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最古老的戰車作戰回憶錄:祖師爺級Mark 1車長講古

最古老的戰車作戰回憶錄:祖師爺級Mark 1車長講古

投入索姆河戰役的Mark 1「雄性」戰車,搭載2門6磅砲以及3挺機槍。(Source:Wiki)

編譯:李思平

當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各方被膠著的壕溝戰所苦時,創意無限的英國人想到了一種破天荒的新武器,為了能克服無人區(No Man’s Land)的爛泥巴,它擁有如牽引機一般的履帶,為了能挺過德軍無情的槍彈和砲火,它穿戴上了一層鉚接的裝甲,而它就是現代人所知道的戰車。

不過,當時在1916年9月投入索姆河戰役的Mark 1戰車跟今日的戰車比較起來,可說是性能低劣且完全不安全的戰爭機器。首先,它的裝甲只有6-12mm,不僅薄到會被近距離命中的步槍彈破壞,甚至在鉚接處被命中時,彈頭還會連同鉚釘一同噴入車內殺傷人員,而更悲劇的是,車內的戰鬥室和動力室是完全沒有區隔開來的,碩大的汽油引擎就橫在戰車中央,倘若有槍彈直接穿透裝甲並命中油路管線,全車馬上就會陷入大火。

在現代,輕裝甲載具往往都還有高機動力可以避開危險,但Mark 1重達28公噸的車身卻只靠著105hp的汽油引擎推動,因此即便駕駛踩足了油門,也只能擁有最高4km/h的速度。毫無疑問地,待在這種戰車內的風險其實不亞於在外面用跑的,任何膽敢自願在此車上服役的人,更是勇者中的勇者。

只是,所有曾經操作過這種戰車的人都已經作古,我們只能透過戰史和口傳歷史來了解這些戰車兵的生活,而很幸運的是,有一位英國第一批戰車車長的女兒還活在這世上,而從她的口中,也得已讓我們窺探當年戰車兵乘著戰車投入戰爭的一隅。

 

戰車兵的元祖學長:莫爾提默上尉

哈羅德‧莫爾提默上尉(Captain Harold Mortimore)。(Source:http://tank100.com/headline-news/tank-men-harold-mortimore/)

哈羅德‧莫爾提默上尉(Captain Harold Mortimore)是世界上第一批戰車兵,也是少數擁有殊榮能指揮人數多達8人的Mark 1戰車投入作戰的幸運兒,但莫爾提默能成為戰車兵其實純屬巧合。在成為戰車兵以前,他正在皇家海軍航空部隊受訓,但因為技術不純熟且當時飛機難以駕馭的緣故,在訓練場就把一架教練機給撞壞了,此後,莫爾提默對飛行產生了恐懼感,而他也想盡辦法要讓自己的雙腿待在地面上。

據他的女兒提莉‧莫爾提默(Tilly Mortimore)回憶道,父親說沒有什麼比這件事情更可怕了(待在航空隊內),而當有人來問是否自願參與一個祕密計畫時,莫爾提默馬上舉手,因為這顯然是離開航空隊最好的機會。要不是出自於對飛行的恐懼,莫爾提默也不會選擇踏入這段未知的旅程,而他渾然不知的是,這個祕密計畫將使他名留青史,因為自願投身此計畫的人將成為第一批的戰車兵。

莫爾提默和其他數百個人在1916年4月開始展開密集訓練,當時的Mark 1的自動化程度非常低,戰車光是要移動就必須靠4個人合力完成,駕駛、車長和兩名變速箱士。駕駛負責操作變速箱和轉向的正駕駛,車長負責指揮方向以及煞車,而兩名變速箱士,分別負責處理兩條履帶的第二檔位,以及維護引擎運作,倘若引擎在行動中熄火,就必須用手搖曲柄使其重新發動。

在作戰期間,戰車還必須額外編制4名射手,他們必須操作4個射手席上的武器,因此我們可以想見,這種戰車的指揮管制有多麼複雜,且戰車內的溼熱以及顛頗和吵雜,更嚴重減損了戰車兵作戰的效率,並讓車長的指揮效能趨近於零,但作為操作新武器的先驅,莫爾提默和同袍們必須承擔這些令人不快的地方,而他們的經驗也將成為後世改進戰車的重要基礎。

在經過了4個月的集訓後,化名為「水箱」(Tank)的戰車在1916年8月正式送往法國,並在9月時初次投入實戰應用之中,而這也是莫爾提默首次在這輛鋼鐵怪物中見識到戰爭。

 

短暫的戰鬥經驗

(Source:作者繪製)

當時的戰車部隊通常會被賦予協助步兵突破敵防線,接著掃蕩敵壕溝的任務,而莫爾提默與他的D1「蠻勇之人號」(Daredevil)則被賦予了掃蕩戰壕內德軍機槍陣地的任務,因為此陣地對具有戰略意義之樹林造成危害。在當時的編制上,通常是三輛戰車作為前鋒,而後方跟著負責戰壕掃蕩的步兵以及一大群預備隊,但在9月15日這天,另外兩輛戰車因為機械問題而無法參與攻擊,因此只有蠻勇之人號投入攻擊行動中。

莫爾提默的蠻勇之人號是Mark 1「雌性」戰車,也就是搭載了4挺.303維克機槍和1挺霍其斯基機槍的版本,利於掃蕩步兵,而原版的「雄性」戰車則搭載2門6磅砲以及3挺霍其斯基機槍,利於清除陣地。但莫爾提默在作戰時也發現,造成重大戰果地的其實不是戰車的武裝,而是心理作用,因為在逼近壕溝的過程中,莫爾提默可以從觀察窗中看見德軍只不過看到戰車一眼,接著就轉頭拔腿狂奔。

在戰術上,蠻勇之人達到了它應有的作戰效能,它憑藉著可以橫越爛泥的機動力和頂住機槍火力的裝甲,驅趕了不知要付出多少人命才能奪取的機槍陣地,但在不久後,落在附近的英軍砲兵彈幕竟然破壞了戰車的轉向機構,並讓車上8個人都受了輕傷,而癱瘓的蠻勇之人號也被棄置在戰場上,等待英軍前來回收。

而莫爾提默在離開戰車部隊之後,又曾在服役期間被毒氣攻擊兩次,最後醫療後送回國。

 

後記與戰車集中運用思維

提莉回憶,父親並不常提及服役間的故事,而上述的也只是他在軍旅生涯中的鳳毛麟角,但父親確實曾經提過戰車不應該被如此分散地運用,而是應該組成大部隊,如此才能發揮戰車部隊的實力。

就以這點來看,莫爾提默認為的戰車應集中應用這點正是「裝甲兵之父」富勒(J.F.C Fuller)少將所提倡的,但真正有機會能率先將此思維發揚光大的將不是英軍,而是在二戰中發起閃電戰的德軍。

 

資料來源:http://tank100.com/headline-news/tank-men-harold-morti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