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2016牟10月0日青年日報社論:實兵實彈操演淬煉 塑建有效嚇阻戰力

2016牟10月0日青年日報社論:實兵實彈操演淬煉 塑建有效嚇阻戰力

 
 國軍第4作戰區自17日起一連3天,在屏東枋山訓場舉行「年度重砲射擊訓練」,驗證砲兵部隊訓練成效與火砲妥善情形,期間並邀請地方鄉親與仕紳,實地觀看訓練過程。參演部隊以敵犯臺登陸作戰想定,依序實施各項火砲射擊課目,熟練的動作與精確命中率,除使國人見證國軍部隊的精實戰力,也再完成了一次成功的全民國防教育。
 
 為兼顧環保與降低對地方的影響,此次年度重砲射擊訓練,特別改至居民較少的滿豐漁場附近實施,顯示國軍在勤訓苦練、強化戰備整備之餘,仍時刻將民眾福祉列為最優先考量。事實上,由於臺灣地小人稠,加上經濟發展帶動城市化、工業化、商業化發展,國軍在從事重要武器裝備訓練方面,長年來都必須設法克服環境的困難,並結合電腦模擬科技與其他方式,有效達成所望訓練目標。諸如155公厘以上火砲、戰車砲及精準彈藥射擊等重要訓練,更必須在兼顧降低民意反彈與戰備需求下,完成充分計畫與配套。
 實彈射擊訓練可區分為技術與戰術兩個面向。就技術面而言,主要在檢驗火砲性能、彈藥可靠度、系統穩定度,以及操作人員之技術嫺熟程度。以本次重砲射擊而言,即在磨練與驗證官兵射擊、測地、觀測、通信與火砲操作;就戰術而言,則在於強化官兵射擊指管、陣地佔領、火力分配與運用等方面能力,因此本次重砲射擊之想定,亦結合反舟波射擊,使砲兵部隊以實兵、實彈方式,訓練各階段火力運用。
 火砲射擊訓練不同於飛行器與車輛,一般而言,再先進的模擬科技,都難以複製實彈射擊過程的種種狀況,更無法讓官兵親身體會強大的聲光震撼力。因此即使受限環境條件,國軍仍然設法克服種種阻礙,採縮短距離、分批分時之方式,安排於年度各項操演實施火砲射擊;另輔以駐、基地的各項火砲操作與訓練,有效維持砲兵部隊的火力支援能力。
 事實上,年度重砲射擊訓練正是作戰區克服環境限制的具體證明。在此一訓練課目中,重點在於「練技、練膽、練心、練指揮」。反舟波射擊演習主要作為誘導整個射擊過程的輔助想定,是一項技術為主、戰術為輔的訓練;各單位配合年度其他訓練課目與駐地、專精和基地訓練,仍能不斷強化砲兵專業。這點由歷次漢光演習與年度重大實彈操演課目,即可證明國軍砲兵部隊的訓練成效。
 
 砲兵部隊如此,裝甲部隊亦復如是。現今本、外島的各項演訓課目,已不可能將戰、甲車開入都市與城鎮地區。然而,這些地點卻可能是臺澎防衛作戰的預想戰場。因此,地面機甲部隊除利用南北測考中心與三軍聯訓基地等有限訓練場域,驗證裝備妥善率及部隊技術、戰術能力,並利用各項聯合作戰演習,於海灘、丘陵、城鎮戰訓練場等環境,實施裝甲車輛駕駛或火砲射擊,以累積操作經驗與參數,再藉以修正電腦兵棋系統與虛擬實境模擬器,逐步提升訓練仿真度。
 
 此種狀況並非僅有我國如此,歐洲各國和日、韓等國,都是同樣在訓練環境限制下,必須採取「技術與戰術區分訓練」、「模擬與實兵相互輔助提升」的方式來完成。雖然無法完全模擬實戰,但仍可達到彌補訓場環境不足的缺撼。事實上,隨著虛擬實境與模擬科技的發達,包含以色列、新加坡、瑞士等國,就是透過此種方式,利用不同地貌所獲致的參數,應用於設計國內城鎮、山地、灘岸等虛擬訓練場景。
 
 即使中國大陸土地面積廣大,亦不可能完全複製其東、南部大城上海、廈門、深圳等地的作戰場景。諸如朱日河綜合訓練場等地廣人稀的高原與沙漠地形環境,雖可讓戰車縱橫奔馳、火砲任何拋射,但此種地方未來發生戰爭的可能性根本微乎其微。換言之,共軍同樣也只能磨練部隊準則應用和基本戰術,若未進行深入參數分析,能否禁得起實戰考驗,仍令人存疑。
 
 近日前南京軍區副司令員王洪光撰文批評國軍戰車部隊在漢光演習中於海灘橫向行進,並把砲口指向海面實施反舟波射擊,是「我如果作為進攻方,要不了幾砲,就能將臺軍坦克打趴在海灘上」。此種論點說法之謬誤與無知,雖不值回應,國人卻不可忽略敵人以各種心理戰亂我之企圖。
 
 綜言之,適應環境調整訓練方式,為確保部隊戰備整備之必要手段,但各類型武器之實彈射擊,絕對有其不可取代性。為了確保國軍有效嚇阻戰力,實兵、實彈演訓項目,仍需全國同胞共同支持。畢竟國家安全是所有人共同的責任,「忍一時不便,才能長保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