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羅馬長劍:為何最後會取代短劍的主戰位置?

羅馬長劍:為何最後會取代短劍的主戰位置?

作者:李思平

  羅馬軍團以重步兵聞名,並憑藉著大盾、標槍與短劍征服了地中海世界。但為羅馬開疆闢土的功勞絕非重步兵一種兵種獨佔,短劍也並非羅馬人的唯一神兵利器。在許多戰場上,輔助騎兵扮更關鍵的角色,而他們所使用的利器在羅馬兵器史上也同樣重要,甚至影響後世更深遠,而這種重要的武器,正是本次要介紹的羅馬長劍(Spatha)。

  在下文,我們除了要探討長劍的由來和劍型,也要探討最重要的問題:為何羅馬最後使用長劍取代短劍的主戰位置?

 

羅馬長劍的蠻族出身

羅馬長劍是受高盧盟軍自己帶的凱爾特劍所影響的產物。

  羅馬長劍(Spatha)的拉丁文,意思是「長且平坦」,形容的是長直劍的特性,不過羅馬長劍實際上並不是義大利半島各城邦的原生武器,而是北邊高盧蠻族所引進,足見羅馬對於引入外來科技、武器和戰術的開放程度。

  在羅馬王國至共和中前期,羅馬的軍事主要受希臘化影響,武器也大多是希臘化武器,例如步兵使用的劍是可刺可砍的希臘短劍(Xiphos),騎兵則主要使用以砍為主的希臘砍刀(Kopis)和希臘長劍(Makharia)等,自然是因為在馬背上需要較長的砍殺距離而做出的選擇。

  但在第二次布匿戰爭(218~201 BC)中,高盧部隊首次以羅馬盟軍的形式參與戰爭,而他們也帶來自己的裝備,包括凱爾特劍或類似造型的長直劍。高盧提供了羅馬人相當缺乏的騎兵部隊以及輕步兵,因此使用凱爾特劍的戰術和文化,在此也被羅馬人所熟悉。

  同時,羅馬人在西元前216年時引入了西班牙型短劍(此劍型較後續者長,總長約80公分),並為羅馬騎兵和步兵所共用,所以此時的羅馬騎兵,如果是公民兵使用西班牙短劍,蠻族盟軍則多使用自己帶來的長劍,包括長直的凱爾特劍。隨著時代的推進,蠻族盟軍逐漸羅馬化並納入輔助軍團之統一管制之中,儘管大部分還是保有自己的特色在,但武裝已經開始有統一化的趨勢。

  當時代推進到帝國初期時,約西元前20年左右,為了特化重步兵的近戰能力,原本較長的短劍被更短的美茵茲型(MAINZ)短劍取代(全長約70公分),而這種短劍顯然不利於馬背上使用,故羅馬帝國便採用了輔助軍團慣用的長劍(Spahta),作為輔助騎兵和軍團騎兵統一武裝。

  基本上,羅馬長劍與凱爾特劍的差異並不太大,全長大都在80~100公分(依據出土物)左右,且具有長直的劍身、水平的劍刃,以及相較於美茵茲型短劍而言角度較淺的劍尖,而後續的長劍將以此構型持續演化和進步。

 

長劍的劍型

  相較於出土物屈指可數的羅馬短劍,長劍不僅數量可觀(約600把)且許多保存狀態都相當良好,因此也能供考古學家進行更完整的研究。依據出土的長劍,我們可以區分出6大型與若干次型的長劍,而這些長劍雖然在構型上相似,但都有著細節和作用上的不同。

 

型號/時期/特性:

1.方蒂萊/瑙波爾圖斯型(Fontillet / Nauportus type):西元前1世紀 (長劍原型,主要是蠻族盟軍和輔助騎兵用)

2.龐貝型(Pompeii type):西元1世紀末~ 2世紀中-(尖頭寬刃,適合刺與砍,主要騎兵/輔兵用)

3.勞里亞庫姆/赫羅莫夫卡型(Lauriacum/Hromowka type):2.5~3世紀中 (尖頭寬刃,適合刺,主要步兵用,但也有適合騎兵的鈍頭版)

4.斯特洛丙/尼達姆型 (Straubing/Nydam type):3~4世紀 (適合砍,鈍頭窄刃,主要騎兵用)

5.伊勒魯普/維爾阿姆型 (Illerup/Wyhl type):3.5~5世紀(前型較尖、後型較鈍,區分步兵與騎兵用)

6.奧斯特爾布爾肯/凱馬森型(Osterburken/Kemathen type):5世紀 (前者較尖、後者較鈍且長,區分步兵與騎兵用)

  由上表可見,羅馬常見的型號眾多,其命名絕大部分都是以出土位置命名,且還能從各大型中分出大量次型,但如龐貝型則是劍型類似龐貝型短劍而得名。不過,我們大致上可以用劍型區分出各種長劍適合的運用方式。

▲上圖,由上至下分別為1.龐貝型、2.勞里亞庫姆/赫羅莫夫卡型、3.斯特洛丙/尼達姆型。

  在本文開頭所提到,羅馬長劍常會俗稱為騎兵劍,但其實這個稱呼之正確性只有針對特定時代的長劍,因為在接近帝國時期中期時,長劍開始針對騎兵與步兵使用的特化,例如騎兵所使用的劍身會較狹長、劍尖也較鈍,以增強砍殺能力且避免意外刺傷自己的腿和馬匹。

  而步兵使用的則保有較尖銳的劍尖,利於突刺和破甲(三角形劍尖利於穿透鎖子甲),且劍身通常也較寬以承受突刺時的力量,至於長度則視型號而出現同騎兵型或較短的狀況。

  值得注意的是,長劍起先大多是刺砍並重的武器,例如在羅馬化生產的龐貝型正是受同期的短劍影響,但是相較於短劍又更窄長,證明並不是單純將龐貝型拉長就了事,而之後的長劍大多也具有劍脊凹槽,具有減輕重量但增加強度的優勢。劍脊凹槽常被誤稱是放血用的血槽,但實際上凹槽並無任何放血作用。

▲.勞里亞庫姆/赫羅莫夫卡型(Lauriacum/Hromowka type):使用時間為2.5~3世紀中,具有尖頭寬刃,適合刺的特性,主要步兵用,但也有適合騎兵的鈍頭版。最下龐貝型短劍。

▲斯特洛丙/尼達姆型 (Straubing/Nydam type)與最下龐貝型短劍的比較,此型適合砍,鈍頭窄刃,主要騎兵用。

▲奧斯特爾布爾肯/凱馬森型(Osterburken/Kemathen type),5世紀出現,前者較尖、後者較鈍且長,區分步兵與騎兵用。

 

長劍逐漸取代短劍的主戰地位

▲3世紀的重步兵,可以發現佩劍從短劍改成長劍,也從右掛改成左掛。

  羅馬短劍從西元前2世紀至西元2世紀前半都是羅馬步兵的主戰兵器,但到了2世紀中後開始,長劍開始逐步地取代步兵配戴的短劍,並到3世紀中期後成為重步兵的主要配劍。在2世紀後半至3世紀中期的這段時間中,龐貝型陸續被半長劍(Semispatha)汰換,而半長劍的長度與短劍差不多甚至更短,有些甚至是使用斷裂的長劍所製造,但不論是哪一種短劍,在3世紀中期後都從一線主戰部隊中消失,而退居為遠程部隊的自衛武器或備用武器。

  那麼,到底是什麼樣的原因讓長劍逐漸取代短劍?這點在史學上一直眾說紛紜,特別是沒有任何文史詳記換裝的原因的情況下,現代人對於換裝理由和精確時間點基本上可說是一無所知,唯一的辦法就是從敵人、環境、戰技與部隊文化去分析。

 

一、兵種比例改變

  從1世紀初開始,提貝里烏斯(Tiberius)時期(14~37 AD),總兵力約12.5萬人,再加上輔助軍後約達25萬人,代表著輔助軍在此時兵力組成約50%。在25萬人中,重步兵佔總兵力50%,輔助步兵、弓手則為38%,而輔助騎兵總數僅約3萬人,僅占12%。

  但到了1世紀末的圖拉真(Trajan)時期(98~117 AD)時,軍團數量增加至30個,重步兵增加至16.5萬人,較世紀初增加幅度32%,輔助軍則增加到22萬人,包含7萬名騎兵,較世紀初增加幅度達230%,總兵力達38.5萬人。從數據上可見,騎兵增幅比例約重步兵的7倍,足見軍隊更加重視騎兵的作用,此外輔助軍的比例也超過了公民兵約30%。

  到了2世紀的五賢帝時代結束,內亂結束後穩定局勢的賽維魯斯(Severus)時代(193~211 AD),軍團數量增加到33個,重步兵增加至18.2萬,輔助軍為25萬人,包括7.5萬名騎兵,總兵力達43.2萬人。騎兵在該世紀雖然增加的幅度不多,輔助軍也同樣是總兵力的多數。接下來到3世紀危機結束,羅馬軍團結構將發生劇變。

 

二、3世紀危機與騎兵的崛起

  3世紀危機是羅馬帝國的黑暗時代,蠻族頻繁入侵令傳統軍團難以應付,常常走路抵達戰場時,蠻族又更深入的攻擊或脫離。羅馬人現在已經體認到步兵的機動力不足,因此需要更多騎兵以應戰。

  在加里恩努斯(Gallienus)時期(253~268 AD),創建了全新型態的特遣隊:軍旗隊(Vexillationes,此字出自Vexillum軍旗)並作為預備隊使用。這種預備隊是將原本每個軍團的120名軍團騎兵(公民)抽調後集中成先鋒騎兵(Equites Promoti),再搭配伊利瑞亞地區招募的輕騎兵(Equites Dalmatae/Equites illyriciani)或北非招募的輕騎兵/散兵(Equites Mauri)或奴米迪亞招募的重騎兵(Equites Scutarii),規模可能是1000輕步兵加上500騎兵組成,或者純500騎兵組成。

  這種新軍制,也為後來的戴克里先軍改奠基,也就是將傳統的5千人大軍團拆解成1000人小戰團,再分成中央調度的野戰軍(Comitatenses)以及地方駐守的邊防軍(Limitanei)。其野戰軍的騎兵比高於邊防軍,主要用意在於讓邊防軍拖延蠻族入侵,接著再使用野戰軍快速增員或追擊蠻族。

  整體而言,從1世紀初到2世紀末,騎兵增加的幅度遠多過重步兵,而在2世紀中後,帝國從攻勢轉守勢、蠻族頻繁入侵之際,有鑑於重步兵機動力不足,帝國開始用全新的編制並善用輕步兵與騎兵的機動力應對威脅。

 

三、誰用長劍?影響力在哪?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短劍變成備用武器?這是一個關鍵的問題,而我們可以從羅馬擅長統一化武器這點來看。在帝國初期,我們可以發現輔助軍在整個軍隊中的佔比約50%,但越接近中期越是在70%以上浮動,因此對羅馬軍隊在文化和戰技的影響是深遠的。

  在帝國轉攻為守的五賢帝時代後,二世紀中末的蠻族入侵頻繁,傳統軍團和重步兵在難以應付危機之際,由輕步兵和騎兵混編(類似傳統的步騎混合大隊),甚至純騎兵(類似傳統的騎兵大隊)組成之預備隊,在帝國防禦戰略上成為要角,並為後來的軍改奠定重要基礎。

  在這些部隊的武裝上,除了騎兵使用長劍外,與騎兵搭配的輕步兵也會使用同樣的武器,他們的武裝通常是2~3公尺的長槍(Hastae)或長劍,因此長劍持有者早在2世紀中以前就已經相當多,故羅馬人對於這類原本主要提供給蠻族士兵使用的武器,其實早就能夠接受,且很多蠻族在取得公民身分後,其子孫也可能會加入同樣的輔助軍團,不僅是因為部隊文化較相同,同時也代表著有越來越多「公民」使用的卻是以往蠻族士兵使用的武器,而以公民的身份使用它們,也更能獲得其他本來就是公民的軍團兵認同。

  此外,輔助軍的武藝並不劣於公民兵,在數代的實戰淬鍊與戰技精進之下,輔助軍已能將長劍運用的爐火純青,且輔助軍的文化、訓練和結構,讓他們更能適應高機動力蠻人的游擊戰。這點在敵人已經熟悉羅馬重步兵如何作戰的帝國中期是非常重要的,也基於戰爭型態的轉變,傳統的重裝兵也開始逐漸換裝更能適應新戰況的長劍,但保有使用短劍時的作戰技巧。

  在整個二世紀末至三世紀危機期間,騎兵基本上就是戰場的主角,而他們所慣用的長劍很自然地也成為了羅馬軍隊最有效的武器,故在三世紀中後,一線部隊全數使用長劍作為主兵,短劍作為備用武器也是非常合理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