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值得介紹的二次大戰史書 消失的200萬人

值得介紹的二次大戰史書 消失的200萬人

灰飛的存在

王佐榮

1995年,007系列電影《黃金眼》(GoldenEye)上映。片中反派角色原英國MI6情報員006亞歷克特里維廉(Alec Trevelyan)企圖攻擊英國。當龐德質問006為何變節時,他表示其父母原本是「哥薩克志願軍團」志願軍,為打倒蘇聯的暴政投效德軍部隊;然而戰爭結束英國將所有部隊及家屬全數送返蘇聯,導致他父母自殺身亡而006也成為戰爭孤兒。在欣賞電影當時原本以為這是段虛構的故事,但也從此展開筆者追尋德軍外籍兵團「謎樣部隊」的旅程。

圖:1995年上映的007系列電影《黃金眼》(GoldenEye)

圖:電影中006亞歷克特里維廉父母原本是「哥薩克志願軍團」志願軍的情節是真正的歷史。

在二戰德軍部隊中有一支超過200萬人的外籍志願軍,來自40多個不同的國家、橫跨歐亞非三洲、軍種遍及德國陸海空三軍。是什麼樣的動機可以讓數百萬青年志願加入他國部隊,在異鄉的土地為他人作戰?是財富?是權勢?或只是愚蠢?其實,這200萬大軍,同時也是200萬長期被壓迫的人民。德國外籍志願兵團參戰主因如下:

一、意識型態。一戰後,歐洲各國無論戰勝國、戰敗國其實都是兩敗俱傷。在財富集中於少數人的資本主義、1917年爆發的共產主義浪潮之後,實施國家集權的法西斯主義興起。在當時的社會背景下,人們既厭惡資本主義的「合法豪奪」,更恐懼蘇聯共產主義造成的「民不聊生」,因此國家社會主義的經濟政策加上強人魅力領導的法西斯主義成為第三種選擇,許多人都認為這是解決資本主義不公與蘇聯共產主義不義的萬靈丹。德軍外籍兵團中歐洲各國志願軍大多屬於這個範疇。

在二戰後,因為德國的戰敗,法西斯主義成為過街鼠輩,然而在1930年代的確風靡各國。即使在戰後,法西斯主義並未全然消失,西班牙、葡萄牙、拉丁美洲、南美洲、非洲各國,甚至東亞國家乃至於解除戒嚴前的台灣依然是強人統治的天堂。法西斯主義只是換成「軍政府」或「強人政治」等新名詞而已。

二、反「布爾什維克」共產主義。在俄國大革命之初,各國知識份子一度其視為「顯學」,連東方的日本、台灣、中國也不例外。不料, 1921年蘇聯開始政治上「大整肅」、經濟上「集體農場」制度、史達林一人獨裁專制、秘密警察恐怖濫權,結果造成千萬人被屠殺與流放、更有3,000萬人被活活餓死!德軍外籍兵團蘇聯各加盟共和國志願軍的參軍大多肇因於此。

三、宗教迫害。東方人受儒佛思想影響,對宗教的感受與排他性較為淡薄;但對基督教文明(羅馬天主教、基督新教、東正教)、伊斯蘭教文明以及猶太教而言,其重要性則高過一切,例如至今在加薩走廊就不時兵戎相見傷及婦孺。因為宗教上的理由遭受迫害,甚至遭到蔑視或不平等待遇成為精神上的重要反抗力量。篤信伊斯蘭教與天主教的龐大志願軍參軍主因屬於這個範疇。

四、獨立建國。在一戰前帝國主義橫行、一戰後「民族自決」未獲落實的狀況下,歐亞各地均出現短暫獨立後立即遭血腥鎮壓的悲劇。當德國軍隊將之前蠻橫佔領者驅逐出境後,獨立建國的理想再度露出一線曙光。亞洲與蘇聯各加盟共和國的志願軍大多因此參軍作戰。

德國外籍志願軍參戰雖然主因各異,但當時的德國外交部長里賓特洛普貢獻極大,他不僅與各國異議人士合縱連橫,同時爭取到伊斯蘭胡賽尼大教長與基督教會的部分支持誠屬不易。另一方面,志願軍中超過半數來自前蘇聯紅軍戰俘。雖然是德國招降政策奏效,但史達林在1941年8月16日發佈的《207號令》更是讓蘇軍570萬戰俘憤而改幟!因為該命令中表明只要在戰鬥中被俘,不論原因就是叛降,其家人需連坐處死!

德國部隊的編制極為龐大,每個部隊就是一個獨立的經濟體。本書所述各國外籍兵團為200萬人,但數字所指為「戰鬥人員」。在戰鬥人員之外,德軍部隊中還有「專門技術人員」編制,包含翻譯、醫療、獸醫、文書、伙食、工程等等種類繁多,如果將這些男女老少的「志願者」(德語:Hiwi)以及各蘇聯共和國志願軍隨行家屬加總在內,其人數恐將突破400萬大關。另外,瑞士(800人以上)、瑞典(500人)、盧森堡(3,000人)、捷克(無法統計)、斯洛維尼亞(6,000人)等國志願軍因為被編入黨衛軍「維京師」、「北方師」以及其他黨衛軍師級部隊無單獨戰史,因此不計入本書內容。

同時,本書也是一部「被壓迫民族歷史」。人類唯有相互尊重各自的宗教、文化、人種、思想方能異中求同避免戰爭與衝突。筆者在撰述此書時心情無比沈重:志願軍每個人都身負極大的「家破人亡」背景,唯一的心願是寄望在德國勝利之後能夠達成當今看來「理所當然」的理想。為了這個願望,他們毫無所求的拼死戰鬥,甚至在戰爭結束前的最後一刻,志願軍依然繼續頑強抵抗。因為他們知道無法見容於戰後的世界,他們的生命將隨著戰火而灰飛湮滅、他們的名字將隨著勝利者的歷史永世塵封。

德軍外籍志願兵團由於德國的戰敗,下場是在戰後受到母國的審判、流放、報復甚至集體屠殺。各國均將這段歷史視為「國恥」隱而不談,因此志願軍人數一直無法詳實統計,在此務請讀者諸君不要執著於數字多寡,反而是用心體會70多年前這些無怨無悔為自己的信念與民族付出生命及熱血的偉大情操,以及他們在歷史狂潮中最後的模糊身影。

圖:於1944年月華沙起義事件中,哥薩克志願軍和德軍聯合鎮壓波蘭反抗軍。

Bosnia and Herzegovina 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

波士尼亞位於巴爾幹半島,東有塞爾維亞,西北被克羅埃西亞所包圍。1377年曾獨立成為波士尼亞王國,但在百年後成為鄂圖曼土耳其的一部分。在這段時間,波士尼亞人均成為穆斯林,享有優於境內信奉東正教的塞爾維亞人無法企及的權利。土耳其統治到1908年為止,波士尼亞成為奧匈帝國的一部分,此時境內佔人口數近40%的塞爾維亞斯拉夫族開始反抗,塞爾維亞人為求獨立在首都塞拉耶佛暗殺了來訪的奧匈帝國皇太子斐迪南大公,直接造成1914年一次大戰的爆發。

在一戰之後,奧匈帝國瓦解,波士尼亞成為南斯拉夫的一部分,篤信回教的波士尼亞穆斯林與篤信天主教的克羅埃西亞人成為斯拉夫族眼中的異教徒,受到清算與歧視。1941年4月1日,「克羅埃西亞獨立國」成立並與德國建立盟友關係,該國除了克羅埃西亞以外也包含了波士尼亞領土。於是,波士尼亞的穆斯林在耶路撒冷大教長胡賽尼號召之下,1943年3月5日,在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Bosnia and Herzegovina) 地區正式成立「波士尼亞志願軍」。

圖: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位置圖

黨衛軍「波士尼亞志願軍」於1944年6月改名為黨衛軍第13志願山地師「漢查爾」,由於強烈的宗教與民族意識,凝聚力極高,同時又有胡賽尼大教長的支持,因此成為一支非常強悍的軍隊。該師其後也收編了短暫成軍的黨衛軍第23志願山地師「卡瑪」。黨衛軍第13志願山地師「漢查爾」的任務在於掃蕩由狄托所領導的南斯拉夫共黨游擊隊,由於雙方千年來的仇恨,互相都是以極為殘酷的「種族滅絕」方式對待敵方。這樣的狀況直到1992年4月7日爆發的波士尼亞戰爭未曾改變。

黨衛軍第13志願山地師「漢查爾」士兵身著標準黨衛軍軍服,而在其右方領口上有著「Handžar」(穆斯林彎刀)標誌,這也是 該師「漢查爾」名稱的由來。成員除作戰時戴鋼盔之外,一般均頭戴灰綠色「Fez」(土耳其毯帽),正式場合時則改為暗紅色。該師除不斷與南斯拉夫境內游擊隊作戰外,還參與了1945年3月6日於匈牙利境內抵禦蘇軍的「巴拉頓湖之役」。其後撤守德國境內,在5月12日對英軍投降,然而有些成員仍持續戰鬥到18日為止。投降後該師成員被英軍遣送至南斯拉夫,在狄托共黨政權主導下集體遭槍決。近年來已陸續發現數個千人至兩千人的屠殺塚。

圖:胡賽尼身兼耶路撒冷大教長、遜尼派最高領袖、穆斯林最高評議會議長、大巴勒斯坦總統,其地位等同於天主教世界的「教宗」。更何況在穆斯林世界中遜尼派佔了將 近90%,德國獲得胡賽尼的支持自然在回教世界裡就得到廣泛認同。

圖5:黨衛軍波士尼亞志願山地師的士兵正在閱讀宣傳手冊,該手冊名為「伊斯蘭與猶太教」。該志願軍部隊除了反共產主義、反斯拉夫人統治之外,反猶太主義也是其中極 為重要的意識型態。

India 印度

德國印度軍團(Indian National Army INA)的出現其實完全與印度民族獨立運動領袖、印度臨時政府領導人、印度國民軍最高指揮官鮑斯(Subhas Chandra Bose)有關。在現今的印度,鮑斯與甘地、尼赫魯被譽為印度獨立運動的三大領袖。鮑斯原本認同甘地的和平獨立運動,但是遭到英國政府打壓後轉為激進派。

1941年4月,趁歐戰爆發之際鮑斯輾轉來到柏林,並會見德國外長與希特勒。會中決議除了成立印度語廣播電台之外,「印度軍團」

的概念也首度被提出。接著,鮑斯開始前往各處戰俘營會見在北非等地遭俘虜的印度籍戰俘,並且遊說他們加入「印度軍團」。德國雖然在1942年1月就宣佈即將成立這個軍團,但是正式成軍要直到該年的5月。其最大原因在於,當時「英屬印度」僅是一個地理概念,其地理範圍包括了現今印度、孟加拉、巴基斯坦以及尼泊爾;而宗教上則包括了回教、印度教、錫克教等複雜因素,因此要成立一個軍團必須有多方考量。

「印度軍團」最初創立的構想是希望能空降到中東地區,由此做為前進基地進攻印度達成驅逐英軍目標。然而由於日軍在1942年於東南亞地區軍事上的成功,讓這個構想變成捨近求遠。特別是當鮑斯在1943年返回遠東地區親自統御「印度國民軍」進軍緬甸之後,德國「印度軍團」於4月份進駐荷蘭、9月開始長期駐守英法海峽沿岸,成為德國防守「大西洋長城」部隊的一部分。

1944年6月6日,盟軍展開諾曼第登陸戰。此時「印度軍團」駐守在波爾多地區的拉卡諾(Lacanau),到了8月15日軍團開始後撤回德國準備進行本土保衛戰。在此撤退路程,「印度軍團」數度與法國正規軍與游擊隊遭遇並進行戰鬥,直到11月才順利抵達阿爾薩斯。

其中「印度軍團」第2營部隊先前派駐在義大利,結果在1945年初與英軍第5軍遭遇,其後且戰且退之下戰至終戰之日對英軍投降。而「印度軍團」的主力部隊一直在德國西部境內抵禦英美聯軍,在終戰之日將屆之時他們打算逃到瑞士阿爾卑斯山區,然而在途中遭美軍部隊截獲俘虜。

戰後,「印度軍團」全數被交送英軍,接著被遣返印度受審。然而在1941年印度國大黨就曾明言「有限度支持」該軍團,因此成員都被無罪開釋。

 

圖:1942年5月,柏林。「印度軍團」成軍典禮上,部隊指揮官克拉伯中校(Kurt Krappe,右二)與鮑斯(Subhas Chandra Bose,右一,1897年1月23日-1945年8月 18日)。鮑斯為印度國大黨主席、印度臨時政府主席。在德國創建「印度軍團」之後,1943年返回東亞協助日軍創立了「印度國民軍」並任最高指揮官。「印度國民軍總數超過6萬人,主要在緬甸印度邊境一帶作戰企圖攻佔印度。在日本戰敗後,鮑斯於轉機返回日本途中,座機墜毀於台北松山機場身亡。

二次大戰時的印度國民軍最高指揮官鮑斯,被認為是現在印度三軍的創始人;與甘地、尼赫魯並列為印度獨立運動的三大領袖之一。

 

圖:1944年2月10,法國 海岸線。原本被組織 用來反攻印度的「印 度軍團」,由於領導 人鮑斯回到亞洲配合 日軍建立「印度國民 軍」出征印緬,軍團 在1943年9月陸續被 派駐在盟軍可能反攻 登陸的法國海岸。圖 為「大西洋長城」最高指揮官隆美爾元帥 由部隊指揮官克拉伯 中校(右四)陪同視 察該部隊情形。

 

圖8:1944年3月21日,法國海岸線。部署在「大西洋長城」波爾多地區拉卡諾的MG-42重機槍碉堡陣地。圖中的「印度軍團」士兵正密切注意海岸線的動態。

 

Kalmykia 卡爾梅克

卡爾梅克共和國位於俄羅斯聯邦西南端,東鄰裏海,首府埃利斯塔(Elista),至今尚無法獨立建國。其人民為蒙古族一支,同時信奉藏傳佛教,也正因如此在帝俄時期及蘇聯時代都受盡欺凌甚至刻意遭滅絕種族。

圖:卡爾梅克位置圖

在帝俄時期,游牧民族的卡爾梅克人成為次等民族,並被強迫改信仰東正教以及強制徵兵。到了18世紀中葉俄國女沙皇葉卡捷琳娜二世時代,乾脆廢除卡爾梅克汗國強迫其人民定居以便控制。1917年俄國大革命時,卡爾梅克加入保皇黨的「白軍」陣營,1921年俄國內戰結束後遭蘇聯整肅處決一萬人。這對人口區區十萬餘人的卡爾梅克而言是不可承受之重!因此,許多難民與流亡人士相繼逃往歐洲。1931年史達林在卡爾梅克實施集體農場制度,同時大量毀壞佛寺流放喇嘛到西伯利亞,在1932年~33年的「蘇聯大飢荒」中就有6萬人餓死。

在上述背景之下,1941年6月德蘇戰爭展開時,流亡海外的卡爾梅克人聚集在柏林成立流亡組織,積極協助德國希望驅逐蘇聯統治。在1942年7月當德國軍隊進入蘇聯卡爾梅克自治共和國時,德軍部隊當中就已經有卡爾梅克人志願隨軍參戰。8月15日,德軍佔領卡爾梅克全境之後,立即廢除集體農場制度、重建佛寺並允諾戰事結束協助獨立建國,這些措施讓數百年來受到壓迫的卡爾梅克人心生一線希望。

1942年9月,曾居住於首都埃利斯塔的德國「阿勃韋爾」(Abwehr)情報機構人員維畢爾上校(Otto Verbier,1900年11月2日-1944年7月)又稱「道爾博士」(Dr. Doll),奉命籌組「103特種部隊」,規模為一個營的兵力。最終,隨著卡爾梅克志願軍不斷增加,兵力達到5個營的編制,人數超過5千人,以當時卡爾梅克成年男子人口來看可謂十分驚人。前來參軍的卡爾梅克人甚至自備馬匹與武器加入德軍,足見對蘇聯的厭惡;但這也造成1943年蘇聯重新佔領卡爾梅克後的民族大浩劫。

「卡爾梅克騎兵軍團」在1942年間主要任務在於維持境內治安與確保德軍補給線,1943年蘇軍大反攻該軍團隨著德軍逐步撤守。其後,「卡爾梅克騎兵軍團」於聶伯河沿岸、高加索境內、亞速海、烏克蘭都曾與蘇軍發生激戰。在戰爭結束時,該部隊分別駐守於西利西亞與克羅埃西亞,對美軍投降後遭全數送返蘇聯面對悲慘命運。

圖10:在卡爾梅克一帶,居民最好的交通工具不見得是現代化的器具。傳統的卡爾 梅克人依然喜歡過著逐水草而居的生活,然而1930年代史達林的政策卻強迫 改變該民族千年來的生活、文化傳統。圖為在駱駝上的卡爾梅克士兵。

圖:「卡爾梅克騎兵軍團」成員的用餐時光。在1943年12月27日,當蘇軍反攻重新佔領卡爾梅克全境之後,蘇聯無預警的展開報復行動。蘇聯內務部將該地區的全數人民、甚至是蘇軍部隊中的卡爾梅克籍士兵在24小時之內用火車強制移送西伯利亞等地區流放,並破壞才重建不久的所有佛寺。遭流放的卡爾梅克人達到93,139人,嚴寒的 運送過程與殘酷的集中營造成半數死亡。1956年卡爾梅克人被平反重回家鄉時,所有土地房產已被俄羅斯人佔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