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從美國南北戰爭看國共內戰

從美國南北戰爭看國共內戰

美國内戰資料~同學們参考。這篇文章應該可以做為國共兩黨的借鏡戰爭沒有贏家,英雄無關成敗       

美國南北戰爭(American Civil War,1861-1865)中,1865年初南方軍即將失敗之前,有人提議化整為零分散到老百姓家裡去,進入山區開展遊擊戰。當時南軍最高統帥羅伯特•李(Robert E Lee)將軍堅決不同意,他說:戰爭是軍人的職業,我們要是這樣做,就等於把戰爭的責任推給了無辜的老百姓。我雖然算不上一個優秀的軍人,但我絕不會同意這樣做!    

南軍最高統帥羅伯特•李(Robert E Lee)將軍   

美國南北內戰後期,南方聯軍敗局已定。著名的南方聯軍司令李將軍面臨著是投降還是繼續抵抗的問題。作為畢業於“西點軍校”、視軍人的榮譽比生命還重要的李將軍,他的內心是寧願戰死沙場也不願意投降。此時,高傲的南方軍隊和人民中出現一種呼聲,主張不投降,在將軍的領導下,把南方的婦女及青少年也動員和組織起來參加戰鬥,進行遊擊戰即人民戰爭,把南方變成人民戰爭和游擊戰爭的遼闊戰場,把北方軍隊拖進游擊戰的蒼茫荒野中,這樣堅持到最後有可能把北軍拖垮,反敗為勝。       

對此,李將軍毫不猶疑地拒絕了,他認為,戰爭是軍人的事情,戰爭有戰爭的規則,絕對不能讓婦女兒童參加到戰爭中來,更不能讓婦女兒童搞什麼遊擊戰爭。如果沒有前線和後方,到處是戰場,如果婦女兒童拿槍參戰,那是對人民的生命不負責任,那是軍人的恥辱,也破壞了戰爭的規則和目的。何況,婦女兒童等平民打游擊戰,那他們就成了軍人,他們就會招致槍殺和瘋狂的報復,作為捍衛軍人的職責聲譽和人民生命的軍人來說,那是絕對不可以的,這與日本曾經有過的“玉碎”的做法和價值觀,構成了極大的反差。     

在阿波馬托克斯,兩位美國內戰中最偉大的將軍見面,左側是穿著士兵服,鈕扣沒有扣上,也沒有帶指揮刀的北軍格蘭特將軍;右是穿著全新的軍裝,挎著鑲嵌寶石指揮刀的南軍李將軍。

在阿波馬托克斯,兩位美國內戰中最偉大的將軍見面了。羅伯特•李穿上了披掛全新的軍裝,挎著鑲嵌寶石的指揮刀;格蘭特穿著士兵服,鈕扣沒有扣上,也沒有帶指揮刀。格蘭特眼看著英勇的對手,心情悲哀而沮喪,這是英雄惜英雄的感情。因為不願導致對方難堪,格蘭特將軍特意低調處理受降事宜,在一家私人住宅裡進行的簡單受降式上,他對李將軍畢恭畢敬,寒喧了好久,遲遲不願提及投降一事。他還特別提到十多年前他們在墨西哥戰爭時的短暫相遇——李將軍偉大戰略家的卓著聲譽,正是在那大戰爭中初露鋒頭的。最後,還是李將軍主動提出投降一事,格蘭特將軍淡化地說一切事宜如議。       

李提出他的部下早已軍糧告罄,格蘭特吩咐將二萬四千份軍糧送到降後的敵營,李又提到南方士兵的座騎均屬個人所有,訊問是否允許他們各人擁有馬匹時,格蘭特說,讓所有的人都牽上一匹馬,士兵、軍官都一樣,他們需要馬匹去耕種土地,若有南方士兵認領馬匹者,他將命令部下不作任何阻撓。儀式結束後,格蘭特下令聯邦部隊不許慶祝,因為邦聯將士“也是咱們的同胞兄弟了”。       

美國歷史上最重大的地理、政治、理念紛爭在歷經四年苦戰,損耗了十多萬生命之後,就這樣靜悄悄、簡簡單單地結束了。       

在人類歷史長河中,雖然也有司馬懿下令三軍給諸葛孔明弔孝的美談,但冤冤相報,成則王侯敗則寇是主流,而且幾乎是亙古不變的定律。而美國戰後,沒列戰爭罪犯,沒開戰爭法庭,沒有一方追捕,另一方隱姓埋名四處躲藏逃亡的情況。下久,林肯政府還簽署了特赦今,南方將士全面大赦。赦令明文規定,要允許南方將士安居樂業不得搔擾。而且,為了南方將士能夠安居樂業,他們還得到與北方退役將士同等數目的安家費。事後證明,所有參戰的南方軍人真的如願,一律作為自由平等的美國公民看待,一視同仁,並沒有歧視,更沒有出現秋後算帳甚至是株連九族的事情。       

在有關投降和結束戰爭的協議書上簽完那歷史性的一筆後,李將軍拒絕了任何故舊朋友的邀請,來到了維吉尼亞州的一個的小鎮。小鎮的人民對將軍的到來熱情歡迎,他們並不把他看作失敗者,而仍然看作是將軍和英雄。後來這裡建立了一所大學,當地的人民以將軍的名字命名這所大學,並邀請將軍出任大學校長的時候,將軍答應了,在以大學校長的身份和一貫的高貴精神哺育莘莘學子的事業中走完了波瀾起伏的一生。將軍逝世後,他和他的戰馬被製成銀白色雕塑,安放在學校的大廳裡,永遠注視著學校的師生和每一位來訪者。       

如今,以阿爾伯特•李命名的學校,仍遍佈全國各州,且為數不少。很多童子軍團,也都打著李氏旗號,號召年輕一代要效法李將軍忠誠、勇敢、嚴於律己的風範。二戰結束後,杜魯門總統給予統籌歐亞兩大戰場的參謀首長聯席會主席馬歇爾(George Marshall)將軍的最高評價稱他是李將軍以來最偉大的將軍。       

維吉尼亞軍校的李氏教堂(The Lee Chapel)正廳,供奉著李將軍的漢白玉雕像,這是西方世界對軍人去世的最高榮譽。

在華盛頓的街頭廣場上,有李將軍騎著戰馬的銅像,傲然聳立;在華盛頓遠郊,離當年李將軍投降聯邦只有幾十公里之遙的維吉尼亞州勒克辛頓鎮,維吉尼亞軍校的李氏教堂(The Lee Chapel)正廳,供奉著李將軍的漢白玉雕像。雕像冰清玉潔,安詳地沐浴在神聖的光暈之中,令人肅然起敬。後來歷史學家說,李將軍的形象被後世“大理石化了”,就是這種含義。       

反而,不管在中國或台灣,我們從小到大讀到的歷史教科書上,總是貫穿改朝換代的正義與邪惡的價值評判。在〝成王敗寇〞的思想上,像李將軍這種敗軍之將,當然就是卑鄙無恥的反動派,應該徹底否定和打倒,再踏上一隻腳,叫他永世不得翻身。怎麼美國人自己卻不這樣看?       

美國南北戰爭博物館裡,客觀的介紹南北雙方的政治主張,由參觀者自己去評論。

美國南北戰爭博物館裡,那裡忠實地介紹南北雙方的政治主張,戰場、國旗、軍旗、死亡人數等,有文字也有圖像和實物,只是客觀介紹而沒有任何形式的褒眨和價值評價,參觀者可以在留言簿上讚揚北方,也可以讚揚南方,也的確有不少大概是南方籍的參觀者鮮明地表達對南軍的讚賞。而美國政府和社會從來沒有也不會把他們當做現行的反對派,而加以譴責和扣上政治不正確的帽子。

他們可以自由地表達他們對那段崢嶸歲月的歷史懷念和個人的是非評價,也可以像美國至今存在著的“美國革命女兒”這樣的團體一樣,他們的先輩是美國獨立戰爭和內戰時期的北方參加者,每年都通過活動表達他們與部分南方人完全相反的歷史懷念和價值觀念。勝利者不把失敗者稱為“某某匪幫”,沒有“勝利者書寫歷史”的話語霸權和官方的、權威的、單一的、必須全民接受認同的歷史評價;也沒有“成王敗寇”的歷史和價值觀,不以成敗論英雄-維吉尼亞小鎮人民對李將軍的態度就是最好的說明。       

南北戰爭的慘烈和死亡人數之多,是美國歷史上空前的,大多數美國人都認為這是一場美國的悲劇,他們從對內戰的研究和懷念中,得出的是永遠不讓美國再發生這樣的悲劇的結論,內戰結束後的美國的確是沿著這樣的道路發展和變化。

我們中國人或台灣人按照自己的歷史和價值觀對美國歷史的描述與評判,甚至批判政治對手已經是一種不能改變的文化,所以我們中華民族就是不斷的吵吵鬧鬧、分分合合吧!       

李將軍的銅像在維吉尼亞的小鎮、在首都華盛頓、在美國的土地上,和北方的領袖林肯、格蘭特將軍等人的銅像共在並存,向世人昭示著什麼是軍人的職業、道德和榮譽,什麼是人性和文化的高貴,什麼是偉大與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