍的T-72B3被拍到以鐵路運輸至烏克蘭邊境,並於2014年9月的第一個禮拜跨越邊境投入戰鬥。相較於烏軍使用的老舊T-64,早期型的T-72與T-80,T-72B3在防護力、射控和火力皆優於烏軍所擁有的戰車,且T-72B3只有俄軍才有。

此外,俄軍也在9月初投入了少量的T-90戰車,這種戰車配備了窗簾-1 (Shtora-1)被/主動防禦系統(APS),能夠干擾飛彈。根據烏軍反戰車飛彈射手在受訪時的說法,他們發現T-90周遭就像有「魔法護盾」一樣,當他們的9M113飛彈快要接近目標時,就會突然朝天飛去,或者失去控制直接墜地。飛彈有這種表現,與窗簾-1系統的干擾特徵如出一轍。

T-90的數量很少,且在運用上通常被打散並當成預備隊所用。然而T-90在頓巴斯戰爭中幾乎所向無敵,沒有任何證據證明烏軍擊毀任何一輛T-90,且它總是被當成殺手鐧使用,包括在2014年9月盧干斯克(Luhansk)、2015年1月頓內次克(Donetsk)機場戰鬥,以及在2014年9月新亞速斯克(Novoazovs’k)和2015年2月於傑巴利采韋的包圍戰中,都可以見到T-90的身影。

 

俄軍與烏軍戰車交換比

雙方起初的戰車大同小異,因此交換比差不多,但當俄軍送進新銳的T-72B3與T-90後,雙方交換比開始出現顯著差距,圖為烏軍的T-64戰車。

在戰爭初期,烏軍與俄軍的交換比是伯仲之間,但當更新的T-72B3和T-90進入戰場後,烏軍平均約損失三輛戰車,才能摧毀一輛俄軍戰車。基本上,烏軍戰車的損失提高了一倍(推測可能原先為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