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烏克蘭Saker無人機 

烏克蘭Saker無人機 

  在近十年來的現代戰爭中,無人機顯然已不再是專屬於大國軍隊的裝備,因為戰場上到處都是各種無人機,從經過專業訓練的戰士、到目不識丁的民兵,在稍微訓練無人機的操作後,都能將無人機投入特定軍事用途之中。會有這樣的結果,最主要的關鍵就在於微型無人機的普及化和可操作性的提升。 

 

  在無人空拍機快速發展之後,最先見到武裝化微型無人機的地方是中東戰場,因為交戰方不一定有能力負擔起先進兵器,但改裝商售無人機卻只需要精巧的手藝。透過能將畫面迅速回傳的空拍鏡頭,對目標進行監視與瞄準,接著投下事先掛在無人機上的彈械,藉此達到殺傷敵人的目的,甚至還能進行作戰損害評估。這種戰術戰法,在後來發生的幾場戰爭中也越來越完善,而到了2022年俄烏戰爭開打後,無人機戰術更因人工智慧的出現而更加昇華。 

 

  起先,無人機要透過不斷遠端遙控才能執行任務,頂多具備一定程度自主化的能力,例如自主在目標區域上盤旋等。但這樣的做法對於人員的依賴性高,且容易被外來手段所干擾,然而人工智慧的出現就是針對這兩點進行補強。在這樣的宗旨之下,烏克蘭AI開發公司推出了搭載人工智慧的微型武裝無人機系統Saker Scout 

 

 

無人機應用人工智慧的意義 

  Saker Scout是一套整合偵察與打擊的微型系統,它所選用的載台是以碳纖維為主構造,省去不必要外殼重量的穿越機(FPV,並在任務分配上分成監偵為主的母機,以及搭載彈械的自殺機,使作戰距離最大達到10公里,但真正讓這種組合發揮最大作用的,則是新銳的人工智慧。  

 

  就跟許多軍用微型空拍機一樣,它也搭載了白晝全彩攝影機以及熱像儀,可以進行全天候作戰,但透過鏡頭所得到的影像,無人機能夠自動判斷畫面中的物體並進行標定,而這背後的祕密,就在於具備機器學習能力的人工智慧,可以自主單憑畫面識別多達64種不同的目標,包括人員、民車、卡車、輕裝甲車和戰車等,大幅增加操作者的狀況覺知,且必要時還能增加識別的種類 

 

  有別於傳統精準武器使用的紅外線或雷達尋標器,這種憑藉影像進行自主導引的方式,整體用於尋標的系統大小和成本遠低於前兩者。儘管它的目標識別距離可能遜於專業的精準武器,但得益於載台的小尺寸和滯空能力,無人機得以在更隱蔽、更近的位置上進行鎖定,從而消弭了識別距離的缺點。 

 

  在操作上,當操作者收到資訊回報後,便可人力決策要攻擊哪一種目標,接著派遣自殺機自主進行攻擊。受制於穿越機的尺寸和出力,自殺機只能攜帶較輕巧的彈械,實戰經驗已經證明,只要可精準攻擊,即便只有手榴彈的威力也能造成很大的損害,除了人員、後勤資源和無裝甲的卡車容易受到破片殺傷外,許多重要的設備,例如雷達車、電戰設備甚至裝甲目標上的電子系統等,也都會因為破片而損毀。 

 

  不過,Saker Scout並不只單打獨鬥的系統,它本身除了是一個系統外,也能跟烏克蘭軍使用的戴爾它戰場管理系統(Delta)整合成為超系統(Systems of systems),使狀況覺知與戰力最大化。 

 

 

利用人工智慧抗干擾 

  俄烏戰爭是歷史上迄今應用電子干擾技術最先進且次數最頻繁的戰爭,同時雙方也不斷運用各種手段反制無人機、干擾對方的通訊和精準武器使用。在目前反制無人機的途徑上,第一種就是使用現有的武器防空射擊,第二種是專業防空武器,第三種則是電子干擾,而其中電子干擾為微型無人機至今難以突破的障礙,除非敵人使用的系統數量不足。 

 

  然而,如果受到敵人的大範圍電子干擾,無人機也並非完全無應對之道,而Saker Scout上搭載的慣性導航系統以及人工智慧的整合之下,將能提供無人機各種解決方案。如果在被干擾的情況下要全身而退,或者強行通過干擾直達目標區,接著再使用人工智慧自行識別目標,甚至設定自行開始接戰。 

 

  儘管干擾方可以在察覺遮斷電磁訊號無效後,切換成強行控制使至迫降的功能,但一次群體出擊的無人機將使干擾方無法全數強行干擾,且得益於無人機本身的人工智慧決策能力,即便母機遭到干擾,其他自殺機也能自行飛抵目標區執行任務。 

 

  在可見的未來,這種人工智慧的應用將會越來越普及,而在電子干擾越來越普及的戰場,人力下令殲敵的時機可能都是在無人機出發之時,剩下的全部由人工智慧代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