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為何蘇聯戰車排是「三輛打一輛」的特殊集火戰術?

為何蘇聯戰車排是「三輛打一輛」的特殊集火戰術?

作者:李思平

若單看數據,西方的戰車完全不是蘇聯的對手,但是單看數據本身就是一種迷思,而M60和T-62就是最好的例子。

蘇聯70年代以前所製造的戰車往往在火力、機動性、裝甲等各項表現上都優於同期西方的對手,例如蘇聯在1975年時,數量最龐大的主力戰車是T-62,它搭配有115mm滑膛砲、砲塔正面防護達242mm RHA,且車身極為低矮,而當時美軍的主力仍然是M60A1戰車,雖搭配105mm線膛砲、砲盾正面防護略超過250mm RHA,但在廣大的平原上,M60A1較高大的身形讓自己處於不利的局面,不僅比較容易被發現,也比較容易被命中。

不過,現實跟數據總是有落差的,因為戰場絕對不是平坦的競技場,而是充滿變因的複雜環境,且西方也在1973年贖罪日戰爭中,觀察到蘇聯裝甲部隊的訓練方式與觀念和西方裝甲部隊的不同。

 

火砲的精準將影響戰術:不是口徑大就有用

以T-62使用的U-5TS 115mm滑膛砲來說,它在搭配BM-3鎢合金APFSDS時可以在2公里穿透270mm RHA,因此可以輕易地在正常交戰距離上摧毀M60A1戰車,且精準度在當時來講還算可以接受。在搭配APFSDS時,U-5TS可以對2,000m外的M60A1首發命中率取得36%、第二發命中率取得51%,1,500m外首發50%、65%的第二發命中率,而當距離拉近到1,000m時,則可以取得79%的首發命中率、84%的第二發命中率。

相較之下,M60A1的M68 105mm線膛砲主流彈種是M329A2 105mm APDS,它的穿透力在2,000m時只有225mm,並不足以貫穿T-62砲塔正面,甚至可能會被底盤的大弧度彈開,而它在2,000m的首發命中率為36%、1,500m為55%、1,000m為86%,雖然比U-5TS高一點,但是整體來說並不出色。

然而,蘇聯當時的火砲雖然比較優秀,但戰車兵的訓練卻不比北約來得扎實,因此M60戰車可能在1,500m獲得50%左右的命中率,但蘇聯戰車兵的表現卻遠低於如此。為了彌補這個劣勢,蘇聯要求自己的戰車排採用一種特殊的集火戰術,目的在於確保火砲的命中率。

 

特殊的集火戰術

當戰車排接戰時,排長可能會要求全排(3輛)對同一個目標射擊,以求首次攻擊就擊毀目標,接著逐次攻擊其他目標,這種攻擊方式能快速降低對方火力的密度,而加上裝甲洪流的特色就是戰車多,因此即便使用這種火力分配模式,北約方的戰車還是可以「平均地」被攻擊,而漏網之魚也很快地也會被原本正在攻擊其他目標的戰車,在第二波射擊中消滅。

不過蘇聯沒有機會在歐陸做這種驗證,而在1973年贖罪日戰爭中,以色列也憑藉著優異的車組員素質、生存性高的戰車贏得了戰鬥,儘管中東諸國操作的是更優異的蘇聯戰車,且數量遠比以色列要多,但實戰證明這種火力分配模式如果沒有優秀的車組員,依然沒辦法發揮作用。

另一方面,為了避免戈蘭高地上,105發射的APDS被T-62彈開的事情發生,北約迅速將M392系列APDS汰換成新彈種,例如英製的M728 APDS和美製M735鎢合金APFSDS。M735在2,000m處可以穿透300mm RHA,且可以避免被T-62的裝甲彈開,從而大幅增加了致命性。

 

設計缺陷限制了戰術彈性

在通識來說,地面上的直射武器強調仰角會大於俯角,因為砲彈如果要打遠,提升的必然是仰角,且增加俯角也會導致車身變高,而這是蘇聯設計師所不樂見的。為了壓低車高,蘇聯的戰車的仰角雖有+18度,但是俯角只有-5度,而M60A1戰車的仰角有+19度,俯角竟然深達-10度,假如以平原的角度來說,M60A1的俯角並沒有太大的意義,但是現實的戰場上卻大大的幫助了M60,並痛擊了T-62。

在採取底盤掩護陣地時,M60A1擁有比較具有彈性的陣地選擇能力,並能從T-62難以觀察/攻擊到地形伏擊(或是發動火力攻擊也可以),而以火砲威力來說,T-62雖然較占得上風,但是起伏的戰場可能迫使T-62必須爬到更平坦的陣地才可能順利瞄準目標,從而限制了陣地選擇彈性。換句話說,T-62有時必須犧牲自己火砲射程的優勢,反而讓自己進入了與M60A1平等的態勢。

上列的兩個討論雖然很簡單,但是我們卻可以看見數據絕對不是決定武器勝負的關鍵,事實上,如何應用以及是否適合戰場才是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