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美退將:用腦袋制敵!而非只依賴匿蹤與距外攻擊

美退將:用腦袋制敵!而非只依賴匿蹤與距外攻擊

美國空軍將匿蹤視為是未來作戰非常重要的資產,但將整個機隊匿蹤化在成本上是不可行的,特別是預警機和加油機這類的支援機種。圖為海軍F-35C。(Source:LMT)

在2019年國防授權法案(NDAA)中,國會已經同意空軍取消E-8C預警機之聯合監視目標攻擊雷達系統(JSTARS)的翻新計畫,並將資金轉挹注到太空設備上,而原要取代JSTARS的先進戰鬥管理系統(ABMS)則因未知預算與部署日期,其未來不明。另一方面,國會也不允許空軍汰除17架現有的E-8C預警機,因為這些飛機仍要一肩扛起廣域監視、追蹤地面小型移動物體和空中戰場管理等任務。

但空軍為何想取消JSTARS的翻修計畫?甚至更進一步想要太除掉E-8C預警機?對此,空軍作戰司令指揮官表示之所以取消JSTARS的翻修計畫,主因在於這種預警機無法在高強度作戰環境中存活,特別是對方有完整且先進的「整合式空防系統」(Integrated Air Defense Systems,IADS)

我們都知道,超凡絕倫的態勢感知能力是美軍的王牌,更是空軍的殺手鐧,而主動捨棄此能力,意味著空軍需要從其他層面彌補,或者是認為憑藉著E-8C來提供絕大部分的態勢感知能力已經是過時的方法。對此,前空戰司令部指揮官約翰麥可洛(Gen. John Michael Loh)表示了自己的看法。

他表示,在歷史上,美國空軍可以投入在質量與數量上皆具優勢的戰機以消滅敵空中部隊,為美軍的海陸空部隊創造一個不會被敵人從空中攻擊的作戰環境,使空軍在更安全的環境下持續支援和戰鬥。這種戰術被稱為是「回滾」(Rollback),而所有的支援機種都必須在這種戰術處理後的環境下作業,倘若離開這個環境,就是讓自己處於危險之中。

回滾戰術在歷史上有很多經典案例,包括1982年貝卡谷地空戰、1991年沙漠風暴行動以及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在貝卡谷地空戰中,以色列空軍面對的是對手齊全的蘇聯式防空系統,但以空軍使用的是無匿蹤的F-15和F-16,儘管原先預期有大量損失,但在兩日的戰鬥中,對手全軍覆沒而本身無一損失。而在1991年戰爭中,由於善用戰術和裝備,原先預期每趟會有15-20%的損失率,但實際上則低於1%。

預期與實際的損失落差,在於專家用了過時的模型去預測當代的戰力,進而得出了錯誤的結果。

現今如俄國和中國這類的對手,不僅擁有了數量龐大的現代化空軍,甚至已經開始擁有起了匿蹤戰機以及長程巡弋飛彈等先進武器,甚至在思想上大量臨摹美軍,使得美軍航空器需要面對空前的威脅,特別是E-8C、RC-135空中加油機和C-130這類無匿蹤的支援機種,幾乎可確定會有龐大損失,而即便是具備匿蹤能力的B-2轟炸機,也不一定能倖免於對手的攻擊。

毫無疑問的,匿蹤和距外攻擊能力被空軍視為是參與未來作戰極為重要的資產,然而,匿蹤非常昂貴,而將整個空軍變得「匿蹤化」更是難以想像的高昂成本。

但這會不會是另一個預測錯誤?對此,空軍高層需要檢視過往這些預測失準的案例,並從中找出是否在現代預測上,也出現了盲點?

 

資料來源:https://www.defensenews.com/digital-show-dailies/smd/2018/08/09/defeating-modern-air-defenses-is-achievable-with-smart-strategies-not-only-stealth-and-stand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