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羅馬鎖子甲簡史

羅馬鎖子甲簡史

文:李思平

  關於羅馬使用的盔甲與相關年份,由於缺乏實際的記載,因此只能從出土物、雕刻物與歷史事件的關聯性推測,其中陪伴羅馬開疆闢土,且從帝國之初到帝國毀滅都持續保護士兵的盔甲,則非鎖子甲莫屬。

  對於鎖子甲,由於無法得知羅馬人當初怎麼稱呼它的,事實上,古人常直接以盔甲一詞帶過,對於細節並無詳述,因此今日學者只能用拉丁語拚出「盔甲 + 環/圈」(Lorica Hamata)組成鎖子甲一稱。

  但鎖子甲到底從何而來?何時被羅馬人應用?又為何會成為羅馬持續使用的盔甲,甚至後來成為整個歐洲的主流?以下條列探討。

 

一、鎖子甲的源起與羅馬人的採用

▲伊特拉斯坎式鎖子甲是現今發現最古老的鎖子甲,可追朔隨西元前7世紀。

  歐洲鎖子甲的起源年份和確實發源文化不詳,但有可能是凱爾特(Celtic)與伊特拉斯坎文明( Etruscan)交流的產物。目前歷史最早的鎖子甲出土物是西元前7世紀的伊特拉斯坎式鎖子甲,這種鎖子甲懸掛在板甲下方作為補充防護之用,結構上是垂直懸掛,2個主環間有4個副環,主環與主環間才會做水平連結,副環本身僅作為垂直向主環間的支撐。

  而凱爾特人發明的鎖子甲則是上下左右全部緊密連結,成為了歐洲往後近兩千年的主流4 in 1構型(1主4副),而目前最早發現的凱爾特式鎖子甲是在喀爾巴阡盆地 (Carpathian Basin )出土的西元前3世紀前半葉產物,與羅馬人後來所使用的鎖子甲構型相同。

▲出土的西元前三世紀製作之凱爾特鎖子甲,使用的結構是經典的四副一主(4 in 1)構型,與後來羅馬和歐洲各文明應用的鎖子甲相同。

▲四副一主環構造,橘色是鉚接主環,銀色為一體副環。

  羅馬王政與共和初期的盔甲較接近希臘式,但融合了義大利特色,主要都還是肌肉胸甲、護心銅甲甚至亞麻胸甲等,但羅馬人的軍備在西元前4世紀至3世紀與薩莫奈人(Samnites )和高盧人(Gauls)的戰爭中發生了變化。

  在從西元前4世紀末展開的一系列羅馬高盧戰爭(Roman–Gallic wars)中,羅馬人學習了高盧人的長處與可取的科技,其中兩項構成了共和中期後軍團士兵相當標誌性的樣貌,一項是簡單實用的蒙泰福爾蒂洛型(Montefortino)頭盔,另一種就是貴族戰士所穿著的凱爾特式鎖子甲。

  羅馬人發現這種新式的鎖子甲具備他們現有盔甲所沒有的優點,故羅馬人開始複製這種新式盔甲,並成為有財力的士兵會選擇的防具,而到了西元前3世紀中期的布匿戰爭時期,鎖子甲早已成為了有財力的後備兵與壯年兵的主要盔甲。

 

二、鎖子甲成為羅馬主流盔甲

▲在布匿戰爭期間,有財力的羅馬士兵都會穿著鎖子甲,例如圖右的後備兵與壯年兵。

  在共和中期以降,鎖子甲就成了羅馬士兵的主要盔甲,而在西元前2世紀末馬略改革後,士兵不再需要依靠個人財力購置盔甲,而是由公款購置,故鎖子甲的普及率進一步提高,從重步兵、輔助兵、弓箭手再到騎兵,鎖子甲隨處可見。

  相較於義大利半島各文明以往慣用之受希臘文化的盔甲,鎖子甲提供了巨大的優勢,它同時有防護優異、防護面積大、活動性強、耐用度高且易於維護等優勢。

  相較於當時主流的幾種盔甲來說,鎖子甲的抗切割能力優於或等同護心銅甲和金屬胸甲,儘管抗穿刺能力相對較弱,但已足以阻擋單手劍、單手矛和遠距離的箭矢直擊,防護效能已經可以滿足戰場需要,且鎖子甲還有許多獨特的優勢。

  首先,鎖子甲的面積完全涵蓋了軀幹,不像簡陋的護心銅甲一樣只有防護部分正面與側面,而活動性則是遠優任何一種盔甲,且基本上適用於各種身形的穿著者,利於軍隊使用。

  另一個顯而易見的優點,則是全件採金屬製造的鎖子甲在承受攻擊後,相對來說盔甲的耗損較低,且本身沒有特別的弱點,即便是鎖子遭到重擊破壞、脫落,工匠也能針對破損部位更換鎖子,修復相對快速且節省材料。

  基本上,從西元前三世紀至西元前一世紀末,鎖子甲都一直是羅馬步兵的最主要也是最好的盔甲,一直到環片甲(Lorica Segmentata)在西元前一世紀末出現,羅馬步兵身上的主要盔甲才慢慢有變化,但即便如此,鎖子甲亦未完全從軍團兵身上消失,而其他非重步兵的兵種,鎖子甲仍是他們防護的首選。

  有趣的是,當羅馬經歷了三世紀危機後,由於經濟和生產能力下滑,昂貴且較難維護的環片甲便走入了歷史的舞台,而鎖子甲又重回羅馬步兵主要盔甲的寶座,儘管它的構型與共和和帝國時期用的不同,袖子與下擺也加長,但鎖子甲重回主流的原因,主要還是歸功於上述所提到的優點,而在羅馬帝國滅亡後,鎖子甲仍將一直陪伴歐洲軍隊,直到世界進入熱兵器時代為止。

 

三、古典時代的鎖子甲構型與版型演進

  如第一段所提,影響歐洲鎖子甲最深的就屬凱爾特式的鎖子甲,這種鎖子甲採4副1主環構型,也就是4個一體環連接在1個鉚接主環上,而4個一體環又各自延伸連結到其他的鉚接環,依此延伸成整件鎖子甲。而鎖子甲主要是由鐵製造,也有銅製,其鎖子內徑依工匠工藝和需求而定,而通常直徑越小相對防護力越好,但活動性也會降低、製造成本增加。

▲圖左的羅馬化高盧人身著的是羅馬式鎖子甲,而圖右則是伊特拉斯坎文明的鱗甲版型,可以見到在肩甲部分有類似之處。

  在版型設計上,羅馬人最初使用的鎖子甲為無袖、雙層肩甲設計,推斷應是受到希臘式盔甲,例如亞麻胸甲,或伊特拉斯坎式盔甲的影響,因為它們都具有從背後繞過雙肩、延伸至胸前的肩甲。同時,凱爾特人的鎖子甲本身雖也有大披肩式的肩甲設計,但也有受到希臘文化影響的肩甲設計。整體而言,鎖子甲可以說是凱爾特、伊特拉斯坎和希臘文化的融合。

  對於雙層肩甲的存在,一方面可能是文化驅使,另一方面可能反映出當時的的防護需求。古典時代的軍隊大多仰賴大盾牌作為主要防護,而敵人要有效快速殺傷對手的方法,主要是引導刀尖由上往下刺,並希望可以灌入咽喉或肩膀等部位,而這點也可以從希臘時代的陶罐畫中發現,重裝兵在戰鬥時都是用矛尖由上往下刺,且肩膀也是從空中落下的箭矢很可能命中的部位,故此區成為士兵需要加強防護的重點。

▲圖左為輔助兵,圖右為軍團兵,可以見到他們所用的鎖子甲都已經取消了肩甲設計,但從無袖變成短袖設計。

  到了約2世紀初期,鎖子甲的雙層肩甲設計消失,無袖也演變成短袖設計,軍團兵所使用的鎖子甲下擺大約保護到大腿的一半,而輔助兵則縮短至腰部左右。這樣的改變,可能顯示出羅馬人發覺單層鎖子甲已有足夠防護,無須在肩膀上增加呆重,同時更長的袖甲也能減少敵刀械繞越盾牌時,殺傷使用者的機率。

▲三世紀危機時,軍團兵的鎖甲袖口繼續加長。

  到了3世紀時,輔助兵所使用的鎖子甲版型基本上成為了羅馬軍隊的主流盔甲,而在綜合國力下降與作戰形態改變等客觀條件下,環片甲在三世紀末退出了歷史舞台,鎖子甲又再成為重步兵的主要盔甲寶座,儘管版型與最初在共和中期所使用的已經完全不同。

 

四、鎖子甲與同期的盔甲效能比較

  在羅馬帝國初期,鎖子甲(Lorica Hamata)、環片甲(Lorica Segmentata)、鱗片甲(Lorica Squamata)與肌肉胸甲(Lorica Musculata)各為四種羅馬軍隊所使用的盔甲。

  在上開四種盔甲中,防護力最優的是環片甲,它的金屬甲片可免疫切割、劈砍和絕大部分的刺擊與箭矢,同時也有助於分散衝擊力,也因此在西元前一世紀末出現後,在西元一世紀逐漸成為軍團士兵的主要盔甲。相對來說,環片甲的製造難度較高、工時較長,且保養較難,但對於全盛時期的帝國而言這並不成問題。此外,環片甲的活動性較鎖子甲與鱗片甲低,但優於肌肉胸甲。

  鱗片甲的綜合表現則在伯仲之間,它的甲片提供了相當程度的防護,但又保持了靈活性,且如果承受戰損,修復和保養起來要比環片甲容易,製造難度也低於環片甲,而活動性則僅次於鎖子甲,故從軍團步兵到弓箭手,乃至騎兵與高級軍官,都有鱗片甲的使用者。

  肌肉胸甲的防護力雖僅次於環片甲,但靈活度也是所有盔甲中最差的,而在帝國時代,肌肉胸甲的主要價值在於彰顯地位而非實用性,例如宿營長和將軍等,儘管這不代表它不能有效的保護使用者,但製造肌肉胸甲所需的工時和工藝極高,並非大量使用的好選擇。

  最後,鎖子甲雖然在抗穿刺性能上敬陪末座,但對於中遠距離的箭矢和單手武器的穿刺,鎖子甲仍能有效抵禦,且鎖子甲的靈活性最優,舒適程度也最高,同時在當時的帝國境內有大量的工匠懂得如何製造鎖子甲,因此一直沒有從羅馬軍隊的裝備序列中被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