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從法國外籍兵團來觀察烏克蘭國際志願軍組建的困難

從法國外籍兵團來觀察烏克蘭國際志願軍組建的困難

圖/文 法國外籍兵團現役醫務士 不死鳥馬爾科(https://www.facebook.com/marco.pheonix.587

  眾所周知,2022年初最震驚世界的事莫過於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戰爭。雖然雙方的衝突從2014年就已經開始了,但是沒想到最終會演變到兩個主權國家之間的全面戰爭。

  這篇文章並不是寫來討論這場戰爭的形式和走向,而是分析這場戰爭中烏克蘭方的一個軍事決策—組建一隻國際兵團來阻擋侵略方的鐵蹄。

  說到招外國兵,不得不提到法國陸軍的外籍兵團。成立於1831年,經歷時代變遷卻一直獨樹一幟的存在於法國的陸軍體系當中。擁有相當豐富招募跟管理經驗,希望這篇文章可以解答一些媒體朋友跟網友的疑問。畢小朋友在網路吵架,成年人要想辦法解決問題。

  首先,不管要加入法國外籍兵團還是烏克蘭國際支援軍,都必須本人到指定的地點參與報名。不可以網路或者電話申請,對一些比較遙遠或者有旅行限制的國家的意願者就會形成第一道障礙。

  例如在作者認識的法國外籍兵中,就有從非洲逃過當地軍閥盤查偷渡到義大利,再轉而到達法國參加外籍兵團的同袍。同理,烏克蘭想招募外籍兵,就需要面臨這些問題。大部分歐洲國家要到達烏克蘭很容易,但是非歐陸國家(像是組隊去報名的日本志願者)就需要輾轉之後才能達到烏克蘭指定的地點參與報名。如果無法克服這點,那麼不論是參加法國外籍兵團還是烏克蘭國際志願軍都只是網路上吵鬧的話題而已。不管志願者們想通過網路募捐到旅費,或者像作者非洲同袍一樣搭貨輪偷渡。到達軍隊指定的地點報名是必需要克服的第一個困難。

  第二,當你成功到達指定的報名地點之後,第二個需要面對的問題時語言。如果無法交流,那是無法在一起工作的。這一點來說,法國外籍兵團沒有要求志願者一定要會法文,而作者個人的經歷則是全程靠英文。英文幫也是最初最容易形成的小團體,大家互相了解彼此,也通過英文和招兵官交流。以烏克蘭國際志願軍的狀況來說,作者認為應該大致差不多。目前大多數的非烏克蘭裔志願者都是英文系國家,大概的交流模式會是通過會英文的烏克蘭人收集志願者們的資料,由他或者他的團隊來負責非烏克蘭志願者的招募。

  當然,這僅僅只是招募中心的狀況,如果要向法國外籍兵團跟法國常規陸軍一樣在一起用相同的系統工作的話,那大家「必須」會使用同一種語言。在通過招募中心的測試之後,在法國外籍兵團的基礎訓練中幾乎都是在說法文(當然作者會跟自己的英文幫私下裡說英文,慶幸作者基礎訓練最要好的朋友是各加拿大人,幾乎都是靠他再幫作者翻譯解釋,不然真是無頭蒼蠅)。如果無法在作戰之中進行協同,那麼各自作戰不會發揮出部隊應該有的戰力。當然在短期內學會斯拉夫語系的語言比學法文會難得多,但是如果志願者在烏克蘭留學或者工作過那麼另當別論。

  再來,是志願者們內部的背景文化差異。在新訓時,並不是所有的志願者都有軍隊背景經歷,就算有軍隊經歷每個人的層次也是不一樣的。有打過仗的人,或者有一些國家的傳統從小就開始玩槍,他們對武器和軍事信息的了解自然比沒有受過這類教育的人豐富的多。雖然烏克蘭招募中心有告知,不需要沒有軍警經歷的志願者,也算是一種負責任不想要完全不懂的人去當炮灰。而要讓這些人沒有經過同一標準的訓練就直接在一起合作打仗,這會變得很混亂,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做法。而在法國外籍兵團不管你是否有過軍事背景,在新訓中心他都會把你當作什麼都不懂的平民開始從零教起,大家經過相同的軍事教育和一樣的標準考核後才能到作戰部隊進行更多的專業化訓練。

  最後,志願者們可以順利到達招兵地點,並且能夠很好的合作在一起形成戰力。還有需要考慮的一個大問題則是戰後,或者不幸在戰鬥中受傷應該怎麼處理。在這一點法國外籍兵團有相對成熟的法規,按照合約結束五年合約,沒有大的紀律問題的退伍士兵都可以獲得法國的居留權。如果士兵在戰場上受重傷可以自動歸化為法國公民,也有法國的健保系統可以幫助傷兵治療。平時的法國外籍兵也完全跟法國陸軍士兵一樣,是法國政府的合法財產,要繳稅也要給法國健保系統定時繳錢。拿著一張軍人卡可以說在法國通行無阻不會有法律上的問題,就算大家說著各種口音的法文一看就知道是外國人。但是烏克蘭國際志願兵需要面對自己的身份問題,作為國際志願者是否是烏克蘭軍隊的一部分?是否有相關的法律作為支撐,如果是烏克蘭軍隊的一部分,戰後是否留在烏克蘭作為軍人繼續服役。如果戰爭中重傷,是否留在烏克蘭,怎樣回國接受治療。

  作者非常敬佩那些放下個人得失,為了捍衛自己的價值觀和自由世界的和平而拿生命去冒險的勇士。今天我們可以享受的自由也是父輩們用死亡和鮮血為我們爭取到的,維護來之不易的自由是每一代人都必須付出的努力。如果我們沒有人這樣做,那麼留給子孫後代的或許是永無止盡的黑暗,就在作者寫文章的同時就有作者認識的朋友在烏克蘭的戰場上做他們力所能及的事。

  在深思熟慮之後,擬定出一個可行的方案,然後照著這個計畫來實現自己的目標。這才是一個可以值得信賴的成年人做事的方式,希望這篇文章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回答到讀者們的疑問。

  上帝保佑無辜的受害者,同時和平源於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