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首頁 新聞總覽 羅馬重標槍:戰術運用與迷思破解

羅馬重標槍:戰術運用與迷思破解

作者:李思平

  羅馬重標槍(Pilum/Pila)是羅馬軍團的招牌武器,並與大盾(Scutum)和短劍(Gladius)形成軍團兵基礎三主戰配備。從外觀上,羅馬重標槍看起來只是一根較為特殊的標槍,但用法上卻與傳統的標槍(Javelin)不同,同時也為軍團兵提供了更有彈性的接戰方式。

  接下來,就以此武器的由來、作用、演進與用法來做一一介紹,從而瞭解到。

 

重標槍的由來

  在羅馬王國時期,羅馬軍隊主要採用希臘化軍制與裝備,也就是持2~3公尺長槍的重裝兵為主,而在亞平寧半島(義大利半島)上的戰鬥,各城邦主要還是希臘式方陣戰鬥為主,儘管此時的羅馬已經輔以大量輕步兵,或者應用了較輕的裝備以取得機動性優勢,但整體而言改變並不大,並主要依財富將士兵分成6類。

  依據史學家李維的紀載,前3類最有錢的組成重裝兵,4類僅配備短劍與輕標槍、5類投石手,最後第6類是貧窮到無需服兵役,但他們可能會因為保護自己的土地或財產而挺身而出去作戰。

  但在羅馬王國演進成羅馬共和,並到了西元前3世紀初的第三次薩莫奈戰爭(Third Samnite Wars)時,羅馬軍團開始改用了新的軍制和裝備,其著名的三線戰術與三線陣(Manipular)也在此時獲得應用,也就是一線少年兵(Hastati)、二線壯年兵(Principes)、三線後備兵(Triarii)和陣前最輕裝打游擊的青年兵(Velites)的組成模式。其中最值得注意的,就是傳統的長槍只有後備兵有,少年兵則保有輕標槍,而青年兵和壯年兵則改配備重標槍(Pilum)和短劍。

  但對於重標槍的起源,目前考古學上仍是眾說紛紜,有德國學者Adolf Schulten出羅馬人可能應用了伊比利亞人的鐵標槍(Soliferreum)和法拉里卡重標槍(Falarica),這個說法主要是因為羅馬在第二次布匿戰爭前採用了西班牙短劍(西元前218戰爭發生、西元前216採用),變成羅馬短劍。這個論點,主要是羅馬武器大幅受伊比利亞影響的立論。

  但另一種說法,則是法國學者Adolphe Reinach指出在薩莫奈戰爭期間,羅馬人應用了薩莫奈人的標槍設計(他們在西元前5~6世紀就有類似的武器),但也有說法是學習了高盧人的標槍設計。整體而言,目前仍無法推測重標槍的真實來源,僅能推估是在修改成三線陣戰術時,羅馬軍隊應用的新標準武器

  但正是這個重標槍,讓羅馬士兵在戰場上取得了極大的優勢。儘管,且還能有效地克制盾牌。而這種武裝模式,在日後將維持到三世紀中期後才改變,整整橫跨超過5個世紀,足見此種組合的有效程度。

 

重標槍的構型與設計

  重標槍的設計從西元前三世紀到三世紀都有個不同的改變,但整體構型是類似的,差別在於長度、槍頭、槍桿固定座和重量,然而,由於木桿部分早已腐朽,因此現在大多只能從史料與推理中推測木桿長度。

  以西元前200~118年的波利比烏斯(Polybius)的史料舉例,他記載了當時(共和中期)有輕、重標槍。重標槍(Pila)的部分,則木桿和鐵質部位皆是1.386公尺,總長2.772公尺。對於波利比烏斯的說法,指的應是最原始的重標槍,根據出土物顯示,確實有在義大利本土發現1.375公尺的鐵桿(含槍頭)。

  另外,依照4世紀學者維格提里烏斯(Vegetius)的說法,他談及共和時代的標木桿為1.628公尺、鐵質部位為0.216公尺,總共1.844公尺。這個說法接近三世紀晚期介於二世紀初期之出土物。

  不過整體而言,標槍的鐵質部位長度從1.3公尺左右,快速在三世紀末縮短到26.9~39.6公分的程度,接著在共和末年緩慢曾長至72.8~74.5公分。而進入帝國初期後,依據日耳曼之一世紀初期之出土物顯示,長度又增加到了76.5~87.5公分,但也有在不列顛發現56.8~50.7公分的一世紀中期出土物,最後,在進入二世紀與三世紀時,長度則在78~72.5公分的長度。

  基於上述,同一時期不同尺寸的原因,代表標槍尺寸可能不是全國統一,而是依據地區兵器坊而有不同規格,只要長度符合作戰需求,也就是能攜帶、能投擲、威力足夠即可。但整體而言,重標槍全長平均落在2公尺,重量方面,依據各種形式不同,但重量在2.3公斤以下。

  此外,重標槍還有一項特殊的設計,那就是西元前二世紀末,槍頭從原本柳葉型和倒鉤型,改成了金字塔型,而在西元前一世紀末期,金字塔型槍頭更進一步變得尖銳,顯示更注重穿透力,也可能代表著遭遇更多著甲與持盾的敵人。

共和中期:1. 特拉蒙型(Telamon)、2. 3. 斯米赫爾型(Šmihel)、4. 艾菲拉型(Ephyra)

共和初期:5. 雷尼布拉斯型(Renieblas)

帝國初期:6. 奧伯拉登(Oberaden)

帝國全盛期至中葉:7. 奧伯拉登增重型(weighted)

帝國中後期:8. 後羅馬型(Later Imperial)

 

重標槍的射程和威力

  羅馬軍團兵的佩劍是一把短劍(Gladius),儘管因應各個時代的劍型而有長度不同,但劍刃長度都是68~45公分,攻擊距離相對短,如果不靠盾牌保護和穩定推進,是無法反制持有長兵的敵人的。因此,可以投擲甚至突刺的重標槍就成為一種補償,故軍團兵通常在接戰以前都會先投擲標槍,先削弱敵人,更重要的是釘死盾牌,讓敵人在沒有盾牌的情況下與自己肉搏。

  射程與威力方面,在實地測試得到的最遠可達40公尺的最大射程,但通常25公尺是平均值,而考慮到士兵左手還要持盾牌且頂多只有1步助跑距離,25公尺應是戰場上的最大值。再考慮敵人接近率時,人類跑完到100公尺的世界紀錄是9.5秒,則橫越25公尺的時間約需2.375秒,因此投出標槍之後應還有充足的時間抽劍,但再考慮到正常人的跑步速度以級戰場崎嶇的地形,即便縮短到只有10公尺,也有足夠的時間能抽劍。

  此外,如果士兵在完全不助跑的情況下,投擲距離可能會落在10公尺左右,而在這個距離上,標槍經實測的威力,可以貫穿1.5公分厚的橡木板或3公分厚的冷山木板後,鐵桿還能繼續往盾牌後穿入,足以貫穿當時所有的手持盾牌後再殺傷持有者。

  而重標槍之所以有這種威力,主要歸功於採用了金字塔型槍頭,這種槍頭是古典時代穿透力最好的槍/箭頭造型,並能為後續的鐵桿開拓足夠的空間,因此只要能順利貫穿盾牌,後續鐵桿通常就可繼續再深入,不論是對盔甲或盾牌,甚至是對羅馬人自己的。

 

重標槍的戰術運用

 

  我們已知重標槍是一種可以提供10公尺左右的距外優勢(取平均有效距離,最大射程應取25公尺),方法是迫使敵人放棄盾牌或直接殺傷,以達到擾亂敵人攻擊節奏和陣型協同性的目的。但標槍不只是一種遠距離武器,而是隨著不同戰況,而能隨時調整戰術的多功能武器。

  在標準的百人隊接戰戰術中,前排的士兵可能在投出標槍後馬上抽劍,但第二排則繼續投出標槍,在假設10公尺是平均有效距離,在已知每排距離至少0.89公尺,而則每個人如果往前助跑1步,則取安全間距2公尺的話,第三排還可能繼續投出標槍,正好殺傷第一排前的敵人。

  但另一種情況則是以重標槍作為肉搏武器,這種戰法在浮雕和史料上都有記載。例如在凱薩與龐培的法賽勒斯之戰中,凱薩要求預備隊全部使用標槍作為肉搏武器,並命令要直接刺騎兵的眼睛和臉,而不是沒有保護的腿。儘管刺敵人頭部比較困難,但是龐貝的騎兵很多都是年輕貴族帶領,缺乏經驗,且馬匹面對襲來的物體有著恐懼,因此在恐懼與標槍威力的整合下,三個大隊擊退了迂迴的騎兵,扭轉戰局。

  而在紀念達契亞戰爭的紀念碑上,浮雕亦紀錄了軍團兵使用重標槍當作長槍般的使用,甚至水平持重標槍以列隊方式推進,顯示軍團兵的第一線接戰武器確實是重標槍。

  儘管羅馬軍團會盡可能讓士兵發動重標槍齊射,以期對敵人達到最大殺傷效果。但也有極端狀況是士兵無法施展此戰術,甚至必須緊急拋棄重標槍而抽短劍的,例如凱薩在高盧戰紀中所說:「一聲令下後,士兵雖然立即展開猛烈的攻擊,但敵人也非常迅速的攻擊我們。這讓士兵沒有時間再投擲重標槍,而是將重標槍拋至一旁,馬上抽劍應戰。」

  因此,羅馬士兵選擇使用重標槍和短劍,完全是依據戰況和敵人來調整,從而提供了10公尺左右的遠距優勢,或者是1公尺左右的格鬥優勢。而一個軍團兵可能會攜帶1~2根重標槍,依情況和後勤條件而定。

 

插入盾牌後折彎而無法回收的迷思

  在刻板印象中,由於重標槍的鐵桿部位是熟鐵製造,加上出土物多出現鐵桿和槍頭折彎的現象,因此就出現了重標槍命中敵人盾牌後會因為衝擊力和重量折彎,避免敵人回收後反投。但經由出土物分析、文史資料以及重演還原顯示,這可能是一個迷思。

  基於實際測試,鐵桿再穿入盾牌後,由於金字塔型槍頭已經開拓了足夠寬的破口,而後續的鐵桿將沒有辦法被盾牌固定故,因此就算後續木桿和鉛球重量導致標槍搖晃,前方鐵桿也無從被折彎起。畢竟,標槍鐵桿部位要乘載可以貫穿盾牌的槍尖和動能,脆弱到貫穿後即彎曲基本上不可的事情。

  那麼要怎麼發揮接近命中盾牌後彎曲的效果呢?其實這個現象主要發生於標槍貫穿盾牌後,以外力將其抽出(過程中可能出現左右扭動),導致鐵桿出現折彎的情況。又或者貫穿盾牌後釘入人體或進入土壤內,又產生外力扭動的狀況,就可能讓標槍因為彎曲而更難被抽出。

  此外,標槍也有投出後再被敵人反投的紀錄,根據史學家李維紀載的西元前295年森提烏姆之戰(Battle of Sentinum),就有一段實際回收投射後重標槍的紀錄:「當羅馬軍團在與高盧人交戰前一刻,軍官下令士兵撿起兩軍間的重標槍,接著朝高盧人的盾陣發射這些重標槍。絕大部分的標槍貫穿了盾牌,但只有一些貫穿的身體,不過這卻讓許多正在前進的高盧人跌倒,儘管他們並沒有受傷。」