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從頭盔與環片甲見文化融合與羅馬興衰:頭盔篇

從頭盔與環片甲見文化融合與羅馬興衰:頭盔篇

作者:李思平

羅馬頭盔 (Galea)

  早在羅馬軍團征服世界以前,羅馬和各義大利半島上的城邦就已經在征戰之中,但隨著衝突的擴大和遭遇地形的增多,羅馬必須調整自己希臘化的裝備,以適應全新的作戰形態。

 

從方陣作戰到小隊編制

▲在王政時代,羅馬士兵大多是使用希臘式裝備和戰術

  在羅馬王政時期,羅馬軍隊基本上採用的是希臘化的裝備和作戰方式,而頭盔也是希臘式為主。希臘式頭盔,主要是柯林斯式(Corinthian)或雅典式(Attic)之類,它們有防護面積大、防護好的優勢,非常符合希臘式方陣兵的作戰形態,基本上在區域衝突和守備城邦時仍非常適用。但在羅馬進入共和時期,戰爭規模開始擴大之後,羅馬人發現希臘式軍備逐漸不符合需求,同時因為增加了與凱爾特文化的接觸,包括在戰術上和裝備上後,羅馬人便融合了外族的精華,改良編制、戰術與裝備,逐漸將軍團修正成最適合作戰的樣貌。

  羅馬軍事有幾個受衝擊和巨變的時間點,第一受到衝擊的時間點是高盧人入侵,時間在西元前4世紀初。在羅馬人首次與高盧人大規模的衝突中,擅長方陣作戰的羅馬軍隊屢次遭到機動性高且勇猛的高盧戰士擊敗,最後羅馬人勉強守住羅馬,而此時也是羅馬人體認到必須修正自己的希臘化裝備和軍隊,否則將無法適應未來戰爭。

  在不久後進行的薩莫奈戰爭中,羅馬導入了小隊編制(Maniple)和三線陣戰術(Triplex acies),逐漸形成羅馬軍團的原型。小隊編制相較於方陣靈活且地形適應力高,三線陣則增加了戰術縱深,讓接敵部隊在即將崩潰時可後撤、預備隊則往前補上,而要達成此效能,每個士兵都必須聽清楚戰場命令以及看清態勢,因此他們也需要全新的頭盔,而這也是羅馬人導入高盧式裝備(凱爾特化)的契機。

▲三線陣戰術要求的靈活度和戰場指揮能力較高,因此新頭盔較能符合作戰需求

 

更適合作戰的凱爾特式頭盔

▲圖片中由遠至近,包含雅典型頭盔、阿普洛柯林斯型、查爾西德式、蒙泰福爾蒂洛型和科奧呂型(無臉頰護片)

  蒙泰福爾蒂洛型(Montefortino)頭盔最早是為高盧人所用,但大約在西元前4世紀中的薩莫奈戰爭期間開始也開始為羅馬人所用。相較於希臘的柯林斯型和查爾西德型頭盔,蒙泰福爾蒂洛型的結構更簡單,大幅簡化了頸部的防護,僅留兩片臉頰護片保護側面,但同時讓士兵保有的聽覺和視覺,狀況覺知較希臘式頭盔要好。

  當然羅馬人也沒有徹底拋棄希臘式頭盔,例如後備兵、高級將領和騎兵等,就依然沿用希臘式,或者是改良自希臘式的頭盔,例如後備兵所戴的阿普洛柯林斯型(Apulo-Corinthian,從柯林斯式演進)和高級將領戴的雅典式頭盔(從查爾西德式演進)。

  在進入西元前3世紀後,結構更簡單的科奧呂型(Coolus)也被羅馬人所使用,這種頭盔原先也是凱爾特人中常見的裝備,盔體類似蒙泰福爾蒂洛型,但固定方式僅透過皮盔帶,可以提供簡易的防禦力,狀況覺知最好且最利於生產。

▲蒙泰福爾蒂洛型(Montefortino)

▲科奧呂型

 

傭兵與輔軍增進文化交流

▲波特型

  在西元前3世紀末的第二次布匿戰爭中,高盧人首次以傭兵的型態加入了羅馬軍隊的陣容之中,讓羅馬開始接觸更多的異國文化,而原型是西班牙短劍的羅馬短劍也就是在此時為羅馬軍隊所用,凱爾特長劍也是在此時開始為羅馬人所熟悉,且首次是站在並肩作戰的角度,這更進一步加速了羅馬裝備凱爾特化,接著再進行羅馬化的過程。

  在進入西元前1世紀到凱薩征高盧期間,大部分羅馬步兵所使用的頭盔都有了臉頰護片和逐漸增大的護頸,同時也因為更多的實戰經驗和接觸到更多頭盔設計,因此發生了頭盔設計上的重要變化。西元前1世紀中期,羅馬接觸到了源自於高盧-日耳曼邊境所傳入的波特型頭盔(Port),這種頭盔在防護上比蒙泰福爾蒂洛型和科奧呂型要好,但也保留了絕佳的視覺和聽覺能力,而這種頭盔在也將影響之後帝國型頭盔的發展。

 

從波特型走向帝國高盧型

▲由左至右為科奧呂型、波特型、蒙泰福爾蒂洛型的發展路線,最後是波特型與蒙泰福爾蒂洛型融合,延續到帝國義大利型頭盔的最後一代。

  波特型的護頸片、護頰片以及用於正面強化和美觀眉狀紋,對後來的帝國高盧、義大利型設計上發揮了相當的影響力,特別是眉狀紋的部分更成為帝國高盧型的註冊商標。儘管護頸片和護頰片在其他兩型:蒙泰福爾蒂洛型與科奧呂型上也能見到,但帝國高盧型頭盔的設計更接近波特型的樣貌。

  帝國高盧型A款具備了類似波特型的護頰片、眉狀紋和弧度,但增大了護頸片、增加護眉條,且在雙耳處有拉高保留耳孔,減少頭盔對聽覺的影響。基本上,這些設計也成了後來帝國高盧型的註冊商標,並成為羅馬軍團在西元前1世紀末至1世紀末的標準配備。

  在A款後,帝國高盧型一路發展至J款,主要改進項目為增大護頸片的面積和斜度、加大護頰片和保護角度,不過這些款式沒有絕對的取代關係,而其中最主要的G款更是現代重演玩家最喜歡使用的款式,主要原因在於它有非常完整的出土物,且參與了1世紀中後至2世紀中前的主要戰役。

 

見證輝煌與衰敗的帝國義大利型

▲帝國義大利G款,可以見到十字鐵條成為標準工法。

  差不多與高盧型C款同樣的誕生年代,帝國義大利型A/B款也在義大利半島誕生,值得注意的是,所謂的高盧型或義大利型之差異主要是產地,而在設計上,可馬上分辨的方式,為義大利型不具備高盧型的眉狀紋,其他設計上則大同小異。有趣的是,義大利型和高盧型皆參與了達契亞戰爭,而因應主要從上劈的達契亞鐮刀,兩型頭盔皆即造了鉚接的十字鐵條,作為增強盔體的手段,而在達契亞戰爭後,十字鐵條或十字增厚銅框成為生產程序的一環。

  基本上,在2世紀初期,可能是羅馬重新集中工業能量至義大利半島的緣故,高盧型頭盔在此時就逐漸減少,主流變成了義大利型。而此時的義大利型G款除了防護面積遠大於以前的頭盔以外,在歷史上更是代表著羅馬帝國最鼎盛之五賢帝時代,因為它是這個時期最主要的重步兵頭盔。

  大約在奧里略時期,帝國型頭盔的終極型號:帝國義大利型H款也出現了,這款頭盔在製作上最為精美,也有巨大的護頸片和臉頰護片,但同樣的也十分沉重。

 

三世紀危機與見證老軍團走入歷史的內德比伯型

▲內德比伯型

  在五賢帝時代結束後,帝國陷入內憂外患中,並在不久後迎來了三世紀危機。無數的蠻族入侵和空虛的國庫,令羅馬帝國疲於面對外敵,而傳統的羅馬軍團過於笨重和素質下降,也難以應付蠻族入侵。在起先軍團所使用的手段,是不斷增強軍團的配備,試圖應付更混亂的戰況。

  相較於帝國型頭盔,在三世紀初出現的內德比伯型(Neiderbieber)具備了完全包覆下顎的臉頰護片,正面保護面積較以往巨大,且護眉和頭頂的十字框架也變得非常突出,提供的保護效能遠超以往,但同樣的也十分笨重。這種頭盔雖陪伴羅馬軍團度過了三世紀危機,但在三世紀危機的末期,便已經發現這種符合老軍團時代、重裝正面作戰的頭盔不再符合時代的需求。新式的頭盔必須要讓素質降低的士兵的體力消耗更小,反應更快,視野也更好,重點是更利於經濟已大不如前的羅馬帝國生產。

  諷刺的是,內德比伯型被後來防護面積較小、較靈活的中脊型(Ridge)所取代,情況就像共和中期,羅馬人在薩莫奈戰爭中用較輕便的凱爾特式頭盔取代掉笨重而防護全面的希臘式頭盔一樣,只是這次是象徵羅馬帝國走向沒落,一分為二的時代。

▲中脊型頭盔後來成為主流頭盔,但這種頭盔也象徵著羅馬帝國的分裂以及西羅馬的末日。

 

 

基礎步兵頭盔列表

王政時期:

柯林斯式(Corinthian) (王國創初~

查爾西德式 (Chalcidian) (王國創初~

 

共和時期後:

阿普洛柯林斯式(Apulo-Corinthian) (>=西元前4世紀以前~

雅典式(Attic) (>=西元前4世紀以前~

蒙泰福爾蒂洛型Montefortino  (西元前4~西元後1世紀初)

科奧呂型Coolus (西元前3~西元後1世紀初)

 

帝國前中期:

帝國高盧型(Imperial Gallic) (1BC末~2AD初)

  A (25BC~45AD)

  B (5BC~1世紀中

  C (14AD~50AD)

  D (50AD~1世紀末

  E (50AD~1世紀末

  F (50AD~1世紀末

  G (1世紀中末~2世紀初) 有因應達契亞戰爭而即造鉚接上十字鐵條補強

  H (1世紀中末~2世紀初)

  I (1世紀中末~2世紀初)

  J (1世紀中末~2世紀初)

 

帝國義大利型(Imperial Italic)

  A銅/B鐵/ (1世紀初中~1世紀末)

  C (1世紀中末~2世紀初)

  D/E (1世紀中末~2世紀中)

  F (1世紀中末~) 頭盔十字部位後因應達契亞人,有即造鐵條增強防護

  G (125AD~185AD 頭盔十字框成為標準工序,前緣片增厚

  H (160AD~245AD

 

帝國末期:

內德比伯型(Neiderbieber) (3世紀初期~末期

中脊型 Ridge (3世紀末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