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北極星軍演:抵抗海上而來的紅色力量

北極星軍演:抵抗海上而來的紅色力量

圖/文:不死鳥馬爾科(現役法國外籍兵團)https://www.facebook.com/marco.pheonix.587

  北極星演習(Exercise Polaris) 是自冷戰以來北約盟軍都會做的海上對抗演習,起初是為了針對來自蘇共的海上威脅,延續至今算是對抗俄國從海上進攻北約盟國的預備演習。

  此次北極星聯合軍演聚集了包括美國海軍,英國皇家海軍,法國海軍,西班牙海軍,義大利海軍和希臘海軍在內的北約海上超級戰力。其中法國海軍旗艦戴高樂號核子航空母艦跟西北風級兩棲登陸艦都有參與,而美國海軍也指派了波特號伯克級神盾驅逐艦參與(USS PORTER DDG 78)。北極星軍演通常都會分為兩方互相對抗作戰,由蘇聯共產黨代表的紅色作為進攻的紅方,北約自由世界的軍隊則為藍方。

  這次作者參與的角色則是作為進攻的紅方,經過海上艦隊決戰,到海面向地面做火力投射,再到由西北風級兩棲登陸艦作為載體向科西嘉島做「兩棲登陸攻擊」。關於西北風級登陸艦的相關文章請看: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216515133455320&id=100052905033100

 

在海上演習中,醫護人員的訓練

  其中作為陸戰單位能夠接觸到的海戰部分並不多,作為醫務兵可以近距離接觸到的是西北風登陸艦再被魚雷或者反艦飛彈擊中之後的救援措施。西北風登陸艦作為法國海軍中噸位僅次於戴高樂號核子航母的大型水面艦艇,其內部設施非常的齊全。在第五層甲板有超過一半的面積都用做了「戰時前線醫院」的運用,不僅僅可以作為對整條船艦健康和衛生的保障,同時在遠洋作戰時可以單獨起到對海外傷兵的救助功能。前線經過醫療後撤(MEDEVAC)上到西北風登陸艦上的傷兵甚至可以在這裡就接受手術。

  而在對船艦本身人員救護上面,在每一層甲板(deck)都安排有相當數量的救護員。他們並非戰鬥醫務兵(combat medic),他們的角色任務是把受傷的傷員經過簡單的緊急處理之後用最快的速度將他們送到第五層甲板的醫院,在那裡由醫官和護理師來做更專業的處理。

  在船艦被攻擊之後的標準作業流程(SOP)大概是這樣的:警鈴拉響之後各個單位武裝後到不同的預定地點集合,檢查每個單位的損失狀況。工程單位開始控制船艦戰損(damage control),醫療單位在確認每層甲板的安全後開始進行搜索和救助,受傷的人員在接受簡單的緊急救助後就會送往醫院。這樣的演習在西北風登陸艦上幾乎每天都會進行演練,這次演習中就經歷了被「潛艦魚雷攻擊」、「反艦飛彈攻擊」、「岸防火箭」攻擊的橋段。

  其中令人影響最深刻的是被一艘潛艦用魚雷偷襲之後的演練,當時作者人剛好在醫院裡面幫忙。突然聽到警鈴拉響後醫院內部的工作人員開始進入準備作業的狀態,各甲板的救護員其實都是由其他單位的不同水兵組成的。有的人是指揮車輛的引導著,有的人是伙房工作的廚師,有的人是給直升機保養的技術員,他們在被經過一定訓練之後就要肩負起對自身單位人員的救助責任。在每次救援演習中都會有高階醫務人員在一旁觀察考核,並且演練結束後還要對相應的部分做出總結與評價,從而讓救護員在每次的演練中都能學習和進步。

 

兩棲登陸突擊

  來到兩棲登陸攻擊的部分,作為紅方的攻擊任務是夜間登陸後突襲科西嘉島上的一個藍方的防空飛彈基地。再守住72小時讓紅方的空中力量有機會從防空網漏洞中長驅直入,最後再由其他的支援單位登陸後控制整座科西嘉島。

  這次突襲的單位有兩個步兵排加上一個陸基防空反艦飛彈排,再外加一隻水鬼隊。當兩棲登陸艦航行到距離科西嘉島南部150km的水面後放出登陸艇,由步兵戰車和移動式飛彈卡車組成的車隊載著人員往科西嘉島南部港口前進。出發時間是凌晨0030,到達登陸附近海域已經是早上0530了。水鬼隊先用快艇前進到港口外圍,然後潛水至登陸岸邊,檢查周圍沒有敵人跡象之後做出一個可以讓後續部隊登陸的360°保護圈。

  雖然事先寫好了任務簡報(OPORDER)也用沙盤推演了很多次,但是到實際登陸的時候還是出現了很多不可預測的變化。因為考慮到當天海上風浪過大演習安全的原因,所有的登陸人員除了司機之外全部都不能留在車輛內部。在經歷5小時的海上顛簸,雨水和海浪侵蝕之後所有人幾乎都是帶著疲憊整夜無眠的狀態來到岸邊。

  而科西嘉島長年都是雨季,島內南部的道路並非建設完整的馬路。車隊按照原定計畫行使的路線在雨水過後泥濘不堪,很多路線都不能讓裝甲車輛通過。因此又重新找路線去藍方的飛彈防空陣地,起初設計好的進攻時間、進攻方向全部都改變了。還好演習中沒有敵人在移動路線上伏擊,不然進攻不成反而整個登陸單位都會送給敵人。

  在接近攻擊地點之後,實際地理狀況不完全像衛星地圖上面顯示的那麼簡單。由於敵人所在陣地在山嶺中,所以進入敵人的位置有高有低,易守難攻。由於考慮到敵人建築物內可能有反戰車飛彈,所以步兵單位只能下車後步行到攻擊位置。這個過程中缺少了優勢火力的支持,而敵人也在各個山坡高處設立犄角單位,可以從各方向攻擊路上的敵人。實際戰況中就算可以攻進去兩個步兵排還能剩一半的人就已經是做的很漂亮了,最後掃蕩完藍方陣地之後發現對方防禦力量不過半個排的步兵,如果人夠的話這次旅程真是有去無回。

  控制住敵人的飛彈陣地之後任務就變成了防守,紅方可以在這個位置佈置自己的飛彈防禦系統,也同時讓敵人的防空網破了一個縫隙。而藍方除了可以從北方調兵南下也可以用海上單位迂迴到紅方後面做「反登陸」,在這個階段的演習中藍方還是擁有制海權的優勢一方。

  所以登陸單位的防禦面積還是很大,而要堅持72小時沒有人員和物資的補充支援也絕對不是容易的事。科西嘉島陰晴不定的天氣又讓士兵們隨時都是潮濕的狀態,雖然是在地中海上但也絲毫感受不到陽光的溫暖。

  兩個排的單位被分成了兩人一組的警戒小組,分散到飛彈陣地附近的山坡和海邊。但在法國陸軍中只有squad一級的squad leader才有電台通訊裝置,所以化整為零這個方法有極大的問題就是一旦敵人在某個地方反登陸接近,兩人小組要呼叫救援是不可能的,只能死戰。

  就算將兩個排的步兵單位都分成二人小組,還是很難有效的控制到每個關鍵的偵測點。以最現實的一點來說就算有兩人可以換哨,一天內每人也需要有12小時的觀察時間,這導致很多時候大家都在睡覺,這時後疲勞才是士兵最大的敵人。而藍方的反擊,在24小時之後開始了。

  在攻佔飛彈陣地後的第二天夜裡,藍方乘著夜色從海面上用水鬼進行反登陸。排長急忙搭著裝甲車輛告知分散各處的士兵集合起來,封鎖住各條必經之路上,盡最大可能的殺傷敵人。

  雖然敵人水鬼登陸沒有車輛載具,但是也增加了藍方活動的靈活性。紅方雖然靠著裝甲車輛很快的可以將戰力部署到各個要道,但是藍方由於是主場作戰了解地形地貌,水鬼根本就不會沿著路行軍,甚至他們根本就不「往前行軍」而是用步行的在樹林裏面走Z字。紅方靠著車輛在附近海岸邊找了兩個小時卻絲毫沒有敵人的蹤跡,最後只能收縮防禦面積,集中力量保護飛彈單位。

  順帶一提這次演習中用到的防空反艦飛彈也叫西北風(Mistral),可以對近岸船隻和航空器械進行攔截攻擊。

  最終的戰果是雖然紅方在登陸後第三天找到藍方的反登陸單位,並且雙方發生交戰後藍方被擊退繼續退入山林,依靠對在地地理狀況的了解繼續騷擾,而紅方則損失到不足半個排的兵力。在不到72小時的時間內紅方就失去了繼續任務的能力,紅方後來也沒有繼續選擇登陸科西嘉島,這彷彿是大多數沒有完全控制海權就登陸的宿命。

  在為期兩週的演習中作者所在的紅方單位執行了三次兩棲攻島演習,跟傳統的陸戰相比的確提高了很大的困難度。這也讓作者想起在軍校跟同學聊天時大家總問為什麼選陸戰隊軍官都要最聰明和最堅韌的,畢竟兩棲登陸戰真不是傳統陸軍單位的程度可以勝任的。

  而整個演習最讓作者興奮的是演習最後的fleet formation,各國海軍組成的海上艦隊擺出陣型讓世界上的其他敵人看看「藍方」的拳頭。而作者也成功讓戴高樂號核子航母跟伯特號神盾驅逐艦同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